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在立法會推動同志平權?從7月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討論「性別承認法」說起

2017/8/30 — 18:58

【文:李德雄、楊嘉瑋】

如何在議會推動同志平權?相信這是很多人都想知道的問題,2012年何秀蘭議員提出的「同志平權」議案辯論,相信大家仍然記得。不過,除了逢星期三召開的立法會大會外,其實立法會的法案委員會和各大事務委員會間中都有討論到不同的同志議案。

而上月中,立法會的司法及法律委員會就討論到性別承認法的諮詢文件。先用一點篇幅解釋何謂性別承認法。性別承認法旨在設立一個法律制度,以正式承認跨性別人士自我認同的性別。雖然大眾未必察覺,但法律處處都觸及一個人的性別身份:身份證上的性別註記、警察搜身時該由哪個性別的警員負責、進入公共廁所及更衣室的權利等等。性別承認法能夠為跨性別人士提供一個清晰的法律地位,亦是社會對他們的權利的一個肯定。

廣告

性別承認法除了立法與否之外,另外一個爭議點就是跨性別人士要得到性別承認的門檻應有多高,而方向大概有三個。最保守的方向就是只有完成整套俗稱「變性手術」的性別重置手術,方可給予法律上的承認。現時全套變性手術程序包括切除及重建兩部分,假設是女變男的話,必須切除子宮外,更需要重建人工的陰莖,方能獲醫生發出證明,向入境處申請轉換身份證上的性別。第二個方向則為香港終審法院建議政府參考的「英國模式」,由專家小組決定某人是否符合性別承認的資格,而該人必須被診斷患上性別不安、有兩年以上以另一性別生活的經驗等等。最後一個方向則可稱為「性別自決」,跨性別人士無需符合任何醫學條件,只需要向當局登記即可改變法律上的性別,此做法可見於丹麥、荷蘭、阿根廷等地。

而司法及法律委員會的職責是「監察及研究與司法及法律事務有關的政策事宜,包括有關官員及部門在推行上述工作方面的效能」,不幸的是,大部分事務委員會都由建制派掌控,只有少部分由民主派擔任主席,而司法及法律委員會的主席,正正是同志朋友都耳熟能詳的梁美芬議員。而且,這些事務委員會權力有限,只能通過質詢政府官員及提出無約束力動議顯示議員對議題的立場和態度。

廣告

在這次的會議中,政府一方出席的代表是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秘書顏倩華以及小組成員張達明,而議員方面發言的只是幾位,其中有周浩鼎、陳志全、楊岳橋、張超雄、梁美芬,其實這幾位議員都時常就性小眾事務發言,不過從他們的發言中也可以看到他們對性別承認法的取態。

支持訂立性別承認法的是陳志全、楊岳橋、張超雄這三位。陳志全發言開初已提到報告經多次拖延才出版,並質疑報告並未有立法的時間表,很多跨性別的朋友根本無法等待到立法的一日已經發生悲劇,亦未有提到任何短中長期的措施解決現時跨性別日常面對的問題。楊岳橋在16年已在立法會大會中提出質詢,要求政府交代性別承認法的進度,這2年亦有擔任同志遊行的大使及性文化節的主禮嘉賓,楊岳橋的發言主要針對法律面向,認為要考慮的不只是與W小姐案案主相同男跨女且完成變性手術者的權益,還有不適合及不需要進行變性手術者的權益。工黨一直關心性小眾權益,而屬於工黨的張超雄同樣關心性小眾議題,張超雄明白工作小組的成員都是義工,未必有太多時間處理不同議題,但諮詢文件不夠具體,亦未有立法的時間表,在這個問題上政府可謂責無旁貸。

反對訂立性別承認法則是周浩鼎和梁美芬,兩位都以反對同志議題聞名。其中周浩鼎雖身兼平機會委員,但仍然多次反對平機會支持同志及反對多項促使LGBT平等的議題,在性別承認法一事上,周浩鼎應為應該從嚴處理,只有進行全套變性手術者方能更改身份證明文件的性別,並主張以行政措施取代立法處理性別承認議題。梁美芬同樣以反同志議題聞名,她在發言時為政府護航,認為政府在婚姻條例修訂時已有為跨性別進行工作,並提到自己看到外國新聞,有人未有進行手術,自認為自己是另一性別就走進另一性別的廁所,產生了尷尬和矛盾,她認為政府未有考慮這點。

儘管這些會議未必如立法會大會有立法的權力,也缺乏媒體的關注,但這些不同的委員會仍然讓議員有機會就較小的議題直接向政府進行質詢及較深入的討論,所以仍是一個戰場。遺憾的是,幾位性小眾友善議員被DQ後,議會親性小眾的盟友又少了幾位,讓我們的戰力大減,希望大家持續關注DQ案的進展和補選時侯選人對性小眾議題的立場,讓議會繼續擁有支持性小眾權益的盟友,以更強姿態挑戰保守的政府。

另看:

 

同志議政 — 剖析與同志、性別等等相關的政治、法律與政策議題,期望達致一個自由平等的社會。專欄主要作者簡介:李德雄,前大專同志行動外務副主席,現時主力參與香港同志運動歷史研究計劃及平權法案工作室的工作。楊嘉瑋,曾參與多個香港同志組織的法律及政策倡議工作,大專同志行動第一屆幹事,現為平權法案工作室成員。

g點電視製圖

g點電視製圖

g點電視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