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反對設立性別承認制度〉一文

2017/7/21 — 23:44

【文:不妙花生】

首先多謝關注組於另文對本花生的高度讚揚,為表謝意今日就拋磚引玉回覆一下諸位文章。

廣告

(一)

1. 侵害良心自由

廣告

某些精神病人出現了妄想,與性別不安朋友認定自己是某種性別情況不同,醫學上有明顯區別,不能混為一談,不信大可諮詢貴會友人康貴華醫生。性別不安的情況確實存在,亦不是諸位不認同就會突然消失。

至於所謂良心自由,雖受一眾公約所保障,但該項自由亦與其他自由一樣,不能無限延伸。你的自由不能折損他人的人權,或危險到他人的性命財產以至尊嚴。若一男士有性別不安的情況出現而認定自己是女性,若諸位要堅持說她是男性,這是不尊重她的性別認同,使她的尊嚴受損,心理傷害性有如在較為健碩的女士面前不斷稱呼「男人婆」一樣,至於會否構成性騷擾目前未有法例可援。而有禮貌的做法,是應先徴詢他人稱呼,又或在他人指正後,即時道歉並更正。商店及學校同理,若性別承認制度設立後,可參性別歧視條例。

而最重要的是,所謂性別不安,通常是對自己生理性別產生強烈不適感,若有任何人或機構執意要因性別認同而拒絕服務,則是強迫他們強烈不適地繼續扮演自己的生理性別,對心理健康構成損害。而健康和良心自由這兩方面孰輕孰重,相信有理智的人不難作出抉擇。

2. 侵害家長教育子女的自由

重申,任何自由包括教育自由,也不能無限延伸。無論是性別不安還是跨性別人士,本身也一直存在於社會當中,任何家長的小朋友,也可能在校園每日接觸。所以教導他們正確認知及尊重該等同學(或師長),防止做成因無知產生的不安,歧視和欺凌,是教育界應該正視的問題。因性別、性向、性別認同、跨性別等情況出現的歧視,難道現在社會上還不夠多?學習理論指出,大部份歧視也是學習得來的,所以要防微杜漸,也必先由教育做起。

至於老師應否在小學教授「一個人的性別是可以浮動和自己決定的」,若扣緊性別不安議題,老師不妨直接講出該方面的專家意見,再讓同學自行判斷。例如指出部份在青春期前出現性別不安的同學情況會隨成長消失,但少部份會越發產生不適感,而無論該等同學最終的情況如何,大家亦應尊重他們的性別認同。若同學發現自己出現性別不安情況,亦不應有所害怕,學校和教育署會有社工及駐校心理學家支援。有很多事,不是說課堂上不談及就不會出現,課堂談及,正正是讓同學能正視自己面對的情況,盡早尋求專家協助。

3. 影響按性別區分設施的使用者

今日所談的性別承認制度,即使不以手術劃界,要在社會上取得認定的性別認同仍需過五關斬六將,例如一連串的心理評估及生活觀察,其實並不容易。若性別不安人士能合法使用自己認定性別的設施,則可消除不適為自己帶來方便。至於是否「罔顧其他人的安全、私隱和尊嚴」,這點值得斟酌,因為出現該等感受,正正是性平教育不足的問題,以使他們未有正確認知性別不安者的情況。若政府能從公民教育著手,使港人能正確理解並認同他們的心理性別,令他們免受歧視,則此等感受根本不會出現。

4. 影響以性別區分的團體的運作

此情況並不是單純的打破性別界限,相反是讓性別不安人士融入其認同性別中,建立深厚情誼和獲得符合其心理性別特徵的服務。此舉並不會破壞這些團體的創辦宗旨,及在只輕微地影響其運作的情況下,分擔創建共融社會的義務。雖然在目前歧視條例中,該等團體多獲一定程度的豁免,但管理者亦應因時制宜,顧及性別不安者的權益,為他們開方便之門。

5. 變相承認同性婚姻

法庭已於W v Registrar of Marriages 一案中裁定變性人有權以變性後的性別結婚,而不是以其出生時的生理性別結婚,不述。真正的討論點應是若劃線較手術為寬,法庭又應否承認該等婚姻,本花生劃線位按本文第3點。

6. 沒有理由在法律上承認病態的心理

再重申,性別不安是對其生理性別產生強烈不適感,他的心理性別是真實的,所以與出現妄想徵狀的精神病人情況截然不同。留意用詞,為何棄用「性別認同障礙」而轉用「性別不安」,是因為性別不安能起部份的除病化效果,並且能更精確描述該等情況。而這個轉變,其實是直接否定了所謂「病態心理」的說法,心理性別的自我認同是正常的,病態位只在其要適應生理性別的強烈不安感。

(二)

1. 性別重置手術

生理性別能不能重置或者會有爭議,但性別又豈只局限於生理?性別同時亦是心理的,社會的,受思想和文明所建構。至於這些手術是否沒有任何好處?難道消除不適感不是?有性器官能享魚水之歡不是?若要數還有一堆,亦可以聽聽變性者的分享。當然,本花生亦同意手術或會對身體做成損害,而且部份不可逆,所以今日香港要進行性別重置手術,要經過漫長程序(詳見另文:性別不安的困境),權衡輕重後,再由事主決定。在有好有不好的情況下,諸位「不應鼓勵」的結論就不太容易成立了。

當然,本花生亦同意關注組一點,就是不人道。不是手術本身不人道,有風險有回報自由選擇非常人道;而是當前的性別承認機制下,事主必須先做手術才有機會受政府接納其認定性別,這種逼使他人危害生命以換取基本人權的做法不人道(甚至被長毛等朋友稱為酷刑)。故此,本花生促請政府重新檢討「性別認同制度」,將劃線放寬,令更多不認同和不願意做手術的性別不安的朋友,也可以享受到應有的基本人權。

2. 賀爾蒙的使用

對於未成年人使用賀爾蒙,本花生亦認同政府應作出規管(雖然目前大部份賀爾蒙藥已是受管制藥物)。至於兒童進行賀爾蒙療法有何副作用,目前醫學認知不深,主要參考其對成年人之負面影響。兒童應先由專家仔細評估情況,若平衡利害後仍有需要,方可進行。至於青少年人,既然目前研究指出部份人在青春期仍出現強烈性別不安的情況而未有隨成長消失,他們經專家鑑定及與家長相議,明白藥物副作用後,宜進行賀爾蒙療法抒緩不適感或以Hormone Blocker待其成年再行決定。

至於成年人,他們發育已大致完成,亦能為自己人生作決定。只需衡量賀爾蒙療法的好壞則可。目前醫學上為有需有人士(不限於性別不安,一堆症需要賀爾蒙)提供各種為身體「注入」賀爾蒙的療法,其安全性已有一定保障,在醫學上難以作出「對人身體是會構成嚴重的傷害」的宣稱,而此等療法對成年性別不安者的心理狀況的改善,亦已有數據證明,所以政府資助,無可口非。

小結:

在性別不安的困境一文中,筆者已呼籲各位讀者踴躍發表意見及密切關注各關注組、學會、組織等之動向。廣大市民應了解性別不安者所遭遇的困境並給予支持,關注組今日所言,只會將他們逼入更痛苦的絕境中,希望各位讀者能明辨是非,向各種落井下石的建議說不。

感謝各位。

 

作者簡介: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