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性別承認制度的社會代價》短片 何來誇張失實?

2017/10/24 — 6:04

【文: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為了讓社會大眾了解政府現正進行的性別承認諮詢,本關注組製作了一條6分半鐘短片《 性別承認制度的社會代價》,(註一)以一個患有性別焦躁症而沒有做過變性手術的男跨女獲性別承認後的生活,反映性別承認對社會可能造成的影響。

廣告

最近《 蘋果日報》有四篇批評這短片的報道,(註二)指短片內容誇張失實。

以下是我們的回應:

廣告

(I)蘋果的製圖指片中説原生性别為男性的阿美,毋須進行變性手術便可申請性別承認為女性,但諮詢文件説諮詢範疇包括性別承認資格及醫學要求,政府強調未有既定立場。

我們的回應:

政府的性別承認諮詢文件提出四種性別承認模式,(註三)包括

(1)自我聲明模式

(2)無須手術模式

(3)規定手術模式

(4)較多限制模式

頭兩種模式都是一個人在毋須動手術的情況下,獲社會承認為另一性別。這正是不少支持設立性別承認制度者所提倡的模式,他們指手術是酷刑和有健康風險。事實上,網上已有支持設立毋須手術模式的性別承認法聯署。

另一方面, 這次的諮詢, 其實是源於W案的判詞, 而判詞也建議香港政府參考英國的性別承認制度, 而英國的制度, 正正是無須手術也可以達至法律上被承認為非原生性別的, 即模式(2)的情況, 我們怎能排除香港有這可能性?

我們的短片(註四),正是針對毋須手術模式的問題而製作的,但短片有些論點同時也適用於(3)和(4)所說的模式。

試想,一個男人完成手術,獲承認為女性,與男人「結婚」,但因其性別染色體沒改變過,根本這就是同性「婚姻」。如果這個男人參加女子組的體育比賽,即使他同時以激素替代療法令身體變得女性化,他的體型和體能仍很大可能優越過其他女性運動員,那麼仍會造成比賽不公。雖然他做了手術,但當他要與其他女人睡在同一病房或帳幕時,由於他的本質仍是男性, 不排除其性慾仍可能是「喜歡女性」的, 若容許其進入女性的設施, 或與其他女性一起睡, 仍可能對女性構成實質上及心理上的威脅。事實上, 我們知道, 香港及外國有不少男變女之變性人, 他們也公開承認自己是「喜歡女性」的!

(II) 《蘋果》的製圖指片中說阿美申請性別承認後成為女性,並參加女性體育比賽,造成不公,但諮詢文件說英國實行性別承認制度後,體育組織可以「公平競爭或參賽者的安全」為由拒絕變性人士參賽。

我們的回應:

國際奧委會於2016年公佈,接受已經完成至少一年激素替代療法的運動員,毋須接受變性手術,便可參與奥運賽事。若香港設立性別承認制度,大都會參照更有認受性及更近期的2016年國際奧委會標準來批准獲性別承認者參加體育比賽,而非英國於2004年的性別承認法。

(III) 《蘋果》指片中説阿美與男友「結婚」,由於阿美生理性別仍為男性,變相令同性「婚姻」合法化,但是諮詢文件指變性人W婚權案於2013年終極勝訴,變性人與異性「結婚」獲法律確認並不等同同性「婚姻」。

我們的回應:

雖然W案的判詞中法官說容許W君與男性「結婚」, 並不是同性「婚姻」, 但我們並不同意W婚權案的裁決及說法,因結婚雙方的性別染色體同是X Y,的確是變相同性「婚姻」。但現在也很嚴重的問題是,設立性別承認制度可能令一些不用動手術的人也獲承認為異性,也一樣會造成同性「 婚姻」的後果。片中的阿美和其男友,同時擁有男性生殖器官,性別染色體同是X Y,他們的結合的確是同性「婚姻」。

(I V) 《蘋果》報道一個學生家長「看出短片內容偏頗、失實,『例如佢話一個中學生(片中主角),未夠18歲就可以走去變性、想變就變,如果政府真係立法,有冇可能咁做?』

我們的回應:

諮詢文件曾提及性別承認的年齡下限,其中一個建議年齡是12歲。所以,阿美讀高中時在毋須動手術的情況下被承認為女性,並非沒可能。即使日後公眾接納18歲為性別承認的年齡下限,有中六學生達18歲,也非不可能。

(V) 報道中,陳志全說:「片中的情景大多可透過行政措施避免,例如不少公眾場所已增設無性別洗手間。」

我們的回應:

若將來設立的性別承認制度是毋須手術模式,已獲承認為女性的男跨女,根本會選擇女洗手間,而不是無性別洗手間,正如現在已獲修改身份證上性別標記的變性人的選擇一樣。同樣問題會出現在更衣室、病房、宿舍房間、安老院房間、監獄囚室等,令女性的安全和私隱受威脅。

(V I)報道中,陳志全說:「話演變成同性婚姻更加冇可能,一個基佬唔會為咗同一個同性結婚而走去變性」。

我們的回應:

首先, 我們這片並沒有說所有同性戀者, 都會為了與同性伴侶結婚, 而去進行變性手術的; 我們認為,即使是做了變性手術的人, 其實他們的生理性別是沒有改變, 他們與生理上的同性「結婚」, 其實是同性「婚姻」!

另一方面, 支持設立性別承認的人,很多正是要求不用動變性手術,也可獲承認為另一性別。怎能排除同性戀者不走這條捷徑,以達致同性婚姻的目標?在同性戀者中, 有部份是傾向異性化裝扮和氣質的, 例如女性化的男同性戀者, 或是男性化的女同性戀者。 如果社會設立了毋須手術模式的性別承認制度, 他們大可以直截了當申請更改自己的性別, 以達致與同性戀伴侶「結婚」!

 

註:

註一:性別承認制度的社會代價 ;註二:

(1) (2) (3) (4

註三註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