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廢除現有「性別改變」的醫療及行政程序 反對設立「性別承認制度」

2017/9/8 — 14:50

彩虹旗被稱作「LGBT 驕傲旗」、「同志驕傲旗」,是一面象徵性少數群體的旗幟。 ( 圖片來源:  wikipedia )

彩虹旗被稱作「LGBT 驕傲旗」、「同志驕傲旗」,是一面象徵性少數群體的旗幟。 ( 圖片來源: wikipedia )

【文: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我們反對性別承認制度的設立,也促請有關當局廢除現有的「性別改變」醫療及行政程序。

所謂「性別承認制度」,是指以法例及公共程序,要求社會大眾承認跨性別人士(包括變性人)其自己所聲稱的非生理性別。

廣告

而上面所提及之「性別改變」醫療及行政程序,是包括:

● 對性別不安者進行之賀爾蒙治療程序;

廣告

● 對性別不安者進行之變性手術程序;

● 對已進行變性手術者之身份證,進行更改性別之程序。

詳細論點現分述如下:

性別

我們認為,性別只有男及女,而一個人的性別,應是根據出生時的生理性別而決定;

不應設立性別承認制度

對於一些生理性別清晰,而又患有性別不安症的人,我們認為社會不應設立任何制度,承認他們所自認的非生理性別(無論他們是否完成變性手術),因為性別承認制度會造成以下惡果:

● 不利病者,減低其康復的可能性;

● 強逼社會所有人承認一個性別謊言,是說不通的,也是侵害不認同者的良心自由;

● 影響對下一代所接受的性別觀念教育,對家長的教育自由構成衝擊;

● 對性別私隱(尤其是女性),構成嚴重的威脅;

● 有可能促使更多人進行所謂性別轉換療程,甚至是進行變性手術,而這些療程本身,都是嚴重損害病人的身心健康;

● 觸發強烈的倫理、宗教及道德爭議。一個概念,在社會未有共識前,是不應以一個社會制度(尤其是法律制度)的形式去承認的。

現時變性手術的安排,應盡速停止!

關於政府現時對一些生理性別清晰,但患有性別不安症的人進行所謂變性手術,及在手術後更改其身份證的性別,我們認為是不妥當的,應該盡速停止,因為:

● 變性手術是對病人身體的進一步殘害,而這殘害是不可逆轉的;外國有不少案例,已完成變性手術者後來後悔,但手術對身體的殘害已是無法彌補!

● 外國的研究證明,已完成變性手術者的自殺率是一般人的20倍,證明變性手術不能根治變性者的精神及心理問題;

● 變性手術本身有極大倫理、道德及宗教上的爭議性,政府在沒有公眾諮詢下,開展這種極富爭議性的變性手術,極為不妥;

● 每宗變性手術及其前後的終生醫療費用不菲,現由政府大幅度補助。在未進行公眾諮詢前已進行,是對納稅人不公平;

● 即使進行了變性手術,也不能更改一個人真正的性別,這種在身份證上的更改的做法,只是自欺欺人,並不恰當;

● 即使做了變性手術的男性,有部份的外觀或聲線仍有男性特質,而其性慾對象仍是女性。給予這些人女性身份,使其可以合法進入女性的性別私隱空間(如更衣室),可能對原生女性構成心理上及實質上的威脅。

停止進行性別轉變治療,應以輔導、行政指引及教育達至社會共融。

對於患有性別不安症者(尤其是小孩子),我們認為社會不應為他們進行任何性別轉變的賀爾蒙療程,更不應為他們做變性手術,而應安排他們接受心理、家庭及精神的輔導,因為:

● 有研究顯示,性別不安性的兒童,絕大部份長大後會自動康復,反而進行了性別轉變治療的兒童,長大後沒有康復的例子;簡單來說,進行性別轉變療程,可能是幫倒忙的;

● 這些性別轉變的治療,對病人本身的健康,有很多負面的影響;

● 有研究顯示,變性手術並未能解決病人的心理問題,變性者的自殺率仍然十分高,是一般人的20倍;

● 這些病人通常都有其他精神、心理或家庭問題,有不少個案顯示,當以輔導方法處理那些問題時,性別不安都會隨之消失。

對於一些暫時仍未被治好,在心理上仍然認同非原生性別者而言,我們認為政府要做的,並不是承認他們所幻想的非原生性別,而是幫助他們在享有自由的同時,不會對其他人構成嚴重影響,或侵害他人的良心自由、宗教自由,甚至是性別私穩。

政府可以按這原則,與各界(包括支持性別應基於原生的團體)制定一些非強制性的指引,供各政府部份使用,而私人機構及組織,也可以作為參考。

例如,政府可以把現行的殘障人士使用的獨立洗手間(或其他的性別私隱空間),擴大給跨性別人士使用,也鼓勵跨性別人士盡量使用,這樣,就可以避免對原生的異性構成騷擾及不安。另一方面,政府也應制定指引,不鼓勵任何政府部門,強逼他人一定要按跨性別者的自認性別稱呼他們,因為這可能會侵犯說話者的言論自由及良心自由,而強逼他人說謊,畢竟並不是可取的。

政府也應對公眾及跨性別者進行教育。一方面,在一些與性別無關的對待上,政府應教育市民大眾,不應因為別人的跨性別狀況,而有不合理的差別對待;例如,當一間公司聘請一位會計文員時,可能並不應該介意應徵者是否跨性別人士。

另一方面,政府可能也應對跨性別者作出一些教育,使他們更能明白及接受一些他人未必可以認同他們自認之性別的處境,而這不認同不一定是別人對他們的歧視或不公。

例如,若社會上有人因為一些個人的價值觀,而不能認同他們自稱的性別(例如,仍稱一位原生男士的跨性別者為先生),這是說話者的良心自由,故應當接受。

又例如,對於一些要求性別清晰的崗位或活動,如空中小姐、男童軍、女子賽跑、女子選美…等,可能有關組織因為一些合理的原因,未必可以接受跨性別者以自認之性別身份在其中參與,這是跨性別者應予以理解的。

這樣,我們可以建立一個更和諧與共融的社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