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香港性文化學會《反對同性婚姻的八個論據》

2017/6/7 — 11:39

有香港同志團體於台灣同性婚姻修正草案初審草案通過後,舉行活動慶祝。

有香港同志團體於台灣同性婚姻修正草案初審草案通過後,舉行活動慶祝。

【文:不妙花生】

同性婚姻的訴求衝擊世界各地,並引起巨大爭論,我們該如何回應這場激烈辯論呢?以下是針對「八個反對同性婚姻的理由」的回覆:

1. 制定公共政策必須明智謹慎,不應隨便改動婚姻制度。

廣告

男女婚姻制度源遠流長,但絕大部份國家過往是奉行一夫多妻制(或一夫一妻多妾),若訴諸歷史,一夫一妻制於今日社會又豈有立足之地?有說,婚姻制度對社會有長遠和重大的影響,改變對社會和下一代帶來巨衝擊,但這不是阻止改革的理由,因害怕變化而不求變,只是非理性的反動。至於「嚴重後遺症」,聽起來嚇人,但究竟所謂何物,還望學會諸位賜教。

現時南乳花生,廣受國人歡迎,中外食家亦一致好評。可惜殘酷世界裡總有人不好南乳,食品公司因應需求,推出其他口味讓更多人享受食花生樂趣,這怎樣想也算是一宗美事。但今日竟有花生擁躉,大聲疾呼「獨尊南乳」,呼籲公司「明智謹慎」但又交代不出理據,實在令本花生大惑不解。你食你南乳味,我食我香蒜味,大家誰也干涉不了誰。至於顧慮有朋友轉投香蒜花生陣營,這當然在所難免,但味道自由這東西,所有同好亦應尊重。設若今日南乳花生能保持水準,自有顧客支持,擁躉又何需過份擔憂?

廣告

2. 同性婚姻改變婚姻制度與邏輯,長遠會破壞婚姻制度。

婚姻制度原非一池死水,幾千年間一直在變。一夫一妻制在香港於1971年才確立,想必時人亦深感其「改變婚姻制度與邏輯,長遠會破壞婚姻制度」。但46年後的今天,又有誰有此憂慮?它甚至被某些數典忘宗的人誤作中國傳統一部份,想來倒是諷刺。有說,立妾(一夫一妻多妾制)在古代只是有錢人和貴族的玩意,並非「常態」,所以不是傳統婚姻制度的一部份。這種偷換概念的說法頗為有趣,就等於說因為豪華位或First Class較少人能享用,所以否定其屬於載客空運的一部份。

而究竟甚麼程度上的改變才算是破壞,若無較精確之定義則「破壞」一詞容易淪為空廢。翻開聖經我們看到「成全律法」,耶穌指出要一切回歸律法精神而並非如當時之司祭只按字面意思行事,這種對律法的「再解讀」、「釋義」和「擴展」又是否另一種破壞?當然,貶斥這種說法無助說理亦與今日主題無關,本花生是真心欣賞並認同,並希望套之於今日爭議上。

讓我們回歸婚姻之精神,《禮記.昏義》有云:「昏禮者,將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下以繼後世也。故君子重之。男女有別(注1),而後夫婦有義;夫婦有義,而後父子有親;父子有親,而後君臣有正。故曰,昏禮者,禮之本也。」從第一句中,我們可以看到婚姻的三重意義,其一「合二姓之好」,即締結姻親壯大家族(資本);其二「事宗廟」,即上承家道,作為以家庭為本位的社會禮制一部份,其三「繼後世」,即繁衍後代,也就是說,中國傳統婚姻觀重視的是其社會意義而非愛情。

今時今日,大部份人結婚當然不是基於這些理由,事宗廟不多說,港人即使結婚後,亦不太願意有小朋友,所以剩下可回歸的精神就只有「合二姓之好」。在這個紛亂的後獅子山年代,夾縫中掙扎求存是常態,「合二姓之好」無需有識之士倡議,已成為貧苦大眾安身之必然手段。想像一般人在高樓價社會下如何置業,當單身一族望見首期而搖頭嘆息時,婚姻則凝聚六人之財力(配偶二人及其各自家庭之父母),令安居樂業的基本生存條件(的第一步)得而達成。

而若回歸的只是「合二姓之好」之精神,則簡單而言,婚姻制度不再需要局限於異性結合中。同性戀者可以結婚,一來令其在社會上不因獨身之資本劣勢而被邊緣化,二來亦加強以家庭為本位之社會凝聚力。在這層社會意義上,怎樣說也是好事。同性婚姻既能滿足此精神,亦能令社會有所得益(更不用提及其他好處),與其用「破壞」或者用涵義含混的「成全」,本花生會建議用「完善」一詞。是的,同性婚姻改變婚姻制度與邏輯,完善了婚姻制度。

有說,同性婚姻支持者主張「雙方同意的事情,又不傷害別人,社會就應賦予他們做此事的權利,故此真心相愛且互相委身的人應該有權結婚」,所以根據相同原則,上述支持同性婚姻的論據亦可放之於「多人婚姻」、「近親婚姻」,甚至兒童結婚上。先不說同婚支持者是否普遍認同這套主張,如此推論是混淆了充份和必要條件,「不傷害別人、真心相愛且互相委身」是「有權結婚」的必要而非充份條件,也即是說只滿足前者並不足以「有權結婚」。就正如「慢火炒花生,去衣然後加水放入攪拌機攪爛」,而不再「加適量清水,糖和粘米粉煮滾」,是做不出一碗美味可口的花生糊一樣,這是最基本的烹飪常識。

此外,所謂相同原則其實只是老掉牙的滑坡謬誤,當中的因果關係需要更多推論,而我們亦會因事物之不同處作出其他判定。讓我們先對比以下句子:

1)假若社會通過了同性婚姻,而同性婚姻與其他種類婚姻同樣有『不傷害別人、真心相愛且互相委身」的共通點,所以社會亦應通過其他種類婚姻。」

2)假若你喜歡吃花生,而花生和另一種食材禾蟲同樣有「含豐富蛋白質和脂肪」的共通點,所以你也應該喜歡吃禾蟲了。

若1) 為合理,根據相同原則,1)和2)均有「句型一致且使用相同原則」的共通點,所以2)亦理應合理。各位不喜歡吃蟲的朋友,說到這裡也應該明白相同原則有時會出現的不可靠之處了。而喜歡吃蟲的朋友,本花生告訴你一個天大喜訊,其實人肉也……

言歸正傳,對於婚姻制度,我們其實有更多的道德判斷和社會福祉等的相關考量。譬如以參與者的意願作為界線,我們可以判定人獸婚姻是錯的,因為現時無法知道動物的意願;戀童是錯的,因為法律上畫了一條很粗疏的界線去表示某年齡以下的人思想未成熟,未有充份理智表達自己意願。至於「多人婚姻」,請回歸本文第一段,以及與有經濟能力的穆斯林朋友多溝通就可以了,不述。

而「近親婚姻」,實有其歷史根源及或有其他生物學及心理學基礎,請見近日各地哲版亂倫爭議。當然,本花生其實不需回應,「近親婚姻」根本上就未能滿足「合二姓之好」的需求,但若今日「華麗轉身」,定必為一眾偽善朋友所恥笑。本花生以為,若1)不涉及到後代的健康問題,2)雙方為成年人,3)不嚴重影響家庭運作 4) 有充份證據證明該段婚姻為雙方自主的,則應予準許。也就是說,這個一點也不滑的滑坡推論,要先過五關斬六將(上述四個前提加所謂同婚主張),方能極其有限度地成立。

再者,即便如此,能令某種真愛得到體現,其實不是更貼近今人之婚姻觀?因為愛,所以才結婚啊,這麼簡單的事,學會諸位又怎會不明白?也不怕得罪講句,只有那些跟不上時代步伐,阻礙變化,令婚姻徒具其形而失去意義的人,才是制度的真正破壞者。

3. 同性婚姻是對富爭議的同性戀關係不恰當的制度允許。

見到「婚姻制度的基本存在理由是鞏固自然存在的家長─孩子關係,對公共利益作出巨大貢獻」這句,本花生無力吐嘈。究竟要對婚姻制度有怎樣的偏見,而同時閉門造車多少個百年,才能寫出如此精彩絕倫的內容?各位不打算生孩子或不育的朋友們,既然不能「鞏固自然存在的家長─孩子關係,對公共利益作出巨大貢獻」,所以按學會諸位思維,政府作出制度性嘉許(批准結婚及享用結婚後的相關福利)並不恰當,你們應與同性戀者一同被剝奪結婚的基本人權。婚姻作為天賦人權竟變成了對社會「有貢獻」之人賞賜,本身已是錯;而將社會貢獻局限於繁衍後代此一面向,更加是錯得離譜。

至於談及同性戀關係富爭議,所以應被剝奪人權(或按學會所述不作制度上之嘉許),這其實是很奇怪的推論。花生原本就是我的,你一手搶過去,然後跟我說「你不配吃」,因為我品味富爭議云云,這是何等霸道和荒謬?

4. 同性婚姻剝奪孩子被親生父母撫養的人權。

看到這裡本花生已變了黑人,頭上一堆問號。整個段落將「同性」換成「異性」一詞,內容亦無不合理之處。學會諸位究竟是反對同性婚姻,還是反對整個領養制度?

5. 同性婚姻影響孩子福祉,孩子權益為首要考慮。

本花生已乏力再抨擊將婚姻和生育掛勾的錯誤推論,讓我們暫當題目所講的是「同性撫養」。就現實層面而言,孩子沒有父親或母親,也是眾多單身家庭所面對的問題,同性撫養下的小孩有兩個生理上同是男性或女性的配偶照顧,怎樣說也應較單身家庭強?按學會諸位所言,又是否要剝奪單身家庭照顧孩子的人權?(PS 本文無意針對單親家庭,只是想指出學會言論之荒謬處)

至於同性撫養是否就無父或無母,也未必然。父或母,只是家長或照顧者身份的一種,配偶可以分擔角色,甚至一人二角,此見諸於單親家庭或雙親家庭但任一方家長不照顧孩子的情況,請在此歌頌身兼兩職之家長偉大。此外,從傳統心理學上而言,即使父親或母親形像是不可或缺,亦不一定建築於親生父親或母親上,小孩仰望的「父親」或「母親」,可以是身邊的任何人,甚至是家中公仔箱或掌中寶出現的人物。

部份學者如Doug Allen,Mark Regnerus,D. Pauls Sullins指出,同性撫養孩子較之於異性撫養孩子,學業以至「社會、情感和人際關係」的表現都相對較差,亦較常出現情緒問題。對於這點,本花生必須明確指出,而學會諸位亦應該同意,目前學界的主流意見(包括美國心理學會,美國精神醫學學會,美國社會學協會,美國醫學協會等)及諸如Rosenfeld(2010)具全國代表性的大樣本研究等,均指出同性撫養和異性撫養就孩子成長而言「並無差別」。當然,即使我們訴諸大量的正當權威,也不代表持相反意見的少數派必定為錯,我們必須仔細分析三位學者的研究內容。

先從Sullins (2015)的研究說起,Rosenfeld (2015, as cited in Green, 2015)指出Sullins 的研究存在重大問題,它並未能顯示那些出現情緒問題的孩子,是由同性伴侶所「養大」。他的意思是,一個孩子因諸般原因如喪親,被虐待或親身父母疏於照顧,所以其後受到同性家庭所收養,他們出現的情緒問題,可能是源自於同性撫養,也可能是因為親身父母的養育不善,更可能是因為遭逢巨變難以適應等原因所做成。即使Sullins有作出五種家庭結構分類,他卻忽略了異性撫養及同性撫養的不同之處。在此等研究上,與同性撫養的孩子(理論上必為收養)相對照的,「至少」應該也是異性「收養」的孩子才對,而不是異性「撫養」(包含親生及收養)的孩子。

至於Regnerus (2012)的研究,除犯與上述研究相類近之毛病(Osborne, 2012, as cited in Adult Children, 2012) 外,更引起學術界的軒然大波。他所屬的大學學院副院長Marc Musick為此撰寫報告以檢視有關該項研究所引起的爭議。在報告中,Musick (2014)陳述雙方論點及逐一評論是否合理,他同意研究整體而言在設計上及量度上均有問題:1)對於同性戀家長之家義過於遼闊,2)見上段,3)誤用女同性戀和男同性戀者的標籤,而實際對像為在小孩成長其間曾發生同性浪漫關係的家長,4)難以判定受訪者成長家庭的結構;並追加兩點:5)不恰當運用代理人測量(proxy measurement)之研究方法,一來孩子未必清楚家長曾否發生同性浪漫關係,家長亦可能刻意隱暪,二來孩子之主觀感覺不應當作事實處理,及6)利用跳答模式進行篩選,令所有回應家長曾發生同性浪漫關係的孩子,都會落入家庭不穩定的框框中,自不然「社會、情感和人際關係」表現較為遜色。

在報告未端,他作出兩個總結:1) 此文有根本性缺憾(fundamentally flawed),它未能為家庭不穩定(family instability)的研究作出貢獻,所以大體上應被無視(largely disregarded)。2) 研究者可能違反了美國社會學協會及該大學所制定的學術倫理標準。Musick (2014)的這份報告,其實不算太長,但內容生動有趣,論點亦見詳實,本花生建議各位閒人及學會諸位,抽點時間閱讀以長知識(注2)。

至於Allen (2013)的研究,撇開上述已提及弄錯對照組的核心問題不說,在其原文報告已清晰指出

The census is not a panel, and provides only a snap shot of the population. As a result, this paper does not study the effect of growing up in a same-sex household, but rather examines the association of school performance for those children who lived with same-sex parents in 2006.

也就是說,它並不能顯示出同性撫養對學業表現的所做成的影響,同上述兩個研究一樣,與同性家長同住的孩子學術表現較差可能是由於諸般原因,而並不必然是因為同性撫養。而年齡分點亦是問題,為甚麼是17-22?完成高校K12的課程一般為17至18,所以部份17-18歲受訪者理所當然畢業率低,他們根本未有機會畢業,這點已令研究走向奇怪方向。再讓我們想一下,同性收養之小孩,會否因其他原因較同年齡之異性撫養小孩較遅畢業,以至做成學業表現較差的假象?讓我們檢視同一份報告中男同性家長及女同性家長所撫養的小孩的1年內及5年內的遷徙率,都較異性家長為高(5年:39%及60%之於24%)的數據後……

此外,他的研究直接採用odd ratios作出宣稱(而其後此宣稱亦廣泛被援引),這種做法極可能誤導對統計學不太熟悉的朋友以至一般市民。在「同性雙親家庭孩子只有異性雙親婚姻家庭孩子的65%高中畢業率」這句中,65%實際上是odd ratio,而修正標籤後的實際計法為 (同性雙親家庭孩子畢業率/同性雙親家庭孩子未畢業及不能畢業率) / (異性雙親家庭孩子畢業率/異性雙親家庭孩子未畢業及不能畢業率)。借簡單數字作例子,假若同性雙親家庭孩子畢業率為84%,而異性雙親家庭孩子畢業率89% (研究所引用之06年人口普查中25-34歲組別中至少有高中畢業或同等學歷的機率),則此現實上只有5%之差異會做被研究者及學會諸位理解為「同性雙親家庭孩子只有異性雙親婚姻家庭孩子的65%高中畢業率」,令讀者有機會產生不恰當之理解。注3

以上三份文獻,後兩份都普遍被學界公認無甚學術參考價值。若學會諸位是要理性探討,務實交流,則宜援引較高水平之學術研究,以反證支持「小孩成長在同性或異性家庭均無差異」此一論點的大量學術研究所得出之結果。至於個人經歷,在說理上或有用處,但用以佐證則欠說服力,設若有研究能集合若干人之個人經歷作深入詳盡之質性分析,則似乎更有學術意義。

6. 同性婚姻對對異見人士產生「逆向歧視」,侵犯人權。

同性婚姻合法化,若代表政府會為性傾向歧視法會立法,這是天大好事,但有學會諸位及其他保守勢力存在,這條路相信亦不會如此順暢。而立法當中,又會給予多少豁免?雖說手鬆手緊都會為人垢病,但現實以言手鬆似乎能回應的反對聲音較多(以立法會為例),所以所謂「異見人士」亦無需太過擔心。

言歸正傳,其實要折解「逆向歧視」指控並不難,用點代入法便可以。譬如針對性別,現今社會有性別歧視法,如有人因對方性別(先暫當為女性)而不為其「做結婚蛋糕,花藝擺設和攝影等」,當然會被他人控告。第480章<<性別傾向條例>>第28條訂明:

(1)從事向公眾人士或部分公眾人士提供貨品、設施或服務(不論是否為此而收取款項)的人,如藉以下做法歧視一名謀求獲得或使用該等貨品、設施或服務的女性,即屬違法 ——

(a)拒絕向她提供或故意不向她提供任何該等貨品、設施或服務;或
(b)該人在正常情況下,會按某方式及某些條款向男性公眾人士,或(如她屬於某部分的公眾人士)向屬該部分的男性公眾人士,提供具有某種品質或質素的貨品、設施或服務,然而該人拒絕按相同方式及相同條款(或故意不按相同方式及相同條款)向她提供具有相同品質或質素的該等貨品、設施或服務。

換句話說,在某些條文所列的範圍內(包括僱傭及提供貨品、設施或服務等項目),任何人都不能因性別而提供差別待遇。該等人士不得以「男權人士的良心自由、言論自由、教育自由等也是基本人權,不應被侵犯」作為歧視他人之合理辯解理由。

平等是香港的核心價值,而各種反歧視法的訂立就是平等的一種體現,所以相信大部份讀者亦會理解上述有關性別歧視條例的內容。設若各位同意性別歧視應被法律如此約束,則性傾向歧視亦理應以相約標準看待,因為任何性別及性傾向都是受保障的身份,而兩者的差別在此議題上並不會構成另一重判斷。再者世界人權宣言訂明:

第二十六條

人人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且應受法律平等保護,無所歧視。在此方面,法律應禁止任何歧視,並保證人人享受平等而有效之保護,以防因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或其他主張、民族本源或社會階級。財產、出生或其他身分而生之歧視。

不管性傾向是歸類在性別(目前走向)還是其他身份一欄,宣言都清晰說明性小眾不應被剝奪權利及應受法律平等保護免受歧視。此外,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於1999年亦已清晰表明香港需遵守第二十六條,制定性傾向歧視法以保護性小眾權益。今日同性婚姻合法與否,香港亦有責任為性傾向歧視立法,所以談及同性婚姻的效力(無論內容正確與否)其實無甚意義。

「(若因為性傾向)不為同性婚禮做結婚蛋糕、花藝擺設和攝影等」既然構成差別待遇,就直接乎合歧視之定義。設若「人人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且應受法律平等保護,無所歧視」,那麼世上就不應有人有歧視他人的權利。而恰當地指出他人歧視,一來只是陳述事實,二來維護公義與律法,三來無構成差別待遇,又怎會變成莫須有的「逆向歧視」?

當然,有些人總是喜歡用良心自由、言論自由、教育自由等理由作辯解。但與其他自由一樣,該等自由亦不能無限伸延。你有言論自由,但不能誹謗他人;你有教育自由,但不能阻止子女接受教育;你有宗教自由,但不能以滋擾性手法傳教。你的自由,不能剝奪他人的基本人權和自由,或使他人的權益或性命財產受損。

(若因為性傾向)不為同性婚禮做結婚蛋糕、花藝擺設和攝影等,正正是在損害同性戀者的權益,令其不能享受同等之待遇。同理,散播仇恨言論,亦會令同性戀者蒙受各方面的損害,感到冒犯或不安或使身心受損,成為抨擊對象則加劇社會分化和加深固有成見,令其在社會獲得之地位難以保存。至於阻止他人進行同性婚姻,當然也算是剝削他人的權利了,宣言同時訂明:

第十六條

1. 成年男女,不受種族、國籍或宗教的任何限制,有權婚嫁和成立家庭。他們在婚姻方面,在結婚期間和在解除婚約時,應有平等的權利。
2. 只有經男女雙方的自由的和完全的同意,才能締結婚姻。
3. 家庭是天然的和基本的社會單元,並應受社會和國家的保護。

婚姻既是基本人權,當然也不能被他人之「良心自由、言論自由、教育自由等」所蠶食。

7. 同性婚姻背後的意識形態會助長性解放,影響社會道德文化和教育。

這句話最妙之處,在於幾乎每個詞語都可以花一堆寶貴時間去討論定義,但內文四行文字幾乎未有作任何的補充描述。究竟「同性戀背後的意識形態」是甚麼呢?是否換了一個不助長性解放(下以本花生所知的定義理解)、甚至與性解放宣戰,「正確」的意識形態學會諸位就會支持同性婚姻?若如此就簡單了,同性戀者只要以虔誠的教徒作楷模,信守一夫一夫制或一妻一妻制,不犯淫邪,在婚禮上作出神聖的的婚姻宣誓,再上婚姻輔導班,每日去讉責他人性侵犯兒童及獸交,不就能澈底地與所謂的「性解放」劃清界線?

而這個不知所云的意識形態又怎樣導致性解放?在本文第2點上,本花生已指出這種滑坡之不當之處及目前唯一可能適用之位置。若要證明當中的因果關係,煩請交代詳細理據。而「性解放」又是甚麼?人類在歷史中的種種解放,甚麼農奴解放、黑奴解放、婦女解放、解放神學以至解放軍(笑),全部都是好東西,但為甚麼從文章語氣看來,性解放是不好,當中可有甚麼論據?

為了感受性解放的不好,本花生先特意去看關啟文的文章<<性解放哲學簡評:性權,性隨便和婦女解放>>,揣摩一下大意。他是這樣寫的:

1)  性革命(性解放)有不少實際的議程,如娼妓合法化、多元化婚姻和取消所有性行為的年齡限制,但最終它的目標是整體社會性倫理的革命:把性愛分家,使性非神聖化,及令社會接受所有性愛表達的形式

2) 「性權是人權」的講法若只是說,所有人都有自由在合法和合理的情況下追求性滿足,那沒有人要反對;但若「性權是人權」意指任何形式的性行為都是天經地義,所以社會不應規管和不應批評,甚至要立法保障,那只是性革命分子沒有理據的斷言和主張而已。

3) 性交好像握手…… 這說法反映性隨便(casual sex) 的意識形態,性好像做運動、握手等平常的活動,不用大驚小怪,看得太沉重。

4) (性解放)歌頌性勝於一切,認為性慾是美好的本能,在健康人生中是不可或缺的;但又說不應將性看得過於嚴肅

5) 只要不傷害他人,任何性行為不單在道德上都沒問題,更是人權

6) 激進女性主義在性革命中也擔當重要角色,她們認為所有性規範都是父權社會用來壓逼女性的,要解放女性先要性解放。(如台灣的何春蕤和香港的新婦女協進會) 女性要把握身體及情慾的主權,讓自己不斷釋放自己,釋放別人。

然後因為懶惰只能對比一下萬惡的維基:

性解放的意義有三個層次:

A) 知識的:除魅、破除對性的迷信。例如破除處女情節,對於處女守貞的壓迫以及非處女的歧視。

B) 政治的:民主、平等。例如對於性別參政、投票平等的權利。

C) 自由的:身體自主、選擇。例如對於性別身體自主權的保障。

可以看到的是,雙方其實有不少交集之處, 3) 和6)與維基定義之A)和C)直接相關,而4)刪掉第一句,則似在呼應A)句。3)提到「性好像做運動、握手」如此平常,正正是A)所講的「破除性的迷信(禁忌)」,問題來了,後者當然非常正面,但前者就一定是負面的嗎?性為何不可以像「運動、握手等平常的活動」?

關啟文的答法是是吊詭的:

「你會一家大小一齊「做運動」(家庭性愛派對),有空就和兄弟姊妹「握手」嗎?我們一天可和一千幾百人握手,但那種「握手」可做多少次? 」

講的是平常,但實際描述的不是運動的平常性,平常,就是「普通、不特別」、「平時」的意思,究竟是怎樣引申到「一家大小一齊」這層意義呢?一個「平常」的活動不代表一定可以「一家大小一齊做」。 至於握手,就是錯誤地將「平常」意思理解為「次數多」,本花生每一日睡眠一次,吃飯兩次,也算是「平常」活動。退一百步來說,若此處意思為「平時」,又有甚麼問題?「平時」喜歡吃飯和「平時」喜歡去旅行,雖然都用同一個字,但稍有常識的人應該都知道前者理應較後者頻密,但難道旅行不夠吃飯次數多,就不能宣稱為「平常」活動?「握手」和「性愛」之類比根本毫無意義。而所謂比喻不當之處,就如「這顆花生和石頭一樣硬」一樣,主題講的是硬,卻去評論花生不像石頭那樣重,明顯是捉錯用神。

至於6)講的就是C)的內容的延伸,「女性要把握身體及情慾的主權,讓自己不斷釋放自己,釋放別人」究竟有甚麼不好呢?關啟文是這樣理解:

「現實上有很多女性不認同性解放,她們在不同程度上認同較傳統的性道德(不是三從四德、貞節牌坊那一套) ,有些時這是深思熟慮後自由選擇的結果,而不是基於壓力,甚至她們感到這樣才是”true to their being”」

這是一個很經典的自主和文化衝突問題,現代教育的處理方法是融合兩者,先讓「女性要把握身體及情慾的主權」,有了把握,自然能決定讓不讓自己不斷釋放自己和釋放別人,甚至再「回歸較傳統的道德」中,只有如此,才是真正的「自由選擇」結果。

4)刪掉第一句,因為出處不明而且語焉不詳,同時亦忽略了語境,當本花生說:「你就是我的全部」,大家應該清楚明白這並不是一事實陳述,至於其他內容無甚不好之處。

1), 2),5)講的內容,似是環繞C) 但卻與A)有所交集,因為在C)的重點「自由與選擇」的同時,要有A)所強調的知性思考。而經過知性思考,正常人雖然可討論所有性議題,但並不會執行所有。當性權是人權的同時,不就明示了「令社會接受所有性愛表達的形式」,「取消所有性行為的年齡限制」,「只要不傷害他人,任何性行為不單在道德上都沒問題」三句為偽?重申,人權和自由不能無限延伸,既然「你的自由,不能剝奪他人的基本人權和自由,或使他人的權益或性命財產受損。」,那麼當中所有損害他人權益的性行為都會被禁止。例如上文提及兒童性愛不會被允許,因為C)所提的自主未能在兒童身上體現,同一道理,不做成他人傷害的人獸戀或戀屍,同樣會以同一原因被否定。至於多元婚姻,請見諸歷史,娼妓合法化亦然,且可借鑑今日世界各地之發展進程,合法化支持者說會減少歧女俾剝削機會(這是好事),反對者則說會令淫業萎縮(這對保守人士也是好事)。

最後,社會道德文化和教育在哪一方面,會受到怎樣和何等程度的影響?影響有好有壞,宜清楚交代。而為何「同志教育」(如台灣)和所謂「安全學校」(如美國和澳洲)的課程進入中小學,自小向孩子灌輸性解放的思想,就會侵犯家長教育權?所謂家長教育權,指的是家長有選擇子女接受何種教育的權,但遺憾是兩公約未有詳盡解釋其應用層面。但我們必須理解,這種權利亦有其局限,公約指出「教育之目標在於充分發展人格,加強對人權及基本自由之尊重」。而聯合國大會通過的<<消除基於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的不容忍和歧視宣言>>如此定明:

第四條

1) 凡在公民、經濟、政治、社會和文化等生活領域裡對人權和基本自由的承認、行使和享有等方面出現基於宗教或信仰原因的歧視行為,所有國家均應採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及消除。

第五條

5) 兒童接受有關宗教或信仰的教育,其各種做法決不能損害兒童的身心健康或全面發展,關於這方面的情況可參照本宣言第一條第三款的規定。

第一條

3) 有表明自己選擇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其所受限制只能在法律所規定以及為了保障公共安全、秩序、衛生或道德、或他人的基本權利和自由所必需的範圍之內。

也即是說,家長即使有權安排兒女接受有關宗教或信仰的教育,但有責任確保孩子不會因行駛自己的宗教或信仰自由而損害「公共安全、秩序、衛生或道德、或他人的基本權利和自由」,例如親身灌輸煽動仇恨的信念或為子女選擇相關的課程,則應予強烈讉責。

本花生必須指出,即使目前世界各地正在熱議家長是否有權拒絕孩子接受「性教育」,但若文中列舉同志教育和安全學校能乎合「家計會」之定義 (註4),否定這類「性教育」,則是否定了孩子受教育的權益。當學會說「孩子權益應為首要考慮」(第五點)時,若家長有理念衝突,不是應該先暫時放低自己的「良心自由、言論自由、教育自由」,以成全孩子權益?

8. 同性婚姻是國家越權干預公民社會。

婚姻是人類社會產物,怎樣有自然基礎不得而知(注五)。婚姻又是如何作為pre-political social order呢?「婚姻」在原始社會,已經作為家族以至部落連合,壯大勢力的手段,體現出人類高度的政治智慧。當然,以上內容都不重要,重點是「國家不應干預」(婚姻)一句。

我們應該想一下,甚麼樣才是干預呢?若擴大婚姻資格令同性戀者可以結婚為干預,那麼國家(此種泛指任一地域)為已結婚伴侶提供稅務及房屋優惠又如何?而國家透過婚姻法,賦予相關機構或人士給予結婚情侶法定地位的實權又算不算?而同一時間,國家還以法律約束某些類型的婚姻如重婚或近親婚姻。今日婚姻制度的發展,正正是國家干預的產物。(理想的)國家與「公民社會」並不是處於對立面上,相反,是互相依存又互相制衡,在適度的距離內互動,令雙方有所得益。當然,干預也不宜太多,所以要分緩急輕重,同性婚姻仍基本人權,當屬重中之重,所以應從速推行,不然所產生的破壞往往是國家本身不能醫治的-------折磨同性戀者身心就是一個例子。同性婚姻法以公權力重塑婚姻與家庭的緊密關係,最終將會令社會上所有人受惠。

愛不只是愛,婚姻也不只是婚姻

愛又豈只是愛?有人或者會跟不上時代,但現代人觀念已經改變。因相愛而結婚,是眾多異性戀者以至其他性小眾朝思暮想的事。兩個人相愛的確是私事,香港沒有法例規管,然而婚姻卻是一種公共制度,是政府代表全體市民對一種關係的肯定。「同性婚姻不會影響他人」?這要看怎麼樣的互動才算是影響,而影響亦有好有壞,好的影響當然值得追求。例如,因為接納同性家庭使用人工生殖科技生產兒女所需,2016年底加拿大安大略省議會一致通過《所有家庭平等法》(Bill 28),將相關法例去性別化,以「家長」取代「父」和「母」的用字。使用人工生殖科技的同性伴侶亦毋須再向法庭申請取得家長的身份,只需填寫申請表便可。新法例改變了以往基於婚姻、血緣和領養定義家庭關係,便利了同性戀者的手續程序,但異性戀者還是一如既往,按著相應欄位填上資料就好了,這究竟在程序上有甚麼分別,而分別又怎樣「影響」他人??將影響的定義如此伸延,則所有事物均無不互相「影響」之道理。

此外,台灣立法委員同期亦推出了草案,建議修改民法,將「男女」更改為「雙方」、「父母」改為「雙親」等,這對一般民眾無甚影響,民眾可保留自己對原本親屬的稱呼,卻保障了同性戀者與異性戀者在法律上享有同等地位,明顯是好事。

至於主張孩子需要父母,是怎樣和歧視同性戀者扯上關係呢?英國一名家事法官在處理一宗收養案件時,閉門與其他同事商討,他認為比起交由同性伴侶撫養,孩子更適宜在傳統有父親和母親的家庭中成長。他當然有權利將自己的信仰或宗教理念展現在工作場所裡,但作為家事法官,他的專業只容許他尊重目前的科學事實,並客觀中立,按照現行法律作出判決,而不是將自己的道德或宗教信仰加諸法律上(該法官亦承認將自己在全國電視節目中宣揚的宗教信仰作為判案標準)。所以一星期後,他收到法官行為調查辦事處(Judicial Conduct Investigations Office, JCIO)的通知,指出他涉及嚴重行為過失(serious misconduct),並暫停處理家庭案件的職務;也因為他的不專業,他被命令參加平等課程,接受再教育。

情況就如一個公立醫院工作的醫生,假若他突然相信摩門教,並在自己的工作環境中展示自己信仰,例如在不在影響工作環境下配帶相關配飾,又或午膳時在醫院飯堂與同事討論宗教議題,這些理論上都應被允許。相反,若他因為宗教標準,表示要遵從摩門教不可吃血(不輸血)的誡命而不協助病人輸血,則他已失去作為醫生的專業操守,應予讉責,事情就是如此簡單。

如果政府肯定同性伴侶的關係(不管是正式婚姻關係,或民事結合之類的關係),基於他們養兒育女的需求,婚姻家庭制度有適度的改變是可以預期的。「父」、「母」在法律上的意義將被「家長」所擴充,以尊重及體現性小眾的人權;無論是捐精、代孕母生產、還是異性家長透過自己精子和卵子所結合生產的孩子,他們與孩子的親子關係都將能透過契約認定為同等重要,就正如根據現行制度,與被收養、無血緣孩子的親子關係,應與親生孩子的親子關係受同等看待,同性婚姻完善整個婚姻家庭制度是指日可待。上面也指出同婚會對文化、孩子的成長和維護別人權利方面做成良好影響,因此,對同性婚姻的制度化有保留是不合情理的。

注1) 男女有別講的是男女在家中各有不同分工,各盡其職,而並非男女生理結構有所分別,所以套入同性婚姻亦無衝突。為免有人混淆視聽,特此立注。

注2) Regnerus 有就Musick (2014)之報告作出回應,但其行文已放棄最基本之學術操守,現奉勸諸位從速鬆綁,否則必與此君一同沉至流沙河底。

注3) 極端例子,若同性雙親家庭孩子畢業率為97% 而異性雙親家庭孩子畢業率為98%,則此1%之實際差別也能做成「同性雙親家庭孩子只有異性雙親婚姻家庭孩子的66%高中畢業率」的奇怪分析

注4) 家計會:性教育,廣義來說,是一個全人的教育。「性」所涵蓋的層面非常廣闊, 性教育不單只是性生理知識的傳授,而是一項十分重要的人格教育,包含生理、心理、社會層面,亦包括道德倫理甚至歷史方面。 性教育可協助我們擁有正確的性知識,認識及適應成長中的性生理、或心理轉變所引起的困擾和顧慮,更能接受自我及建立自信;同時,讓我們學會有關人際關係及相處的方法,培養尊重及愛護別人的能力。性教育亦協助培養健康開明的性態度,對性行為負責任,不致做出傷害他人的行為,減少一些因「性」而造成的社會問題;也幫助了解社會上不同的性現象,培養分析及確立價值取向的能力。總言之,性是與生俱來,每個人必須學習:人在生命中的不同階段皆對性有不同的需要,性教育實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同志教育及安全學校,均旨在裝備正確認知以營造更包容性小眾的學校環境,此處可與家計會「讓我們學會有關人際關係及相處的方法,培養尊重及愛護別人的能力」及「幫助了解社會上不同的性現象,培養分析及確立價值取向的能力」兩點呼應。

注5) )這裡本花生同情地相信學會是想談及State of Nature,但將此概念引進對說理無甚幫助

參考文獻

Adult Children of Parents in Same-Sex Relationships Report Varied Outcomes. (2012). Retrieved from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website: https://news.utexas.edu/2012/06/11/children_same

Allen, D. (2013). High school graduation rates among children of same-sex households. Review of Economics of the Household, 11(4), 635-658.

Green, E. (2015, February 19) Using 'Pseudoscience' to Undermine Same-Sex Parents. The Atlantic. Retreived from 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15/02/using-pseudoscience-to-undermine-same-sex-parents/385604/

Sullins, D. (2015). Emotional Problems among Children with Same-sex Parents: Difference by Definition. 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 Society & Behavioural Science, 7(2), 99-120.

Musick, M. (2014). Marc Musick's report on the new family structures study. Retrieved from https://zh.scribd.com/document/260747196/Musick-s-report#scribd+review

Regnerus, M.(2012). How different are the adult children of parents who have same-sex relationships? Findings from the New Family Structures Study.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41(4), 752-770.

關啟文 (2003). 性解放哲學簡評:性權、性隨便和婦女解放。愛與慾─基督教性神學初探.。香港:基道,2003年3月,頁31-40, Retrieved from http://kwankaiman.blogspot.hk/2013/08/blog-post_14.html

性革命. (n.d.). In Wikipedia. Retrieved June 4, 2017, from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0%A7%E9%9D%A9%E5%91%BD

香港性文化學會(2016, November 24) 反對同性婚姻的八個論據 [blog post].

 

(作者簡介: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