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易服到便服,看 2017 年的香港「風氣」

2017/10/6 — 12:44

【文:怒人甲】

上周五 TVB 的《愛回家》講到了「易服」,劇中對白所反映的價值觀,落後得讓人差點忘了正身處於2017年。劇中男扮女裝的角色被形容為「變態」、「讓人反胃」、更遭其他劇中角色侮辱等等。

其實易服,「男扮女裝」「女扮男裝」,不過是一種興趣,一種用服裝去表達自己的方法,就算是老牌慈善機構公益金,已經連這種程度也當作宣傳便服日的方式。當然,現實並不是童話世界。社會上有各式各樣的人,但本身理應作為文化推手的 TVB,卻透過這些情節反映了一定程度的香港現實:社會上的人仍然對易服者不了解,甚至歧視。

廣告

看《愛回家》,我們看到了現實的其中一面,但並不是全部。在香港,討論「性」及「性別」議題的空間就跟土地面積一樣細小而狹窄。性別教育不完善,我們對於性小眾的認知一直缺乏,培育出保守的價值觀不無原因。而對於「易服」的深入探討與論述,幾乎是零。我們主要透過媒體零零星星的討論,去拼湊心中對易服者的形象拼圖。

廣告

例如今年屯門區某間中學有男學生於便服日穿女生校裙,該校訓導主任發現後,要求男生更換,事件引起網上熱烈討論。先不論學生易服的動機與目的,但這是一個很好的教育機會讓學生們認識「易服」與其他性小眾的議題。可惜校方只急於處分學生,讓「性」、「易服」變成校園的禁忌話題。台灣有句說話「教我怎樣教孩子」,現在已經變成諷刺,就是該教的時候不去教,實屬可惜。

反觀在英國著名頂尖的伊頓公學,便服日(Mufti Day)當天,學生以各式各樣的打扮上學,包括男扮女裝、浴袍裝等等,校方都接納和尊重學生們的衣服選擇。另外,在德國有一間模特兒公司WeAreUnlikeYou,他們不只看模特兒的外表和身形,更會看他們背後的故事,他們旗下就聘請了許多非主流,包括易服的男男女女,從他們身上找到獨特的氣質與個性。

社會上的性小眾,我們認不認同是一回事,但如未經了解就去評論與批判又是另一回事,誰「正常」、誰「變態」,誰又有資格定奪,然後又放上大氣電波做公審?

《愛回家》截圖讀讀

《愛回家》截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