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督教反同性戀的謬誤 (下)

2017/6/30 — 18:55

2017年中美國D.C. Pride 2017行動中的設置 l 資料圖片 l Ted Eytan@flickr—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2017年中美國D.C. Pride 2017行動中的設置 l 資料圖片 l Ted [email protected] 2.0 Generic (CC BY-SA 2.0)

【文:任平生】

上文講了基督教反對同性戀在宗教上和和衛生建健康上的理由,現在探討教會反同的道德和人權的理由。

廣告

教會反同的道德理由

醫藥科技進步,某衛生健康問題自然會減輕,甚至會消除,衛生健康只是一種技術問題,所以不是反同有力的論證。反對一種行最有力的論據是指出它違反道德,只要是違反道德,就無關科技進步,任何時間都應當禁止同性戀。有些反同人士要求同性戀者證明同性戀是合乎道德的,否則就應當禁止。這樣的要求有兩個不合理的地方,第一,有些行為與道德無關的,例如用左手寫字或右手寫字都不涉及善惡問題,我們不可能證明用左手寫字合乎道德才准許用左手寫字。對於同性戀者來說,同性戀就如左撇子一樣,沒所謂道德不道德。第二,既然反同人士不斷指控同性戀者,不是應該由反同人士提出理據嗎?特別是在反同人士眼中同性戀者是道德低落的一群,所以由反同人士拿起他們的道德明燈,照亮同性戀者昏暗的良知不是最合適嗎?

廣告

很多同性戀者認為同性性行為沒有問題,因為沒有傷害他人。反同者反駁,沒有傷害他人不一定是道德,例如丈夫背著妻子召妓,妻子不知道,妻子自然沒有受傷害,但丈夫明顯是不道德的,因為他違反了對妻子忠誠的承諾。然而,在同性戀的問題上,認為同性戀沒有傷害他人但仍然是不道德,理由又是甚麼呢?如果說不出道德上的理由,為何反同者堅持同性戀是不道德呢?關啟文博士在《同性與變性》花了很多篇幅反駁傷害原則如何不充份,卻沒有說出同性戀沒有傷害他人但仍然是不道德的理由又是甚麼,他認為需要從宗教倫理來看同性戀[註14]。或許,同性戀者和易服人士一樣,他們只是違反落後的傳統習俗、風俗和過時的宗教條例,而不是違反道德。而基督教倫理是否可以處理人間倫理問題倒是個疑問,因為基督教所說的罪,並非指違反道德的行為,而是指違反上帝旨意的行為,這就意味著遵守道德律和遵行上帝的旨意是兩回事,創世記第22章記載上帝叫亞伯拉罕獻子的故事就是好例子,亞伯拉罕透過信心的跳躍,跨過不安的良心,便可安然殺子獻給上帝,亞伯拉罕受到上帝的讚許是因為他服從上帝的旨意而不服從道德律。還有,前面提及的舊約強姦律例也有時代性和錯誤的地方,明顯不比世俗倫理強。更重要是歷史上的宗教戰爭,信徒只要覺得是上帝的感召,並有聖經的指引,便可放下理性,把自己絕對化,殺人也可以變得神聖。壞人做壞事不會覺得自己對,但宗教徒有聖經為依據,做壞事也變得天經地義。因此,宗教倫理的絕對性是壞事多於好事,破壞多於建設。

余達心牧師在一篇《道德霸權?信仰的公共意義》[註15]的文章說:「我們不妨用康德的道德原理對同性戀的選擇作檢驗:假若你宣稱你的行為是道德的話,那你應該願意讓這行為成為放諸四海而準的普遍法則…同性戀行為假若是道德的話,那同性戀者應願意讓這行為放諸四海成為普世法則。也就是說,他們自己躬行同性戀,便應該不反對所有人都如此行,也要預備接受所有人如此行的可能。然而,當所有人都選擇躬行同性戀時,生命便不能延續,社會也全面崩潰。以這樣的道德理性的思考,同性戀行為是不可能放諸四海而依然保障社會共同的福祉(common good)。」

余牧師的問題在於「當所有人都選擇躬行同性戀」,一般人都有經驗過憎恨與寬恕、貪心與不貪心、讓座與不讓座等等的道德抉擇,但我們有面對過選擇異性或同性的問題嗎?有為過這事煩惱嗎?還是我們根本沒有經過抉擇的過程,自自然然就已經喜歡異性呢?是否我們刻意選擇,就能躬行同性戀呢?既然人的性傾向並非選擇得來,那麼那個康德論證還有效嗎?憑甚麼說異性戀比同性戀有道德呢?余牧師的論證並沒有考慮到同性戀者的特殊處境和他們面對的困難,沒有聆聽他們的故事,把人喜歡異性這種一般性蓋過了特殊性。同性戀者明顯有著一些限制,以致未能表現出理想人類的一般性,不能自自然然地喜歡異性,這就是他們的特殊性。然而,同性戀仍有愛的能力,倘若在同性婚姻中,不以對方為洩慾工具,卻尊重和愛護對方,以對方為目的,在他們自身的限制下能夠發揮最大的愛,不是值得接納他們嗎?而且,體諒別人的限制,給予支援,不是社會應該共同追求的公共價值嗎?

性傾向是構成同性戀者性格,甚至是人格一部份,要逆轉同性戀者成為異性戀者非常困難,西方社會曾經發明各種方法來改變同性戀者,例如長期注射雌激素、閹割、電擊、切除腦組織等等,十分殘忍,造成身體永久的傷害,現今已禁止這些方法。現代社會則嘗試以輔導來逆轉同性戀者,但成功率仍低,Jones & Yarhouse (2007) 的研究,只有15%有清楚改變[註16]。若同性戀者選擇嘗試接受輔導,這是可以的,但旁人不應亦無權期望所有同性戀者都要這樣做,因為要付出幾年的時間和金錢,又有其他風險(例如輔導方法錯誤有可能引發情緒病),而且不一定逆轉成功。若認為他們過禁欲的生活才是正常,禁欲也好過同性戀,那是不人道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常人也不希望自己過禁欲的生活,怎能期望別人這樣做呢?因著同性戀者的限制,為何我們不以「等者等之,不等者不等之」的原則對待他們,接納同性婚姻,給他們一個合法的社會地位呢?

婚姻目的也是批評同性婚姻的重要理由。傳宗接代是舊社會主張的婚姻目的,而且要生男丁,但現代家庭,婚姻生活才是最重要,生兒育女是次要的事,很多夫婦,包括基督徒夫婦,寧可養狗也不打算生育。創世記1:28雖有上帝要人生養眾多遍滿地面的講法,但教會不會教導信徒遵行這教訓;婚禮的講道亦只強調夫婦相愛之道,不會提點新人以生育為念,甚至主婚的牧師也不生孩子;婚姻誓詞亦只涉及忠貞與愛護對方,並無提及生育是夫妻的責任。生育是婚姻目的只有在反對同性婚姻時教會才提出,余達心牧師在《道德霸權?信仰的公共意義》的文章說:「然而,人若以性愛自身的快感及心靈的滿足為終極的價值,而否定了生育的重要性,性愛整全的意義便受到虧損,而其應有的「給予生命」的潛能便遭到窒礙,而人透過性愛而可以得到的完滿也受到窒礙。…同性戀卻原則性地堵塞了生育的大門,因為兩位同性戀者的媾合是不可能孕育出生命的。…同性戀的生活方式對社會最大的衝擊乃在於它將婚姻、家庭的本質徹底地改變了。…同性戀將這種「給予生命的愛」堵住了。」

同性戀者堵塞了生育的大門,但當異性夫婦決定不生育,用盡方法避孕,包括結扎手術,夫婦在動機上和事實上不是同樣排斥生育的潛能,堵塞了生育的大門嗎?是否「原則性地」堵塞了生育的大門,還有多大意義呢?因此,同樣是不會生育的性行為,不論異性夫婦或同性戀者,都應受到當一視同仁的對待。另一方面,如果同性性傾向並非是同性戀者希望得到的東西,那麼同性戀者為何要為堵塞生育的大門負責任呢?十六至十八世紀,婦女在教會內的地位低微,不能參與教會的詩班,於是教會選用閹人歌手來唱女高音,閹人歌手都是堵塞了生育大門的,不知是誰應該為這些人負責呢?

余牧師認為同性戀的生活方式徹底地改變了婚姻、家庭的本質,然而人類的婚姻、家庭觀念在歷史上是不斷改變的,其中有些對當時的社會來說同樣是翻天覆地,改變了的婚姻、家庭的本質,盲婚啞嫁變成自由戀愛,父母對子女婚姻的權力徹底失去;一夫多妻變成一夫一妻,丈夫的權力被剝奪;大家庭制度瓦解變成小家庭,家不成家;女人要生男繼成香燈變成生女也沒有所謂,甚至不生也可以,婚姻不是為了傳宗接代;狗是用來守門口的,甚至是用來吃的,現在變成寵物,生養死葬,狗變成家庭成員,改變了家庭的觀念;家庭的男女角色由男主外女主內變成共同分擔責任,男女概念完全被扭曲;女人喪夫不需守節,可以改嫁,妻子的貞節觀念蕩然無存,道德沒淪亡;基督教禁止燒香祭祖和拆神主牌,嚴重衝擊傳統宗族觀念,為中國家庭帶來衝突[註17]。同性婚姻的出現確實帶來家庭觀念上的改變,然而同性婚姻並非把現在的異性戀家庭瓦解,它不是容許包二奶,也不是叫異性戀家庭離婚,另立同性戀家庭,而是關注社會上長期被排斥和歧視的一群,給予他們一些保障,與接受亂倫和3P等行為完全是兩回事,同性婚姻對異性戀家庭實際的沖擊,遠遠不及上述各種婚姻、家庭的改變,那又何需視同性婚姻為洪水猛獸呢?

教會指如果相愛就可以結婚必然引致亂倫、三人四人婚姻、人獸婚姻等等不倫婚姻。可是,婚姻是由很多條件所組成的,相愛、忠誠、互相照顧、適婚年齡、性格、經濟能力、宗教信仰、家庭背景等等都是考慮因素,有些因素比較重要,有些比較次要,但當人強調「相愛」的因素時並非排斥其他因素,正如教會主張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婚姻,並非認為結婚可以不相愛、兄妹結婚都可以。其實,接受同性婚姻並不能推論出要接受其他形式的婚姻:

亂倫:世上有「近親性傾向」這回事,使得他們不得不選擇近親結婚嗎?

三人四人婚姻:婚姻中的忠誠如何得到保證?

人獸婚姻:動物如何宣誓對對方忠誠?又如何照顧對方?

所以,教會批評「相愛論」是打稻草人,亦是雙重標準,自己強調某個婚姻元素就是完美無缺,別人強調某個婚姻元素就會引起社會混亂。

教會反同的人權理由

倫理學上並未能指出同性戀犯了甚麼道德上的錯誤,同性戀只是違反落後的傳統習俗、風俗和過時的宗教條例,而不是違反道德。於是,一些有教會背景的反同組織試圖從人權角度來反同,例如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電影《美女與野獸》上映前,導演說影片中有同性戀傾向角色。於是,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便到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抗議,要求禁影,或把電影列為三級[註18]。反同組織當然有言論自由抗議迪士尼把電影加入同性戀元素,但電影也未看過就認為電影嚴重色情不雅,要求禁影,未看先判,關注組的人權、法治意識何在呢?這亦是一種實實在在的歧視行為,因為歧視就在於僅僅對方是某種身份,就對對方作出不利的對待,這就是歧視,他們要求禁影不是因為清楚指出電影有裸露性交鏡頭,而是因為聽聞有同性戀傾向角色,這當然是歧視同性戀者!人若缺乏人權法治的意識,又怎會帶來社會公義呢?

關注組反對《美女與野獸》的另一理由是侵害了家長的教育權[註19],他們引用國際人權公約第18.4條[註20]說:「如果有人在兒童的父母不願意的情況下,或在兒童的父母不知情下,向兒童灌輸了一些父母所不認同的道德觀念或宗教觀念,即已構成侵害他人的人權。」,如果是這樣,那麼當我的子女在網上看到關注組對同性戀的各種違反我道德觀的言論,關注組又是否侵害了我的教育權呢?關注組的指控是完全違反常識的,因為家長有權不帶兒童看這電影,這又何來侵害人權呢?還有,即使看到不認同的鏡頭,難道家長會突然失去管教能力,不能作聲教導自己的子女嗎?正常的父母都會在看到不雅用語或鏡頭時,也會即時行使他們的教育權利,教導自己的子女,怎會侵害了家長的教育權呢?這樣明顯的錯誤理由,即使中學生也不會相信。

在同性婚姻問題上,明光社就引用國際人權公約來反對同性婚姻[註21],他們認為公約第23條「1. 家庭是天然的和基本的社會單元,並應受社會和國家的保護。……3. 只有經男女雙方的自由的和完全的同意,才能締婚。」,就表示婚姻是男女之間的結合,而非男男或女女的婚姻。而第1項指出家庭是天然/自然(natural)的社會單元,應是指男女身體的構造有自然的配對,自然地產生後代。然而,公約第23.3條並非旨在規定婚姻的男女結合,而是反對盲婚啞嫁,指出當事人有自由選擇配偶的權利,這條款對同性婚姻是沒有任何規定,也沒有表達反對。而第1項,英文是“The family is the natural and fundamental group unit of society and is entitled to protection by society and the State.”。Natural 一字在牛津詞典裡除了解作「天然的」外,還解為 normal; as you would expect,即是「正常的;意料之中的」,例如 She was the natural choice for the job. 就與天然無關。公約中的 natural 解為「正常的;意料之中的」更為恰當,因為家庭與婚姻沒有必然關係,例如自梳女金蘭結義,相依為命,就是沒有婚姻關係的家庭,這類家庭或相似情況的家庭同受公約保護。所以,反同組織引用公約第23條來反對同性婚姻是扭曲公約的意思,反對理由不成立。

另外一個反同的理由是「宗教/良心自由」,如果社會通過同性婚姻或性傾向歧視法,一些人就要被迫接受一些他們不認同的價值,即是侵害了別人的「宗教/良心自由」。但一個社會更改任何法例都會有人贊成,又有另一些人反對,例如勞工法例通常都會有很多爭論,影響也很深,不是增加僱主成本就是影響僱員生計,法例是否通過都會有人不滿,為何不同意就把問題上綱上線,變成違反人權呢?如果社會通過同性婚姻或性傾向歧視法是對宗影響別人的宗教/良心自由,那麼現在沒有相關法例,贊成同性婚姻或贊成性傾向歧視法的人的宗教/良心自由和一些實際權利沒受影響嗎?為何反同人士的權利比其他人更優先呢?

反同人士常常舉基督徒開辦的亞設餅店要為客人寫上「支持同性婚姻」蛋糕牌為侵害宗教良心的例子。餅店為客人代寫字句,例如”Emma I love you”,並非代表店主意思,如果是,生意反而做不成,店主甚至可能會被人打。因此,為客人寫上「支持同性婚姻」又怎會侵害了店主的宗教良心呢?而且,聖經有禁止寫上這樣字句的律例嗎?寫了會下地獄嗎?如果連經文也講不出來,又怎能說服人你的宗教良心真的被侵害呢?

另一例子是基督徒攝影師要為同性戀者影婚照,反同者辯稱基督徒攝影師是帶著祝福來為新人拍照的,要為同性婚姻拍照就是侵害宗教良心。但是攝影行規和聖經都沒有要求攝影師帶著祝福來為新人拍照,虛構的東西又怎可以成為指責他人侵害宗教良心的理由呢?反同人士把「宗教/良心自由」視為上方寶劍,只要他們不同意,就可拒絕服務他人,終有一日,基督徒醫生有權拒絕為同性戀者、和尚、妓女治病,基督徒官員可以拒絕撥地給道教佛教團體辦學校和建醫院;基督徒燒味店主可以拒絕賣燒豬給人拜神。其實聖經不難找到歧視女性[註22]、歧視殘疾[註23]、排斥異教的經文,故步自封的信徒只要堅持相信聖經所有教訓,並且拒絕包容,那麼就只會為社會帶來無窮的衝突和破壞。

有調查顯示學校的性傾向歧視是存在的[註24],教會學校應當如何保障同性戀學生的權益呢?同性戀者一般佔人口的3-5%,一間一千人的學校就大概有30-50個學生是同性戀者,一百間教會學校就有幾千同性戀學生,學校強調同性戀是罪肯定對這幾千個學生帶來不必要的壓力和內疚,造成心理和性格的傷害。學校教導學生不可濫交和解釋肛交的害處沒有問題,但說有同性性傾向也是罪就有問題。在保障學生和宗教自由的決擇中,教會學校憑甚麼說你們成人的宗教自由比保障學生心智的權利更優先呢?兒童進入學校,首要是要接受教育還是接受宗教呢?教會學校有甚麼權把自己的宗教律例強加在非信徒學生身上呢?事實上,真有同性戀學生不堪教會學校壓力而退學,可惜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卻認為是學生堅持退學,學校沒有做錯[註25] 。是否學生自己選擇了同性性傾向事以致他要承受這麼大的學校壓力,最後甚至要退學呢?學校造成的壓力,學校沒有責任嗎?學生的良心自由不是受到侵害嗎?無辜學生受到很大的精神壓力而退學,關注組竟然認為學生權利沒有受到侵害,沒有受歧視,關注組真有袁木的誠實。學校是教學地方,不是傳教地方,教堂才是傳教地方,政府撥地撥錢給辦學團體是辦學,不是傳教,假如教會學校本末倒置,把傳教變成首要目的,公器私用,為了宗教,犧牲學生也在所不計,就是侵害了學生的權利,也是侵害了納稅人的權利,這樣的教會學校不仁不義。高舉人權的反同組織有為學生和納稅人的權利被侵害說過半句公道的說話嗎?沒有,因為他們是以人權為口號的反同組織,而不是關心人權的組織。

反同組織高舉人權而做出反人權的事並不罕見,他們常把聯合國人權公約掛在嘴邊,但國際人權組織每年的年報提及世界各地對LGBT的歧視,他們視若無睹;人權公約沒有禁止同婚姻,他們卻扭曲公約說同性婚姻不是人權,不應該給予;當聯合國要求香港為性傾向歧視立法,他們卻大力反對,連咨詢也反對。他們說的國際人權公約,其實是自創的國際反同人權公約,人權只屬於反同者,即使學生的權利也可犧牲,試問公義何在?人權何在?

總結

聖經有明確反對同性戀的經文,但我們無法認同聖經把同性戀處死的做法,也不認為反對的同性戀的命令是適合現代社會的,因為聖經年代不知道有性傾向這回事,違反自然也不是合理的反同理由。在衛生健康方面,濫交、肛交當然有健康上的風險,但不是反同的理由,因為異性戀者也有這些行為,更重要是我們不應排斥那些不濫交不肛交的同性戀者。在道德方面,教會無法指出同性戀的道德錯誤是甚麼;生育不是婚姻的目的,因此同性婚姻不能生育不是反對理由。社會不接納同性戀是因為過時的傳統習俗和落後的宗教信條,不是道德上有問題。在人權方面,反同組織常常扭曲公約和人權的意思,魚目混珠,指鹿為馬,毫無道理,對實際侵害學生權利的例子卻視若無睹。總括而言,教會反對同性婚姻的理由是沒有說服力的,反而他們的所謂正義行動正正是歧視和傷害同性戀者。

無論是異性戀或同性戀,我們都不認為濫交和縱慾是恰當的行為,但我們必須體諒同性戀者的限制,和他們面對的社會壓力,社會應當給予他們一定的支援,接納他們,給予他們恰當的合法權益和地位,包括同性婚姻,保障他們,特別是要予同性戀學生更多的關顧,與他們同走一段迷惘和困難的路,老師和辦學團體有不可推辭的責任。

本人雖是離教者,但總難忘記耶穌偉大的地方,當眾人追隨舊約「分別為聖」的道理時,耶穌就去接觸那些被聖經視為不潔不可接觸的人,殘缺的、有病的、死了的、有罪的;他又違反舊約的命令在安息日治病(教會常常誤導信徒,說成是法利賽人的規條,但十誡明明寫著安息日「無論何工都不可作」),這都反映出耶穌宗教改革和批判的精神,對於那些缺乏人性,不切實際的律例都加以否定。基督道成肉身,進入人間,感受世人的困苦,同時背負世人的十字架。信徒應多加思考和深入了解同性戀的處境,同時檢視信仰,彷效基督,進入他人的世界,感受同性戀者的困苦。這並不是要所有人認同他們,而是希望反對他們也應帶著慈悲看待他們,並且提出較客觀的理由,而不是用謬誤與偏見來批判他們。

 

註(續上篇):

[14] 關啟文,《同性與變性》,頁90

[15

[16] 關啟文,《同性與變性》,頁33

[17] 任平生,《基督教降解》,頁133

[18]

[19

[20]

[21

[22] 提摩太前書2:12-13「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他轄管男人、只要沉靜。因為先造的是亞當、後造的是夏娃。」

[23] 利未記21:17-20「你告訴亞倫說、你世世代代的後裔、凡有殘疾的、都不可近前來獻他上帝的食物.因為凡有殘疾的、無論是瞎眼的、瘸腿的、塌鼻子的、肢體有餘的、折腳折手的、駝背的、矮矬的、眼睛有毛病的、長癬的、長疥的、或是損壞腎子的、都不可近前來。」

[24] ;另看

[25] ;另看

 

 

 

 

作者自我簡介:熱愛古典音響和攝影,喜歡探討哲學和宗教。離教者,著有《基督教降解》。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