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由邊緣人到同運英雄 — 祁家威30年平權路

2017/8/1 — 14:40

祁家威

祁家威

在網上搜尋祁家威的相片,你可能會被嚇一跳。

這位年近六旬、滿頭白髮的男同志,曾在九十年代將安全套掛在身上扮「埃及妖后」,又試過用數百個安全套包裝紙製成「東方不敗」裝,只為吸引大眾目光,宣揚預防愛滋病的信息。

過去30年,他不僅受盡大眾歧視,甚至連同路人都質疑他的作風。祁家威坦言自己早已被邊緣化,在同運圈子內不受歡迎。

廣告

2017年5月24日,台灣司法院大法官宣判,台灣現行法律未保障同性婚姻屬違憲,政府要在兩年之內修例讓同性伴侶合法結婚。

負責聲請釋憲的祁家威,一下子由「邊緣人」變為「同運英雄」。由公開出櫃到婚姻平權,祁家威如果走過長達30年的平權路?

廣告

一張只有姓名的名片

接過祁家威的名片,上面只有他的名字與電話,不附任何機構、職位、銜頭。這張簡單乾淨的名片,正好反映其「獨行俠」的作風。

30年的平權生涯,祁家威一直踽踽獨行,從不與其他同運人士合作。

1986年,28歲的他在一間麥當勞召開記者會向傳媒出櫃,成為台灣首位公開出櫃的同志。在氣氛保守的80年代,同性戀者仍然活在黑暗之中。祁家威當時已深知,平權將會是一條孤單的路:「在那個時代,大家都不敢曝光,根本找不到人打團體戰。」

到九十年代,台灣同志組織如雨後春筍冒起,祁家威仍然未有加入機構,繼續獨來獨往。他向記者解釋道,一直覺得單人匹馬效率高,與人合作反而會事倍功半。

祁家威認為,大部分人踏入社會自然會變得世俗化,開始追求名利。若保持赤子之心,自然就會被邊緣化,「這赤子之心,就是我30年持續不斷的動力」。他指其他的同運人士都被名利框著,「有名利觀念的人,他們只會事倍功半,計較的事太多,就會有限制、框框,效果就會打折」。

作風過火屢惹爭議

由「埃及妖后」到「東方不敗」,以至每年同志遊行的彩虹裝扮,浮誇已成祁家威的象徵。今年六月他獲邀參加紐約的同志遊行,他站在花車上,上衣、短褲都是彩虹顏色,自言像一尾熱帶魚。

他笑言自己的遊行服飾,其實是參考了台灣「餐廳秀」文化,就如崔苔菁穿上華麗舞衣。因為在他眼中,遊行就是一場表演,都是為了吸引傳媒的目光:「在餐廳表演就是要華麗,人家花錢買票,就要給人這種質感。台北的彩虹遊行,我就把它當做餐廳秀來參加」。

「有人說我老不修,頭髮都這樣白了,還穿成像少女般。但我永遠有顆年輕的心,就敢穿成這樣。」

實情是,就連同志社群內的同路人,都未必認同他的具爭議性的作風。有不少人批評他造型太過火,影響外界對同志社群的形象。他坦言聽過不少類似的批評:「長得跟鬼一樣,當代言人?應該找劉德華當代言人,怎能找祁家威當代言人?讓人家都覺得同性戀是奇奇怪怪的長相。」

1994年他控告三名愛滋病病毒帶菌者蓄意與他人發生危險性行為,並公布各人的姓名,此舉引起其他同志團體激烈抗議,事件令他在同運圈中更走偏鋒。

就連每年的台灣同志遊行,他從不獲邀走到大台上發言。然而他總會獨自站在高處,賣力揮動彩虹旗,為遊行民眾打油、打氣。他相信,他大力揮動的旗幟,已經成為同志遊行的「精神象徵」。

揮動彩虹旗幟的祁家威(女人迷短片截圖)

揮動彩虹旗幟的祁家威(女人迷短片截圖)

曾淪政治犯 邊緣化成保護色

但「被邊緣化」正好成為祁家威的保護色,令他避免成為政權的眼中釘。2013年,網上流傳一個不知名的同運排行榜,祁家威被排在173位:「照理說,這三十年來我是永遠的第一名,怎可能在173位?我有意把自己放在此」。

「你要把一個排173名的人關起來,說不過去吧!要關也是關第一名的,對不對?」

「你如果把自己當成主角,下場就會與曼德拉、昂山素姬一樣,不會自由。」

將自己與曼德拉相提並論,聽起來有點自大,卻非沒有因由。為了爭取平權,他曾成為162日的政治犯。

1986年8月仍是台灣戒嚴之年。祁家威公開出櫃後於半年,即被當局扣禁在警總保安處之地下室達半月之久,之後被再轉押到土城台北看守所。他憶述當年與陳水扁、鄭南榕、黃天福成為同窗難友,三人妻子每日輪流來監牢送飯,都會多準備一份飯餐給祁家威。

在被囚162日後,祁家威終於獲釋。他形容是自己的供詞,令法官深受感動:「我的本事太高,政府要關我五年,只關了162天就關不下去了。因為我只要一開口,法官都要擦眼淚。」

爭取同性婚姻 律師:祁大哥有個人風格不受控

為了爭取婚權,祁家威多年從未停下來。他在1986年出櫃同年,已提出要與同性公證結婚遭到拒絶;到90年代他向內政部戶政司要求同志婚姻平權合法再被拒;1998年他再度到台北地院申請同性公證結婚;2000年向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聲請釋憲。

2013年,祁家威和伴侶到台北市萬華戶政事務所申請登記遭拒,官司打到最高行政法院,規定指明事主必須聘請律師,令祁家威不得繼續單打獨鬥;2014年,他與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長許秀雯律師召開記者會,翌年向司法院提出釋憲聲請書。到今年終於獲勝,成功爭取平權。

面對祁家威這位性格巨星,律師團體與他合作並非易事,雙方需要經過長時間的開會協商。許秀雯笑言,「祁大哥蠻有個人風格的,不一定會完全聽律師的話……對我們來說,面對這樣不受控的當事人,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許秀雯

許秀雯

與伴侶立場分歧 祁家威:真愛可以突破政治對立

祁家威與另一半相戀已經30年,不過原來二人對同性婚姻的立場分歧。他形容伴侶是屬於「同婚自然派」,認為只要等待年輕、開明的一代長大,社會自然就會支持同性婚姻。祁家威則是「同婚不自然派」,相信要積極爭取令婚姻平權早日落實。

他眼泛淚光解釋道,在平權路上曾見過不少同性戀自殺、被迫害,如果順其自然等待平權來臨,恐怕只會有更多的悲劇發生。

雖然伴侶不認同其理念,卻一直在背後默默支持。對方任職金融行業,30年來對他照顧有加,祁家威既感恩又自豪:「我們是模範夫妻,有真愛基礎的話,是可以突破藍綠政治對立」。

不會退出同運圈 爭同志領養權

台灣雖然將在兩年內實現婚姻平權,但同志能否有自己的小孩,仍然是未知之數。目前《人工生殖法》訂明,法例是為了保障不孕夫妻而訂,亦即僅開放予不孕夫妻借精借卵產子。法律界普遍認為同性婚姻並不適用於《人工生殖法》。

在領養小朋友方面,去年立委尤美女的婚姻平權草案,提倡在收養相關條文中,增列法院不得因收養者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等理由而有歧視對待,希望讓同性伴侶更容易領養孩子。

婚姻平權之後,祁家威表明不會退出同運圈,並將繼續爭取同性領養小孩的權利。他更寄望香港及中國大陸能在五年內實現同性婚姻合法化,「香港的一套制度,必定是跟著北京一起。五年,大陸、香港將同步(婚姻平權)」。

許秀雯:平權需良性競爭 一黨獨大難成事

許秀雯亦相信台灣落實同性婚姻,對香港以至整個大中華地區的同運步伐必然有影響。但她認為婚姻平權除了要民間團體積極打破社會沉默,仍要配合政治上的轉型改革。

她以台灣為例,認為政黨之間的良性競爭令婚姻平權成為一項議題,甚至連國民黨委員提出婚姻平權的法案,「如果只有一黨獨大,這件事就會比較困難」。

相比起中國大陸,她相信香港其實有條件達至婚姻平權,而且坊間有不少具有活力的民間團體正在進行倡議工作。但她亦留意到,香港宗教反同勢力具有強大的政治影響力,而且動員能力高,將成平權阻力之一。

身為台灣行政院性別平等會委員,許秀雯稱他們正準備的草案將會要求讓同志享有領養權。她認為領養權應該是考慮兒童的最佳利益,這與家長的性傾向無關,因為主流研究都顯示同性與異性戀家庭,照顧出來的孩子其實沒有分別。未來她亦會繼續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教育應該讓我們了解差異,有能力處理衝突,而不是將所有人變成同一個樣子」。

出席同志平權行動的祁家威

出席同志平權行動的祁家威

 

文:Simon L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