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從不喜歡自己不明白的東西,總之那東西很嚇人 …」

2017/3/16 — 20:58

背景圖片來源:《美女與野獸》MV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美女與野獸》MV片段截圖

新版《美女與野獸》上映前,與家中兩小重溫一九九一年的動畫版,那些會唱會跳的燭台、茶壼和掃把,令小妮子不斷在沙發上怪叫歡呼。至於經典的大團圓結局 — 野獸學懂為所愛設想,貝兒看穿野獸善良的內心,兩人從此快快樂樂地在華麗的城堡生活 — 也讓兩小相當滿意。只有媽媽一直靜待電影最後的黑色畫面 —

" To our friend, Howard, who gave a mermaid her voice and a beast his soul, we will be forever grateful. Howard Ashman 1950-1991 "

詞人Howard Ashman 曾經給小魚仙聲音,也賦與野獸靈魂,卻沒有快快樂樂的活下去。他才過四十歲便離世,甚至來不及親眼見證《美女與野獸》首映。電影在翌年的奧斯卡頒獎禮上獲頒最佳原創歌曲獎,台上除了老拍檔兼作曲者lan Menken外,還有Bill Lauch — Howard Ashman生前一起生活的同性伴侶。

廣告

Bill Lauch代摯愛發言,悲喜交雜,因為「這是奧斯卡首次頒獎予一位被愛滋病奪走性命的人。為這部電影工作時,Howard面對難以想像的內在挑戰,但他一直全力以赴。最終成事,有賴周遭的理解、愛,和支持,這不僅是每一個愛滋病患者所需要的,也是他們所值得的。」

廣告

雞尾酒療法面世後,愛滋病彷彿換上「慢性病」的面貌,但在那個不太遙遠的九十年代,它曾經奪去很多年輕生命,是恐怖的世紀絕症。這病毒不僅僅在同性關係中散播,也藉異性性行為和母子的血緣關係感染。然而,既然一個安全套已經可以大大減低感染機會,何以愛滋病與男同性戀的關係由始至終糾結如斯?

去年國際愛滋病日,同性戀友人林國賢寫文章剖出自己的一段黑暗日子:在某次錯誤的高風險性行為後,他整個人彷彿被打垮,明明白白知道自己和愛滋病只相隔0.00mm,卻磨蹭了整整一年,才鼓氣勇氣跑去衛生署抽血檢驗,還裝成一位異性戀者。他説:「對同志和愛滋病的歧視、標籤、污名化、連結、排斥與霸凌所引起的恐懼、誤解、罪疚感、隔離感,單單任何一種都能殺己殺人,何況是數種混合纏結的雞尾毒酒。」

曾採訪衛生署處理愛滋病個案的醫生,他指出相較於醫學因素,非醫學因素才最關鍵,包括在抑壓的社會氣氛下,同性伴侶難以維持穩定關係;長期被負面標籤,令患者寧躲起來也不願尋求社會資源協助。他的體會是:「從接納和尊重平等的態度出發,才是預防愛滋病最合理的方式。」

新版《美女與野獸》據説加入了同性曖昩的小節,發生在戲裡的萬人迷Gaston和對他傾慕的跟班Lefou之間,引起軒然大波。電影在俄羅斯被列作兒童不宜,在馬來西亞遲遲未落實公映時間,在香港和台灣都引發家長投訴。醫生口中「令同性戀者長期感到被負面標籤的社會因素」和同性戀朋友所指的「眾人合力調校的雞尾毒酒」大概就是這些 — 雖然同性戀者一直都在,甚至為孩子貢獻了很多好看的戲和好聽的歌,但我們就是堅拒讓他們在光影中泄露半點身影,對孩子(也包括本身是同性戀者的孩子)而言,他們不必存在。

舊版電影製作人Don Hahn指出,Howard Ashman當年為戲裡Kill the Beast這歌譜的詞,其實隱藏了愛滋病的隱喻。小鎮居民受妒火燒心的Gaston鼓動,一起朝城堡進發,撲殺那頭未知的野獸,眾人高舉火把,路上戰意高昂 —

We don't like
What we don't understand
In fact it scares us
And this monster is mysterious at least
Bring your guns
Bring your knives
Save your children and your wives
We'll save our village and our lives
We'll kill the Beast!

「我們從不喜歡自己不明白的東西,總之那東西很嚇人……」這説法適用於一個深藏在城堡裡的野獸黑影,一部未看先驚的動畫故事,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疾病,還有,很多人忙着反對卻忘了去認真瞭解的性傾向。

兩小期待進戲院看新版電影,我答應了,不擔心因而影響他們的性傾向 — 實情是,「帶孩子看有同志角色的戲可能影響性傾向」這句話,即使化作道貌岸然的文字,也掩蓋不了底下荒謬絕倫的邏輯。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