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黃碧雲在性別承認公聽會的論點

2017/11/24 — 14:27

彩虹旗被稱作「LGBT 驕傲旗」、「同志驕傲旗」,是一面象徵性少數群體的旗幟。 ( 圖片來源: Theodoranian @ wikipedia )

彩虹旗被稱作「LGBT 驕傲旗」、「同志驕傲旗」,是一面象徵性少數群體的旗幟。 ( 圖片來源: Theodoranian @ wikipedia )

【文: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本文是回應黃碧雲議員在立法會關於性別承認諮詢公聽會上之發言。關於黃碧雲的說法, 我們有幾點回應:

她認為「不是鼓吹變性」

廣告

政府口中當然沒有講「我鼓勵變性」, 但在政策上, 政府幫當事人支持所有昂貴的手術費及激素的費用, 這不算是對變性人的鼓勵嗎? 要知道, 政府花在一個變性人的身上的錢, 分分鐘是以百萬元計算, 這不算鼓勵, 又算是什麼?
另一方面, 在變性後, 給一個男人身份證上寫「女」(或是一個女人身份證上寫「男」), 不是認同他們的「變性」決定, 又是什麼?
如果隨後有法例, 即訂立了性別承認法, 甚至可能要強逼社會所有人, 都要認同一個男人是女人, 一個女人是男人, 這種對其他人的強逼認同, 其實也是變相「鼓勵變性」的!

一個撕裂社會的問法

廣告

她說:「變性人的人權要正視…保障這些人的人權,要聽大多數人, 抑或小眾的意見」, 我們的意見是:

任何人的人權要正視, 這是一定對的, 但這句說話, 並沒有任何實質的內容;
在回答她這個問題之前, 首先, 我們要指出, 她這個問法, 基本上是一個「撕裂社會」的問法, 是把不同的人, 放在社會對立面的問法!

請多學習人權!

回應她上面#2的問題, 即是「保障這些人的人權,要聽大多數人, 抑或小眾的意見」, 我們的回答是:「不是要看大多數人的意見, 或是小眾的意見, 而是要看人權的定義及範圍!」 在人權公約中, (即香港必需遵守之《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及香港的人權法中, 並沒有任何一項, 是說一個人「病態地認為自己的身份得到別人的認同」(包括一個男人認為自己是女人, 而得到所有人認同等), 是一種人權。如果你找到, 可以告訴我們! 相反, 人權公約及香港人權法中, 很清楚說明, 人人可以擁抱自己的價值觀, 別人不可以脅逼之。又說, 人人有言論自由, 別人不能侵害其言論自由! 如果一個人/組織, 認為「性別只應以他們的性染色體來決定」,先不說這根本是一個簡單的事實, 即使你不同意, 也應最少當這是他或這組織的「價值觀」。根據人權法或人權公約, 人人都應尊重, 你可以不同意, 但政府不能以公權力強制這人或組織, 不許他們按自己的價值觀說話, 或甚至強逼他/這組織, 做出一些違背其價值觀之事(例如, 強制一個組織, 認為一位男性是女性, 容許他進入女洗手間), 這才是真正的人權! 再說, 如果有公權力, 要強逼某人之子女, 一定要接受一些違反其價值觀之教育, 根據人權公約/人權法, 這也是違反父母的人權的, 就是侵害父母教育子女的自由!

看來, 這位議員, 要多學習一下人權公約和人權法了!

她說, 如果怕被人偷窺, 這是要在公共空間如何保障私隱的問題

首先, 這裡所說的, 並不是公開給男性及女性的公共空間, 而是「性別私隱空間」, 即是一個只容許某一性別人士進入之空間, 在這空間之內, 是容許並預期其他在場者是同一生理性別的人。例如, 在現時設計之更衣室內, 通常會有一些儲物櫃, 在櫃旁有一些長椅, 作為共用的更衣空間, 在更衣時, 我們是預計, 可以有機會看到別人身體的私隱部位的, 而一般人未必會介意同一性別之人看到的。這是現時一般更衣室之設計。

如果說要容許不同生理性別之人進入這種更衣室, 我相信, 可能根本上, 更衣室的設計, 要有徹底的改變, 更衣空間, 要全部獨立的間格, 並要有從天花板至地板都密封,以及要有上鎖的門。即是說, 當一個人更衣, 並不能在儲物櫃旁, 他/她在儲物櫃拿了所需衣物後, 要進入另一個獨立間隔, 鎖上門, 才可以開始更衣! 這當然可以解決一些問題, 但是, 在成本上, 包括這些獨立間格空間的成本上, 我想會以倍數的增加; 比如說, 如果一個容許20人同時更衣的空間, 若改為獨立的更衣間隔, 就要有20間獨立的更衣間格, 可能空間要增加起碼數倍或以上。香港的空間如此的昂貴, 這是不是社會所應付出的成本與代價? 我還未說所增加之裝修/建設成本!

浴室方面, 可能也要有類似的考慮, 現時, 在部分有公眾浴室的場所, 只有一些以簡單浴廉稍為遮掩之浴間, 浴間雖說是獨立, 但有些都未必有足夠空間讓人在內更衣。 很多時候, 人都要在浴間內沐浴後, 沒有穿衣 (或以毛巾遮體), 便走回上面所說的更衣空間, 才穿衣服的! 如果要容許生理異性進入這種浴室, 我相信, 浴室的設計, 也要有徹底的改變! 在浴室的設計方面, 每一浴間, 可能要以實門上鎖關閉,從地板到天花, 而不是現時的只以一浴廉稍為遮掩! 另一方面, 在每一浴間內, 不單只要有足夠空間沐浴, 也要預足夠空間讓人可以在內更衣, 包括一個乾燥的空間, 擺放準備穿上的衣服! 這要花多多少空間, 或裝修/建設的費用, 而社會是否可以負擔這些成本, 可能根本未開始討論! 仍是這句: 香港的空間如此的昂貴, 這是不是社會所應付出的成本與代價?

關於廁所, 我想, 如果要讓異性進入, 可能首先男廁要取消「尿兜」的區域, 及要增加獨立的廁格, 這會額外增加很多空間的需要; 另一方面, 由於可能有異性進入, 一般人可能會在洗手盤之前, 整理衣衫及梳洗的做法, 也可能要改在廁格中進行了! 這樣, 所有廁格, 都必須要有鏡, 有洗手盤了! 這樣, 每一廁格的空間, 可能要大很多。仍是這句: 香港的空間如此的昂貴, 這是不是社會所應付出的成本與代價? 如果政府可以在公共洗手間支付這代價, 私人企業, 如小餐廳等, 又可不可以?

我們反而要問的是, 一個人, 是否真有其必要, 進入與其生理性別相反的性別私隱空間嗎? 一個男人, 真的有需要讓他進入女浴室、女廁、女更衣室嗎?

如果在每一場所, 社會為有特別需要者預備一個獨立間格, 豈不已可解決他們的需要嗎? 我相信, 只要性別混亂者能放棄一些不必要的執著, 大家以開放的態度討論, 雙方所遇到的問題, 其實是可以解決, 並不需要立法, 也可以兼顧有特殊需要者的需要, 而又不擾亂其他人的私隱與人權的。

不過, 如果他們一定要堅持社會所有人, 一定要違反自己良心, 承認他們是他們自己所認定的非原生性別, 那就根本很難有建設性的討論, 更遑論解決方法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