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我是男人,你會說我是搖滾巨星」Lady Gaga 一句話揭露性別歧視

2017/6/22 — 6:09

【文:婉昀(女人迷編輯)】

反思生活裡的不時流露的性別歧視痕跡,一位男性記者於訪問 Lady Gaga 過程中,直指其音樂的性指涉,不甩社會框架,Lady Gaga 就要挑撥父權社會裡的性秩序。 

最近網路上出現一支 Lady Gaga 受訪的影片,Gaga 一句話戳破許多人的性別盲點。

廣告

影片訪問中,男記者問她:「你會擔心如果在音樂裡有性指涉,會對妳的音樂造成負面影響嗎?因為人們僅會注意到歌曲當中的性。」雖然我們看不見男記者的表情,但是男記者的語氣聽起來並不算是刻意的挑釁。

Lady Gaga 對於這樣的問題相當敏銳,她沈默了幾秒,似乎在壓抑怒氣,她說「我不擔心,你擔心嗎?」

廣告

男記者此時有點尷尬地笑了,並試圖打圓場說「不,哈哈。我的意思是,妳不擔心大家只專注於性上,而不注意妳的音樂嗎?」這時,男記者試圖將自己放在替 Gaga 著想的夥伴位置。

但是 Gaga 不領情,因為她的音樂就是要挑動父權社會裡荒謬的性秩序。當她聽到這問題背後潛藏的性別意識,她不客氣地反擊,對於性別偏見,Gaga 沒必要裝出客氣的笑容。(推薦閱讀:「忠於自己,你天生完美!」Lady Gaga 的女人故事

「一點都不會,我有三首冠軍單曲,還有全球賣超過 400 萬張的專輯,激勵我的演藝生涯的是同性戀族群,因為他們不會問我這樣的問題,他們喜歡那些勇於談性、充滿力量的女性說出他們的心聲。」

「你知道嗎?如果今天我是個男人,坐在這一手叼根菸、一手抓著老二,談著我如何製作音樂是因為我喜歡飆車、找女孩上床,你會說我是搖滾巨星。」

「但換成是我這麼做,把性放進音樂和 MV 之中,只因為我是個女人,而我做的是流行音樂,你就試圖要評判我,而你卻說我這是在模糊重點,」 Lady Gaga 搖搖頭也擺擺手,「不,我就是搖滾巨星。」

Candy Magazine 封面

Candy Magazine 封面

這位男性記者的提問,即使不是有意冒犯,也顯示出他並未意識到問題本身蘊含了好幾個需要逼問的問題——為什麼音樂有性指涉會對音樂造成負面影響?為什麼聽眾不能既在乎性、也專注於音樂本身?以及他沒有意識到的,同樣的問題,他敢不敢對男性音樂人提問呢?

Lady Gaga 就是要談性,她的音樂課題,即是要以充滿力量的女性形象談性,她不甘做流行音樂的性別敘事傳統裡,女性最常出現的刻板形象——被凝視的性客體。

Gaga 迎向凝視,但不是被動接受流行音樂的傳統性別框架,相反,她的迎向毋寧是一種性的挑釁,這就是我的性感,我的性感不是美麗溫柔,是乖張而非屈從,是張牙舞爪且粗魯的,你/妳敢不敢要?

Lady Gaga 成功創造出被美國音樂界稱之為「黑色霓虹」(neon noir)的美學,一邊歌頌「怪胎」的身份認同,一邊製作著黑色怖懼的美學風格,MV 交織著性、暴力和權力(註1)。然而這些都是關於性的真相,現實世界中,性從來不是真空存在的,往往伴隨著權力、甚至是暴力而生。(推薦閱讀:誘姦者的慾望與文明的暴力:千千萬萬個沒有發言權的蘿莉塔)

Gaga 的服裝往往大膽而裸露,但裸露的方式與主流的性感標準評比怪異太多:黑色唇膏、服裝再塑的身體線條尖銳且扭曲,以致無法迎合異性戀主流市場的性感胃口,但她樂於做一隻怪獸昭告世人:我是性感,我展演性感,但我的性感自由也張狂,由我作主,你別想支配。

Lady Gaga 更直白點出,當男性搖滾巨星的歌曲有強烈的性指涉,他們會被問這樣的問題嗎?記者會擔憂「性指涉將對你的音樂造成負面影響,人們將因此不重視你的音樂」嗎?如果不會,針對 Gaga 的提問是否預設了「只有某一種談論性的方式」是被許可的、是不會對音樂造成負面影響的?而擁有這樣免於指責的豁免權的,又是哪些人呢?

讓我們看看搖滾音樂史吧,歷史上的搖滾音樂巨星當中,又有多少個女性搖滾巨星?

男記者提問時理所當然,他甚至問了兩次,「大膽談性唱性的女性,容易遭致社會的負面評價,妳怎麼不害怕?」這也暴露出社會內建在人們體內的性觀念:「女性最好不要猖狂談性,如果妳要談,妳會受到社會的攻擊、輿論的傷害。」(推薦閱讀:我不是生育容器!這場TED演講告訴你,懷孕女人也有情慾

這些乍似「為你好」保守觀念,使得性成為了禁忌,權力者得以利用性的禁忌生產的隱密性,恣無忌憚地對相對弱勢者施加傷害。

2014 年,Gaga 首度透露自己 19 歲時曾被性侵,「今天,我把內心最深的祕密告訴了全世界,祕密只會讓人受到羞恥的操控和影響。」直至今日,她都在與 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對抗。奧斯卡頒獎典禮上,她獻唱〈 Til It Happens to You 〉,邀請曾受性暴力的婦女們一同站出來,她反轉受害者形象,她們可以是光耀燦爛、充滿力量的。(推薦閱讀:為性侵受害者唱一首歌!Lady Gaga 奧斯卡演出:我對你的痛感同身受

Lady Gaga 的表演張狂也擾動,但背後總有深刻主張。當她穿上生牛肉裝,目的是要讓世界的眼球落在她身周四位陪同她進場的美國大兵——他們因為同性戀身份而被停止公開執行勤務的權利。她說,「假如我們不公開站出來奮鬥該有的權利,很快地,我們的權利將只剩下我們骨頭上的肉而已。」

當性成了禁忌,禁忌製造祕密,祕密製造羞恥,是誰得利?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在世界各地的性侵案件裡,人們已經看得很清楚:禁忌、祕密與羞恥,是性侵犯難以被咎責的強暴文化之一。

在真實世界裡,性往往與權力交織在一起,唯有擁有權力者才能言說與歌唱性,反之,誰有權力言說與歌唱性,誰就握有權力。被期待避談性的族群,例如女性、例如同性戀,每當他們談及性,社會就要為他們銬上羞恥的枷鎖。Gaga 看得太清楚,她就是要不知羞恥、她就是要不客氣,拒絕以異性戀框架下女性被分派的浪漫愛位置談性,她勇於暴露性的真相,以音樂、服裝、MV 的視覺語言挑戰異性戀的性霸權,這是 Lady Gaga 的訊息。(推薦閱讀:楊雅晴 TED 演講全文:「親愛的女生,你們要拿回自己的身體、情慾、權利」

「真正的挑撥,不是引人目光而已,你必須表達些什麼,以實在、正面的方式,真實地對他人產生影響。」

Lady Gaga

持續地以音樂、以服裝、以言行挑動社會對於性的敏感神經,把那些被壓抑的聲音擴大,這就是那麼多小「怪獸」(Lady gaga 的粉絲自稱)追隨她的原因。

 

原刊於女人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