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督教反同性戀的謬誤(上)

2017/6/28 — 17:51

資料圖片 l Ted Eytan @ flickr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資料圖片 l Ted Eytan @ flickr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文:任平生】

熱愛古典音響和攝影,喜歡探討哲學和宗教。離教者,著有《基督教降解》。

眾所周知主流基督教反對同性戀,普遍教會認為同性戀是非常嚴重的罪行,「不可同性戀」差不多已經成為聖經的第十一誡,這新添的第十一誡甚至比原有的十誡更重要,基督徒可以不遵行第四誡「當守安息日」的誡命,卻一定要堅守「不可同性戀」,否則天火焚城的故事很可能再現[註1] ,又或上帝以地震、海嘯等災難來懲罰世人。因此,對某些人來說,同性戀十分可怕,聽到「同性戀」三字就足以奪去他們耳朵的靈魂,聽到「肛交」二字就頓時感到地獄之火燒屁股的灼痛。故此,反對同性戀和同性婚姻就是教會的責任和使命,教會組成不同的反同團體,透過文字和社會行動去對抗同性戀運動,又左右政府的政策,力使同性戀者繼續邊緣化,得不到合理的保障。教會常以聖經、衛生、道德和人權四方面批判同性戀問題,本文就嘗試審視這四方面的批評是否合理。

廣告

有些教會認為同性戀是罪,而另外一些教會則認為同性戀不是罪,同性性行為才是罪,很多信徒都分不清兩者的分別,然而他們所引用的經文都是一樣的。為了方便討論,我們暫且假設聖經認為同性戀是罪。

教會反同的宗教理由

廣告

創世記記述了上帝創造人類始祖亞當和夏娃的故事,於是教會便說上帝創造了一男一女,不是多男多女,不是只有男或只有女,所以上帝創造了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亦只有這樣的制度才是正確和允許,同性婚姻當然是錯的。創世記確實說上帝只創造了一男一女,但不能推論出上帝創造了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第一,婚姻制度是社會的產物,是透過註冊、三書六禮、宣誓、婚書等等來確立的,但聖經並沒有記載亞當和夏娃有任何宣誓或婚姻儀式,那又何以見得上帝設立了婚姻制度呢?第二,上帝造多少人多少動物與婚姻根本無關,鴛鴦的習性是一夫一妻,即使上帝造一萬對鴛鴦,鴛鴦都是一夫一妻,不會變成多夫多妻。此外,上帝造一男一女是完全錯誤的,因為始祖的子女只能透過上帝所反對的亂倫來繁殖下一代。第三,舊約社會是一夫多妻的,上帝並沒有指責人多娶,十誡也沒有要求一夫一妻,新約聖經亦只要求教會領袖只有一個妻子[註2],不是普及的一夫一妻制。因此,現代教會認為上帝在創世之初已定立了一夫一妻是把現代價值套進聖經,魚目混珠。第四,若一夫一妻是上帝設立的家庭價值,那麼創世記1:28「上帝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上帝要人生養眾多也是重要的家庭價值,為何教會不說呢?基督教何時批評過拒絕生育的夫婦呢?教會解釋聖經不是斷章取義,只講自己喜歡的經文嗎?所以,基於上面的四點,教會引用創世記來講家庭價值,反對同性婚姻是完全不合理的。

聖經另一反對同性戀的重要經文是利未記18:22「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

利未記20 :13又說:

「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

如果我們從經文上來說,聖經反對同性戀是明顯的,但理由卻不充份的,因為可憎惡並不是構成罪惡的理由,露出鼻毛也令人感到憎惡,但露出鼻毛卻不是罪惡,只是不雅觀。信徒可能認為上帝感到憎惡就是很好的理由,但申命記22:5

「婦女不可穿戴男子所穿戴的、男子也不可穿婦女的衣服、因為這樣行都是耶和華你上帝所憎惡的。」

教會沒有根據這經文指責男扮女或女扮男的藝人,也不會指責衣著中性,甚至近乎男性的女行政人員,教會也容許長髮和戴耳環的男性。因此,教會選擇性地遵行聖經吩咐是明顯的,上帝憎惡的事物,教會也不一定憎惡,所以「上帝憎惡」並非決定某些行為的理由。

上面利未記20 :13的經文反對同性戀,對宗教群體也有規定,就是要把同性戀者治死。舊約社會用石頭把同性戀者打死,中古時代的教會燒死同性戀者,但現代大部份教會都不主張把同性戀者治死,教會甚至反對死刑,這不是很奇怪的事嗎?現代教會可以認為舊約的刑法過時,那麼家庭倫理的律例何嘗沒有時代性嗎?例如申命記就有規定強姦犯可以透過賠錢和娶被姦者來解決問題[註3] ;兄死若無後,弟要娶嫂留後[註4],現代教會當然不會遵守這樣的性倫理規則,因為教會認為這規定過時。那麼同性戀問題何嘗沒有時代性呢?古人缺乏知識,他們又怎知道有性傾向這回事呢?因此,雖然舊約聖經指出同性戀是罪,但理由不充份,條例的適切性亦存疑。事實上,舊約匪夷所思的律例比比皆是,例如行經婦女坐過的地方其他人不可坐[註5];龍蝦、鮑魚、長腳蟹、八爪魚、鰻魚不可吃[註6];要治死不聽話,貪食好酒的兒子[註7] ,無論是對現代人或古代人來說,這些律例都是難以說得通的。

舊約把同性戀者治死,是殘忍、不人道、不公不義的做法。反同人士宣稱可以透過輔導改變性傾向,但輔導過程也要經過好幾年,時間非常漫長,而且只少數人能夠由同性戀變成異性戀,另一部份人過著禁欲的生活,最後一部份人則失敗甚至患上抑鬱症,可見改變性傾向是非常困難的問題。因此,古人不問因由就說同性戀是罪,把把同性戀者治死,當然是錯誤的。古人無知,但上帝全知,沒有賜人智慧去改變同性戀者,給他們改變的機會就命令人把他們治死,這是仁愛的上帝應有的行為嗎?現代教會仍然無條件地接受這樣落伍的律例,不是非常不智嗎?那些嘗試接受輔導改變性傾向但失敗的人,是否仍然要受教會的指責,不得受洗加入教會呢?

舊約聖經沒有給出合理的反對同性戀的理由,但新約聖經則有較清晰的理由。

羅馬書1:26-27「因此上帝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

經文的意思就是同性戀是違反自然的事,所以應該禁止。教會反對同性戀,中世紀教會甚至把任何沒有生育目的的性行為,包括自慰,都視為違反自然的罪。但生物學家告訴我們有很多動物有同性性行為,這些都是自然界的事,是屬於自然的。因此,同性性行為並非違反自然,而是自然的一部份。相反,在高度科學代化的人類社會,違反自然的行為往往被社會接受,例如換腎、安裝心臟起搏器、避孕、穿耳等等。因此,用違反自然來反對同性戀是不堪一擊的理由。再者,從倫理學的角度來看,實然和應然是兩回事,自然界現象如何不等於人類行為應當如何,用違反自然來否定同性戀是犯了不相干的謬誤。

或許有人認為逆性是指抗拒上帝創造的秩序,但上帝創造的大自然往往包含了例外和混亂,並非所有都是有秩序,動物界的同性戀現象是一種例外;有人天生有女性的生殖器官但染色體卻是男性,也是一種例外;暴風雨帶來破壞和混亂,聖經所說的上帝創造秩序是把大自然簡化和理想化。還有,同性戀者順著他們的性傾向去愛同性,是順性行為,並非逆性,也不是故意去抗拒上帝創造的秩序。相反,異性戀者選擇過同性戀生活才是逆性,才應當受指責。所以,抗拒上帝創造的秩序並不是反對同性戀的合理理由。

教會常常把同性戀等同於淫亂和縱慾,因為每當聖經提及同性戀的時候,經文的前後也提及各種淫亂和縱慾的行為,因此同性戀就等同於淫亂和縱慾。現代研究發現,同性戀其中一種的成因是童年受到性侵犯或虐待[註8],即是這類同性戀者是受害者,他們的童年創傷引至他們變成同性戀者,他們不是生性淫亂或喜歡縱慾,變成同性變也不是他們的意願,他們是應當被同情和憐憫的一群,但在聖經教義下,他們卻變成一群特殊的罪人,他們會犯異性戀者一生都不會犯的罪,他們會被站在道德高地的異性戀基督徒指責為淫亂和縱慾。同性戀者和異性戀者都有淫亂和縱慾情況,或許有統計資料顯示同性戀者平均的性伴侶數目比異性戀者高,但沒有資料顯示所有同性戀者都會濫交的,同性性傾向本身並非淫亂和縱慾,聖經把同性戀者等同淫亂和縱慾就是一種偏見,教會把沒有亂搞性關係的同性戀者也一起指責就是歧視。一個人做了不適當的行為而對他有不利的對待不屬於歧視,歧視是在於僅僅對方是某種身份,就對對方作出不利的對待,這就是歧視,教會單以對方是同性戀者就指責人,要對方悔改,不改變性傾向就不能受洗,就是歧視。

總括來說,聖經反對同性戀,但理由並不充份。教會卻擁抱這種價值,並視之為真理,從宗教自由角度來看,教會和信徒當然有權這樣選擇他們的信仰,但當涉及公共事務時,教會的宗教理由就難以服眾,而且也為了避免被人指責把自己的宗教強加於別人身上,於是教會往往以其他理由來反對同性戀。

教會反同的衛生健康理由

教會反對同性戀的非宗教理由之一是衛生健康理由,例如男同性戀者肛交傷害身體,同性戀者濫交嚴重容易傳播愛滋病。歧視和不公正往往連在一起,一班學生犯錯,如果老師只抽出當中的基督徒學生來責罵和處罰,其他人就輕輕放過,就有理由相信老師歧視基督徒。如果情況多次重複,就更肯定老師歧視基督徒。反同團體的反同理由往往就像那個老師:

肛交,同性異性都有,但就不斷攻擊同性戀者;

愛滋病,同性異性都有,但就不斷攻擊同性戀者;

濫交,同性異性都有,異性戀更廣泛,但就不斷攻擊同性戀者。

不生育,同性異性都有,但就不斷攻擊同性戀者;

總之,有錯就要指責同性戀者,而不是指責所有相關的人,這當然是歧視和不公正。事實上,同性戀者只佔人口的3-5%,異性戀者的婚外情、包二奶、濫交、性騷擾、上色情網站、離婚等問題,何止3-5%,超過50%也不為奇,誰的問題更嚴重呢?教會花在反同和異性戀問題上的人力物力金錢成比例嗎?教會刻意針對同性戀者是很明顯的。如果濫交肛交是反同的理由,那麼不濫交、不肛交的同性戀者又是否應該得到持平的對待呢?反同人士的回答是,他們不相信有不濫交的同性戀者!關啟文博士就認為同運人士的「模範」配偶就像煙草商找吸煙而長壽的人宣傳吸煙不影響健康一樣誤導人[註9]。他的意思是同性戀者全部都會濫交的,這種沒有根據的反駁當然是不客觀不公正。為甚麼要迴避有不濫交、不肛交的同性戀者的事實呢?因為只要承認有這些同性戀者,就很難不給予他們合理的法律保障,從而其他濫交的同性戀者也受到保障。為了打擊壞人,就連好人也不放過,這是公正的行為嗎?反同人士非旦否認有不濫交、不肛交的同性戀者,也不相信愛滋病可以有完全被治愈的一天。如果愛滋病像梅毒一樣可以完全被治愈,同性戀就再不是那麼可怕,對反同者來說卻是有如末日一樣可怕,因為少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反同理由。

同性戀者的精神建康問題同樣受到基督教反同人士的攻擊,他們指出同性戀者患精神病、情緒病、自殺比一般人高,濫用藥物、酗酒、暴力情況比一般人嚴重[註10] 。如果同性戀者因濫交染上性病,這是自作自受,批評他們的濫交行為也是恰當的。但批評同性戀者的精神建康問題恰當嗎?出現精神建康問題是自作自受的結果嗎?關博士說「同性戀者的精神問題成因當然很複雜,還須作更多的研究,但同性戀生活方式本身的內在風險會否也是一個原因呢?」[註11],既然要多作研究才可有可靠的結論,那又何必跟著暗示同性戀生活方式與精神健康問題有關係呢?關博士在較前的地方有指出荷蘭有研究顯示年青的比年長的有更強自殺傾向[註12],難道年青的比年長的生活方式更糜爛,所以有更強的自殺傾向?同性戀者的精神問題成因未清楚,卻以表面現象來反對同性戀,甚至直接指同性戀行為引致的[註13],不是抹黑又會是甚麼?是關心和憐憫有情緒病的人還是在歧視病人呢?

 

註:

[1] 創世記18:20-19:25記載上帝用天火毀滅所多瑪和蛾摩拉兩座城,教會的傳統理解是這兩座城的毀滅主要是因為他們廣泛地有同性戀。

[2] 提摩太前書3:2 「作監督的、必須無可指責、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有節制、自守、端正、樂意接待遠人、善於教導」

提摩太前書3:12「執事只要作一個婦人的丈夫、好好管理兒女和自己的家。」

[3] 申命記22:28-29「若有男子遇見沒有許配人的處女、抓住他與他行淫、被人看見、這男子就要拿五十舍客勒銀子、給女子的父親、因他玷污了這女子、就要娶他為妻、終身不可休他。」

[4] 申命記25:5-6「弟兄同居、若死了一個沒有兒子、死人的妻不可出嫁外人、他丈夫的兄弟當盡弟兄的本分娶他為妻、與他同房。婦人生的長子必歸死兄的名下、免得他的名在以色列中塗抹了。」

[5] 利未記15:19-23「女人行經、必污穢七天.凡摸他的、必不潔淨到晚上。女人在污穢之中、凡他所躺的物件、都為不潔淨.所坐的物件、也都不潔淨。凡摸他床的、必不潔淨到晚上、並要洗衣服、用水洗澡。凡摸他所坐甚麼物件的、必不潔淨到晚上.並要洗衣服、用水洗澡。在女人的床上、或在他坐的物上、若有別的物件、人一摸了、必不潔淨到晚上。」

[6] 利未記11:10-11「凡在海裏、河裏、並一切水裏游動的活物、無翅無鱗的、你們都當以為可憎.這些無翅無鱗以為可憎的、你們不可喫他的肉、死的也當以為可憎。」

[7] 申命記21:18-21「人若有頑梗悖逆的兒子、不聽從父母的話、他們雖懲治他、他仍不聽從。父母就要抓住他、將他帶到本地的城門、本城的長老那裏.對長老說、我們這兒子頑梗悖逆、不聽從我們的話、是貪食好酒的人。本城的眾人就要用石頭將他打死.這樣就把那惡從你們中間除掉.以色列眾人都要聽見害怕。」

[8] 洪子雲,《同性戀全面睇》,頁9

[9] 關啟文,《同性與變性》,頁47

[10] 康貴華等著,《平權?霸權?審視同性戀議題》,頁84-92

[11] 關啟文,《同性與變性》,頁67

[12] 關啟文,《同性與變性》,頁65

[13] 洪子雲,《同性戀全面睇》,頁1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