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晴晴對「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之批評

2018/4/25 — 15:06

18+ Central 的宣傳圖片

18+ Central 的宣傳圖片

【文: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最近網上有位叫晴晴的朋友,發表了對我們「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反對「18+Central成人展」文章的一些意見。

廣告

這是晴晴的文章的連結,題為〈回應「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對“18+Central”的指控〉。我們在此回應當中幾點:

晴晴的文章有一插圖,圖中有文字說:「直到1971年前,男士仍然可以三妻四妾,關注組是否也該全盤接受,拒絕隨時代進步呢?」

廣告

我們不知這插圖與我們討論的「18+Central」有什麼關係,不過,既然有這插圖中的文字是在問我們問題,我們就回應一下吧!

我們認為,1971年婚姻制度的修訂,廢除多配偶制,是社會的進步,是基於當時社會對男女平等及婚姻制度的整體共識,認為一男一女的結合對社會最有利,才可以算是婚姻,才應被法律認可。婚姻制度,對我們來說,是反映社會所認同及公認的價值觀。這次修訂是我們認同的一個真正進步!

至於何謂進步,我們認為是對社會有利的事情,才可算是進步,包括提升道德水平,增進家庭價值的事;從這角度來看,這個「18+Central」成人展是社會的「退步」!

在晴晴的文章中,有一句「晴晴想說的是不能接納性小眾的“18+Central”是不完滿,但遇上石器時代的打壓力量,我們堅決站在同一陣線上。」

一些觀點是否正確及可取,並不是以這觀點是新或是舊來判斷的。有一些價值觀是歷久常新,經得起時間考驗的(例如孝順父母)。用新與舊來評對錯,是錯誤的思考模式。

另一方面,晴晴這句話反映了她對歷史的認知十分膚淺,以為「古代」一定是保守的,這是一個太簡化和不準確的歷史觀。

在晴晴的文章中,有一句「但是所謂社會倫常道德,定義及標準都是關注組自說自話,可以說是「龍門任佢擺」,我不喜歡的活動便是違反社會倫常。那麼葛培理佈導會是不是也可以同樣的理由要求政府拒絕批場?只要集會沒有違犯香港法例,任何人或團體都享有集合自由。」

到底「龍門任佢擺」是什麼意思呢?其實,一些明顯是違反倫常道德的事,在社會中是有共識的,並不是「龍門任佢擺」。「一個男人因為一個女人付了錢,便給她摸下體」,很明顯是有違倫常道德的事,還需要什麼證明呢?這種事正正是這次成人展中的其中一個環節。

而她所說的「葛培理佈道會」,即使對一個不信基督教的人,都會認為這是「導人向善」的,甚至會赴會,如何可以被歸類為「有違倫常道德」而「用同一個原因」來拒絕批場,真的要請教一下晴晴了!

關於她所說的「只要集會沒有違犯香港法例,任何人或團體都享有集合自由。」,我們於4月18日已向警方提交信件,指出這集會涉及刑事違法的成份,詳情請參看我們的網頁(註1)。不過,退一萬步來說,即使這成人展不是違法,政府是否應借出此場地,我們已有詳細的分析,對此表達反對(註2)。另一方面,根據香港的人權法的原則(註3),有傷風化之事,都不是集會自由所保障的範圍,可能晴晴對人權法並不甚了解!

晴晴在文中又說:「其次,關注組以妖魔化的方式去形容性愛。以女記者一句「我對唔住男朋友」便無限上綱。…當性生活影響到夫妻的感情是否與關注組的堅持的理念自相矛盾呢?」

我們並沒有妖魔化性愛,不過,我們是不認同婚姻以外的性愛,更加反對賣淫及買淫的金錢交易行為,這是我們一貫支持的「家庭價值」的一部份。

說到「影響夫妻感情」,或推闊一點,「影響與男女朋友的感情」方面,我們不認為一個女人參加了一個會使自己高呼「我對唔住男朋友」的活動,可以如何增進與男朋友的感情。至於晴晴說什麼「無限上綱」,是什麼意思呢?我們只是按照常理理解那記者的說話。

晴晴又說「但如果我們對關注組的打壓聲音充耳不聞,性小眾活動如PinkDot及同志遊行可以被關注組以同樣理由向政府施壓。所以在對抗保守力量上,我們應站在同一陣線。」

的確,我們一向對於PinkDot及同志遊行是有一些意見的!

十分多謝你的建議,因為看了你的意見,我們會認真考慮是否要向政府有關方面施壓,阻止一些對社會無益及使社會退步的活動(包括同志遊行和PinkDot)在政府資助的場地中舉行!

這是十分好的建議,謝謝你,晴晴!

 

註1: 投訴成人展涉刑事成份

註2: 色情活動可否在政府的文康場地舉行?

註3: 根據香港人權法案第十七條, 有傷風化者, 不在集會權之列:

「和平集會之權利,應予確認。除依法律之規定,且為民主社會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寧、公共秩序、維持公共衞生或風化、或保障他人權利自由所必要者外,不得限制此種權利之行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