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對變性也不要自欺欺人

2017/11/15 — 15:35

「變性手術高危」為作者首先回應關注組的論點。作者不同意,且認為在有醫學需要時,才予施行。(圖為講述已知最早接受變性手術的Einar Wegener / Lili的傳記電影《The Danish Girl》的一幕)

「變性手術高危」為作者首先回應關注組的論點。作者不同意,且認為在有醫學需要時,才予施行。(圖為講述已知最早接受變性手術的Einar Wegener / Lili的傳記電影《The Danish Girl》的一幕)

【文:不妙花生】

關注組的立場,本花生是由衷理解,但理解還理解,論點還是要逐一擊破。讓凱撒歸凱撒,學術歸學術,盲反歸盲反。文中九大論點,無一成理,當中亦有不少已在<<梳理及回應關注組「不要落井下石 — 與不妙君再論」各論點>>踢爆,真難為關注組有面目不斷回帶,畢竟,大話說一百篇也不會成真。

廣告

1. 「變性」手術是高危的, 也對當事人健康的負面影響

關注組回帶論點一,就是一直強調手術高危及做成負面影響,而裝作不明白凡手術均有風險的道理。若手術有其必要,平衡利害後利多於弊,而醫生清楚向病人解釋其副作用,則無甚手術不可施行。

廣告

高度危險與否,關注組無任何專業資格作出判斷,而施行手術之醫生則是已評估對病人影響,判斷施行手術較不施行對病者身心為佳,才給予協助。

談及荷爾蒙療法,理由亦同上。關注組拋出一大堆副作用,一味靠嚇,卻漠視了其實幾乎任何藥物/療法均有一堆常見及稀有之副作用,即便傷風感冒藥亦然,問題在於機率。而事實上,醫學期刊不時有檢視荷爾蒙療法對病人的副作用。關注組所提諸般副作用以至二三十年來全球首例本港個案的引致紅班狼瘡(Chan & Mok,2013), 已被系統文獻回顧如Weinand & Safer, 2015 大幅度談及,並得出「如輔以醫學監測,在成年人身上施行荷爾蒙療法是安全」的結論。

2. 「變性」手術並不能有效舒緩「性別焦躁症」患者的心理困難

回帶之二是將過往已踢爆解讀錯誤/誤引的研究再搬上台,二十倍並不是這樣理解,亦扭曲了研究者已直接寫在報告的聲明。

現轉貼前文內容如下:

簡單講解,就是原研究(Dhejne, Liechtenstein, Boman, Johansson, Langstorom & Landen, 2011)其中一項數據指出,與無GID記錄的對照組比較,進行性別重置手術後的變性人自殺率為其19.1倍。但此研究並不指向任何因果關係,而且已交代其他文獻均顯示手術提昇生活質素及改善性別不安狀況,並指出此研究並不能解讀為重置手術導致(精神)發病率及死亡率的上昇。相反,如果沒有手術,情況可能會更差。而在摘要的結論上,研究亦表示雖然手術能減輕性別不安,但就跨性別的療程來說,還需要改善對術者的身心照顧。也就是說,整份報告是並未有否定手術,相反,是作出正面評價。

也所以關注組所謂「證明變性手術不能有效根治變性者的精神及心理問題」及若「一個病人患有某種病, 醫生明知一種所謂治療方法根本沒有效用」完全是無的放矢的膠論。

3.政府在訂立這「變性」程序時,並沒有民意基礎,是對市民大眾不公,侵害市民的人權!

關注組又扮人權及醫學專家了。當年在香港成立變性手術小組,原因正是響應世界潮流,基於小眾的基本權益,給予需要者更好及更適切的醫療待遇。

本花生已強調民主必須包含尊重少數的元素(詳見另文),而此點並不能以多數人的暴力蓋過。而且相關情況人士經專業醫學判斷後的確有手術需要,至於講甚麼公眾資詢,大家猜想多少商家會贊成自資為傷健人士建坡道,升降機以至盲道?這點只能靠有良心的政府帶頭推行。

4.這是有違「誠信」的原則, 也是自欺欺人!/ 6. 向社會發放錯誤的性別觀念

關注組所謂「知道」,往往只是其個人意見,大可不理。而其在另文亦承認主流學術界一致強調的心理性別,所以只能奉勸關注組不要再自欺欺人。

5.增加風化案的風險

每次講到廁所關注組就眉飛色舞,仿佛有甚麼特殊癖好似的。也轉貼前文:

廁所問題,又是回帶,同性戀喜歡同性,學關注組話又可以「滿足性慾」,但又放不進女廁,於是又獨立廁所?雙性戀就更慘了,而且社會上還有不少飽受歧視不敢出櫃的朋友,又該怎辦,不如一人一張異性戀証明書(還要定期認領以防中途轉基)方可使用男女廁?

認真講句,有人在廁所望他人性器而得到滿足(此點不犯法亦如上段所談管不著),並作出性騷擾或猥褻行為,就請報警吧,這和性別,性別認同和性取向均無關。

至於再者,女廁異於男廁,在於無公開展示性器的位置,每位女性本身如廁時就使用隔間。若擔心被偷窺,將隔間的私密度提昇即可(如增建圍板至天花及地台)。

6.對教育的影響 – 強逼教導一些有爭議性的性別觀念/ 8.對個人、宗教學校及宗教組織的宗教自由及良心自由的影響

在學術以至不同文明的歷史上性別的確可以改變且多樣化(簡介可參WHO介紹),關注組要講教育,又有甚麼重要得過傳授正確知識?

至於所謂xx自由,人權又被搬上枱去壓倒他人基本權益,本花生也貼貼舊文回應:

本花生之前已指出教育局對宗教及倫理科之指引,是要認識宗教而非傳教,「思考宗教和道德的問題,使學生能對切身的生活經驗作批判反思」。今日關注組自行其是,講甚麼百年傳統,莫非以為自己教育局局長上身? 講傳統,黑人還在做奴隸,香港還是三妻四妾,萬歲?有錯就要改,偷雞雞狗無人踢爆投訴就不改變,真是光明正大。

已解釋家長為子女選擇教育之自由並非絕對(雖然很大),仍需遵從各國家之規定及以兒童福祉為依歸,而引申兒童個人亦不應折損他人之權利或性命財產,所以縱使有教育自由亦不應濫用。 簡單講,家長有教育自由送子女去3K黨學仇視黑人,甚至當兒童塔利班學整炸彈,但應不應這樣做,答案最清晰不過。

至於稱呼,亦是膠論。一個人可沒有甚麼良心自由去不斷錯稱,騷擾其他人,就正如不斷說面前的女性是男人。即使動機良善如讚美,取決點仍是他人有否感到被尊重,詳見各歧視條例騷擾之定義。

7.「變性」手術的不可逆轉性, 令很多「變性者」後悔莫及

很多即是有多少呢? 關注組最愛分享動人案例已不講實際數字。手術可逆與否只是應否施行手術的其中一個關注點,並不能以此否定變性手術。亦如同其他手術,醫生清楚講解後,該等人士就需為決定負責。

小結:

講來講去,還是繼續堆砌同一堆論點。今日關注組作出呼籲實無可口是非,但講啲唔講啲,隱瞞部份資訊,並不公道。

應以何種標準作性別承認,本花生必須指出以手術作為指標是酷刑,部份性別不安及性別認同差異者並無需要變性。而所謂心理認同模式亦有數款,而並不單純是個人認同,例如本花生則傾向建議參考目前之準則(醫學判估,約一至兩年長時期觀察,自身認同及手術)四點中剔除手術此項,而保留及調整其他三項。

至於支持家庭價值,也不代表要漠視小眾權益。他們亦有機會是你朋友以至家人,正視及正確理解(少看誤導文章)他們所受的困難與傷痛,排斥與歧視,令他們的生存權受到尊重,才能讓他們真正融入家庭,達至社區共融的長遠目標。希望各位讀者能明辨是非,審慎運用自己的影響力,為弱勢社群謀求福利。

 

作者個人簡介: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