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定義男女.5】斥諮詢未顧及雙性人 細細老師倡法例承認四種性別

2017/8/3 — 20:00

細細老師

細細老師

今年6月,政府成立的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發表諮詢文件,就應否設立性別承認法收集公眾意見。

跨性別人士爭取多時,希望性別獲法律承認,如今總算見到一線曙光。

不過細細老師卻對這份諮詢文件深感不滿,質疑整份報告完全沒有關顧雙性人的需要,尤如將他們當成透明人。

廣告

身為雙性人,她小時候進出手術室二十多次,被醫生重整、建構男性器官。長大之後,她又切除了器官改變為女性身份。半生兜兜轉轉,遊走男女二元,法律一直無視她是「雙性人」的事實。

未來的性別承認法,能否避免讓其他雙性人小孩重走細細老師的舊路?法律可否讓他們無須在手術台上忍受不必要的皮肉之苦,並獲社會正視其雙性人身份?

廣告

兒時接受逾廿次手術 多次失敗後試圖自殺

細細老師出生時,下體有一條細小的陰莖,但中間卻沒有尿道。尿道口長在會陰,即是在下體和肛門之間的位置。大約半歲的時候,她已經被醫生斷定為男性。自此之後她被視為一個「生殖器官有問題的男生」,需要接受各式各樣的手術重整性器官,包括是將尿道接駁到陰莖中間,以及抽取臀部組織製造更大的陰莖。

在8至13歲期間,她已進出手術室二十多次,但手術卻一直未能成功,傷口經常發炎破開。最嚴重的一次,她試過手術後陰莖上面破了四個洞,去小便時就如花灑般四濺。

在11歲那年,醫生再一次宣布她的手術失敗。那一刻她感到無比絕望,一度試圖跳樓自殺,幸最終獲救:「當然我現在知道,這種想法是不應該的。但當事人當下的感覺,卻是真實的。沒有希望,自殺可能是一種解脫。」

她認為社會大眾對性別的無知、定型,及偏執,將雙性人本屬正常的身體視作不正常,是當年將她逼上絕路的主因。當大眾指責自殺者放棄生命,她反問為何社會沒有提供生存的空間:

有好多人會責怪這些人傻、做錯選擇:為何要傷害自己,不為他人著想?

但為何這個世界沒有為他們著想,令他們覺得有意義生存下去、有生存空間、有尊嚴?……當一個人沒有尊嚴、希望,找不到出路,他選擇結束生命是很自然的事,我們不應該在任何新聞、評論上,對他們指指點點。

坦白說,沒有人有資格這樣做。

承受不必要手術 正因「雙性人」性別不被承認

直至三十多歲,細細老師在一次身體檢查中,偶然發現自己體內原來有一個尚未完全發育的子宮,方得知自己雖然有雄性的DNA,但患上了「雄激素不敏感綜合症」,令大部分細胞對雄激素不敏感,因而出現了女性的性徵。到此刻,她才發現自己是一位雙性人。

由於身體細胞對雄激素不敏感,大腦會釋放訊息令身體製造更多的雄激素。雄激素過高有機會引發癌症,因此她決定將男性腺體及陰莖切除,並打開了陰道口,以防經血在體內積聚。手術過後,她的身分證性別亦因此由「M」改成了「F」。

(有關細細老師的成長經歷,另見2015年的專訪:《醫生說是陰莖 其實是一條肉 — 專訪雙性人細細老師》

多年以來接受過無數手術,細細老師一次又一次在男女二元中被歸邊,法律至今仍然無視她「雙性人」的身份:「童年做了一輪手術,成年又要再做手術,才取得一個我覺得比較滿意的性別,但仍然無法選擇『雙性人』這個性別。」

她指現今社會只有男女二元,而沒有將雙性人本身視為第三種性別,導致他們需要從小就要接受「治療」,以符合所謂的男女定義:「罪魁禍首,就是社會從來沒有承認過雙性人的存在、性別定位,就要將我們推向殘酷的手術。」

除了被迫接受手術,雙性人性別不被承認,亦令他們在日常生活中面對種種不公。細細老師舉例指,目前涉及性罪行或是婚姻的法例,都未有具體定義如何處理雙性人的性別。

到底他們應該用甚麼性別結婚,又是否受到強姦罪的保障?這些問題在法律上都是灰色地帶。

「當雙性人不被認可,生活上很多空間都會面臨歧視、忽視。如果我們正式被法律承認存在,很多法律上的保障才有我們的份。」

指工作小組沒有聆聽雙性人聲音

6月23日,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發表諮詢文件。長達261頁的報告,僅在其中一段談到雙性兒童被迫接受不必要手術的情況,以說明性別重置手術涉及的人權問題。文件提出的16項諮詢議題中,完全沒有處理雙性兒童被迫接受手術,以及雙性人性別承認等問題。

在工作小組籌備此文件期間,細細老師曾兩次透過中間人表示,希望可以向小組表達意見,但最後都沒有下文。結果小組在籌備諮詢報告的逾兩年時間中,都沒有邀請雙性人交流意見。

如今這份諮詢報告出爐,她斥報告未有提及雙性人的需要,尤如將這群人當成透明:「由W案(變性人婚權案)的討論,到成立工作小組,到討論完並推出諮詢文件,整個過程都沒有人聆聽過雙性人想表達的聲音。」

倡設「雙性人」及「X」兩種新性別

她希望未來的法例,應該在男女以外,再增加「雙性人」及「X」兩種性別。

這群一出生就是雙性人的朋友,理應可以選擇雙性人的性別身份:「雙性人都需要一個性別承認。現在很多雙性人承受的痛苦及不必要的手術,正正是因為雙性人這性別不被承認。」

而所謂的「X」,則是讓不願被定義為男女的跨性別人士選用。至於跨性別要如何才能取得「X」的性別承認,她相信可以留待社會大眾及跨性別圈子再作深入討論。

細細老師強調,雙性人實質上就如男、女般,是天生的生理性別,至於「X」則是一種心理上的選擇,兩種性別不能混為一談,否則會引起混亂。

要挑戰男女二元的性別制度,這無疑是極具爭議性的舉措。她亦理解,這種「四種性別」的社會制度只屬願境,短期內在華人社會難以實施。

面對雙性兒童面對的逼切問題,她希望在短期內爭取一套制度,容許父母為雙性小孩選擇「暫定性別」,但在成長過程中不應向孩子施加不必要的性器官手術。直至小孩成長至16歲後,再讓他們自由選擇合適的性別。而小孩長大後選擇性別時,亦不應被要求接受任何手術。

她未來將會就性別承認制度的公眾諮詢提交意見書,向當局提議雙性人孩子「暫定性別」及禁止施加手術的建議。

她亦呼籲政府不用將「社會共識」凌駕性小眾權益,拖延立法工作。她強調當下仍然有雙性人小孩承受著不必要的手術,此問題不容等待公眾取得共識後才去解決:「雙性人小孩子不僅得不到權益,更是承受著傷害。在這情況下,實在不容許等待十年、二十年,等公眾人士有共識。」

細細老師

細細老師

文:Simon L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