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性別不安的困境

2017/7/10 — 11:48

資料圖片,網絡圖片

資料圖片,網絡圖片

【文:不妙花生】

7月8日的一宗新聞,再次喚起港人對性小眾的關注。一位近年多次向友人透露輕生念頭的性別不安症患者,從大圍站天橋墮下,結束了短暫且不太愉快的人生。她的死令人惋惜,雖然難以判定是否與「病症」(注1)直接相關(新聞報導未有提及遺書),但我們能從Facebook留言看出她生前面對的種種痛苦。逝者已矣,生者卻不應如斯,設若社會能對各類性小眾有更多包容接納和正確理解,悲劇或者不會再次發生。       

今日筆者撰文,目的不在拋書包。畢竟在資訊發達的今天,各位讀者大可在網絡上自行搜尋相關知識,而新聞報導亦往往會請相關專家作簡短講解,所以只要有良好心態及訴諸正當權威,實在不難建立基本認知。而有了認知,我們才能行下一步 – 包容接納。

廣告

而要做到包容接納,單有同情心是不足夠的,還要有同理心。只有代入性別不安者的角色,市民才能感同身受,配合認知,真正全面理解他們所遭遇的困境。有人或者會說,去找「丹麥女孩」DVD看一看不就好了?對也不對。這套經典,筆者當然建議讀者觀看,但需留意一點 - 它只能描寫到該等人士「被囚禁在錯誤身體」這部份的痛苦。電影中主角的「女性轉化」是從結婚多年後,一次妻子作畫時邀請扮作模特兒而正式開始,而作為一個有堅強性格的成年人,她縱使身心備受折磨,仍繼續尋找方法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雖然據歷史記載她最終只在接受變性手術後存活了十四個月(在接受子宮移植手術三個月後排斥致死),但她在整段「做回自己」後的人生基本上還是愉快的,她甚至計劃與丈夫生兒育女。

但現實上,性別不安的更多情況並不與電影描述般那麼簡單和直觀。性別不安症亦常見於兒童及青少年人(精神醫學上對兒童判定有所不同),大家可以想像他們是怎樣過每一天的生活,性別不安者較容易產生焦慮和抑鬱,他們沒有成年人的反抗和抗壓力,但同樣受到身邊人如同學的不理解、歧視、排斥以至欺凌,又不時覺得自己和其他人格格不入,難以融入群體社會,交友出現困難。而更多時候,由於年幼,他們對自身情況亦不甚理解,所以倍感困惑,甚至產生自我否定感覺。

廣告

而即使現今世代父母已較開明,但要在一時三刻接受子女出現此等情況亦不容易。想像一個小男孩覺得女同學的裙很美,表示自己也要著的時候,家長的第一反應是甚麼?大多數人仍是會不問因由便斷言拒絕,最多只加上裙是女孩子穿,男生只能穿褲的解釋。雖然著裙並不代表性別不安,但此點卻能清楚說明父母在此方面的保守和不夠細心。當家長不知道子女的潛在問題,又怎能令其愉快成長?而部份家長的態度就更不可取,他們雖然明白子女可能出現性別不安,但卻不尋找專業意見,只置之不理,或嘗試用種種手法逼使其改變。內心掙扎已夠痛苦,而每日在家在校亦不得安寧,這樣的童年,是一日比一日難捱。

雖然部份兒童及青少年性別不安的情況會隨成長而消失 (注2),但當中亦有不少人是越發對生理性別產生強烈不適感,學業及社交生活均受影響。其次,他們亦同其他同齡朋友一樣,對愛情及性有所渴求,性別不安化身一道高牆,一方面阻止他們去找尋對象,另一方亦令其他人難以接觸他們。性別不安者的性傾向是複雜的,一個生理男性認定自己是女性,他可以如電影版丹夢女孩般愛上自己妻子(同性/雙性戀),亦可如現實版中與男性共諧連理(異性/雙性戀)。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外界和自身的不了解和迷惑,注定了他們尋覓真愛的異常困難。

每日扮演自己不認可的性別角色所帶來的矛盾和痛苦可以是巨大的,所以對於性別不安,不同人亦有不同「治療」選擇。0. 外國的情況,部份人經專家鑑定及評估後,在青春期注射或植入Puberty Blocker,令其第二性徵發展遲緩,未成年人可待心智更為成熟時再決定取向。1.「如之共存」,他們雖感覺不適,並多已在衣著及行為上產生變化,但因種種原因不改變生理性別,例如接受「情況」是他們人生一部份,又或不贊同以生理方法作出改變2. 接受Hormone Therapy,透過注射等方法為身體供應相對的sex hormone,令性徵產生變化,並使身體外型趨向某一性別,此舉多能消除部份性別不適感。3. 經專家評估後進行性別重置手術,香港的情況要先經精神科醫生及臨床心理學家多次評估,並在進行hormone therapy及至少一年的認定性別生活體驗後,如仍覺得有手術需要,並清楚明白手術風險和影響後,方可進行。

無論是0,1,2,3,四種情況都需要適度的心理輔導、行為及語言治療以令其掌握認可性別,家庭及朋輩支援亦不可少,所以相關小組療法亦會對性別不安者有幫助。而對於大部份人來說,進行手術與否,是一個極為困難的選擇。若選擇1或2,即使外表已成為認定性別,或已消除部份不適感,但本港法律上並不認可,各類證明文件上還是顯示出生理性別,此關係到身份認同、求職、婚姻、福利等事宜,所以看似小事,實則非常重要。舉個例,假如今日某君樂於接受自己「女性活在男性體內」的命運,而不欲作出身體上之改變,他是否要因為身份證或出生紙上一個字母,而去違逆自己意願,進行有風險的性別重置手術?

若選擇2,則要明白其風險及副作用,而且Hormone效力會隨時間消減,亦則療法要在有生之年不斷進行,並需受醫生密切監察身體變化。而另一方面,則使性器官有所變化(例如陽具縮小),或未能完全消除不適感,而且亦可能對認定性別有更多渴求而覺得不足夠,例如未能滿足性器官的實在感,伴侶雙方的性需求和性快感等。

若選擇3,除有一定風險及副作用,性別置換亦多是一連串亦非一次性之手術,或會佔用不少時間進行及讓身心復元。而亦一如之前所述,申請手術過程是漫漫長路。漫長的等待和評估已經是一種痛苦,而且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不斷向「一堆人」講述自己的困境。而萬一不通過,很可能整個程序便要重新開始。當然,性別不安者亦可考慮在其他地方進行手術,但一來價格高昂(經醫管局為無一定經濟能力者唯一選擇),二來同樣手續繁複,三來本港醫院在此方面手術成績不俗,暫時為0死亡率,所以雖然麻煩,但仍然是大部份人的最佳選擇。

而手術亦不代表問題的終結,「幸福美滿地生活下去」只是童話故事。雖然大部份人手術後都覺得不適感消失和最終可以過他們自己想要的生活,但心靈和新身體,是需要長時間的適應和磨合。少部份外國例子更會出現反悔情況,再次折損身心,而部份手術並不可逆。再者,外界的歧視和不包容,亦不會因做了手術而有減少,甚至可能有所增加。舉例已變性的男士進入女性洗手間時,即使法例容許,她亦較之前更不會有所顧忌,但此舉仍可能引起部分保守女性不滿而作出投訴,直接否定她追尋認定性別的努力。

無論選擇如何,這場戰爭也是終生的。他們所承受的痛苦,本文亦不能一一盡錄。共融是本港的核心價值,希望大家能有多一份諒解,並對性別不安者給予肯定和支持。政府已於今年6月23日展開維期四個月的性別承認議題公開諮詢,良好制度的確立將對他們有重大影響,請各位密切留意相關各組織、關注組、學會及智庫之舉動,並就相關議題踴躍發表意見。

 

注1 此引號旨在說明性別不安是「病」還是「狀態」的爭議,由「認同障礙」到「不安」已達到部份除病化之效果

注2 部份研究指出踏入春青期高達八成情況會消失,但筆者對此數字有懷疑

作者簡介: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