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家庭接受同志/跨性別身分」不等於「家庭進步開明」

2016/7/5 — 11:53

g 點電視製圖

g 點電視製圖

【文:吳馨恩】

只要當別人知道「我的原生家庭接受我是跨性別」,就直觀地認為我的原生家庭是個「進步開明的家庭」。我經常對這樣的想法或說法感到不悅,因為這將問題簡化許多,充滿了一些家庭和睦同志影集的幻想,且這讓我「失語」,無法清楚描述我原生家庭的狀況,以及我的處境與所面對的問題。

我知道同志或跨性別身分能夠被原生家庭接納,確實這很不容易也很難得,我也知道是許多同志與跨性別朋友夢寐以求卻始終得不到。可是即使我被接納,那也是花了十年左右的激烈抗爭來的,當中還蠻多次死亡威脅跟嚴重的暴力相向,像是在我14歲之前曾多次剪破我的衣服、抓住我的頭撞牆、持刀逼我下跪、載著我在快速道路上高速逆向行駛等等。直到我14歲快滿15歲的時候,有次遭受家暴逃家後被性侵,我家庭才逐漸轉變成支持。

廣告

我家也不是說多糟糕沒有好的一面,不過完全就是一般人認知的「傳統保守父權家庭」。我家人在政治立場上,反對廢除死刑、反對通姦除罪、反對許多社會福利、支持戰爭商人從中獲利;在日常生活上,他們對於我因為跨性別身分與受暴經驗而來的憂鬱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不甚了解,甚至高中有一次我臥病在床沒有去上學,我就被我父親從床上拖起來毒打了一頓,至今也依然存在家暴問題,只是我已經離開了。

就連在性別上,雖然我家接受我示跨性別,我們家在「其他層面」也不是真有多「進步」。甚至因為我的跨性別身分,他們認為我「必須比一般女生更好」,所以對我的規訓語要求相當地多及嚴格,太晚回家、儀態不夠端莊、體毛沒刮、穿著清涼都會被羞辱或責罵,當中更不乏「婊子」之類的厭女羞辱。而且我父親的家族是非常重男輕女的大家族,我又有兩個兄弟,自幼不被接受與被接受的時候,我都一直遭到明顯差別待遇,包含紅包跟生日禮物永遠比他們少,家務與家計的負擔也比們重,即使我是成績最好也最聽話的孩子。「譴責被害人」(victim blaming)的問題更是常見,當我遭到性騷擾、性侵,或是最近我遭到同居男友家暴,我會遭到家人痛斥「不檢點」。

廣告

我當然很感動也很開心我的原生家庭能夠接受我的跨性別身分,也希望更多人們可以被他們的家庭接納,只是希望當人們聽到被同志或跨性別朋友被家庭接納的時候,可以為他們感到高興與恭喜,但請不要過度簡化與美化對方的家庭狀況,除非你是真的很理解。

 

作者簡介:​一個關心性別議題,對女性主義、性別理論有一些研究的跨性別女性。

原刊於 g 點電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