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力量大減 挺同議員全滅

2017/7/20 — 15:09

象徵 LGBTQ 群體的彩虹旗 l 資料圖片 l Steve Wedgwood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象徵 LGBTQ 群體的彩虹旗 l 資料圖片 l Steve Wedgwood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文:五仔】

大概今天,是民主最黑暗的一日(編按:作者成文於7月19日)。

隨著宣誓風波,人大對應事件釋法,為原先形式的宣誓加入了莊重、真誠的要求。宣誓前後增加字句、質疑中國為香港的合法主權國亦視為拒絕宣誓。2016年10月12日宣的誓,違反了2016年11月7日釋的法,這才是對民主和法治最大的傷害。截至現時為止,已合共6名民主派議員被剝奪身份。

廣告

對同志/性小眾來說,今日更是同志絕望的一日。

去年性小眾選舉事務聯盟(下稱聯盟)向一眾立法會候選人提問8項有關性別或同志的議題,包括性傾向歧視條例、同性婚姻、性別重置手術等議題。根據聯盟專頁顯示,一共10名立法會當選人與聯盟的立場完全一致。

廣告

相較上屆2012年只有三數名同志友善議員多。當時,同志界普遍認為,未來議會能提倡更多同志友善的訊息。筆者憶記,選舉後一個大型性小眾活動- Pinkdot一點粉紅當日,新晉議員游蕙禎與羅冠聰第一時間參與並發帖支持。去年同志遊行時,小麗民主教室、香港眾志等民主派團體均牽團參與,羅冠聰從台北一回港就參與遊行,長毛梁國雄更是遊行常客、同志長期盟友。筆者對他們的立場毫無質疑。有那麼一刻筆者確信,同志的處境能於今屆立法會變革。

可能筆者太愚昧,忘了極權宗主國對民主、自由的打壓。被奪去資格的議員: 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游蕙禎是對同志最友善的一群、最捍衛平權的一群。更不堪的是,7月26日再多2名挺同志議員: 朱凱迪、鄭松泰被入禀法院覆核宣誓。如同朱凱迪所言,根據案例,兩人被剝奪資格的極高。其餘議員亦被入禀挑戰,只是何時何日被禠奪的問題。

最後,挺同志的立法會議員大概會逐個消失,直至一個不留。

讀者們可能認為,被大幅縮減權力的是立法會議員,與市民無關。但隨著中方持續介入香港事務時,你能想像爭取平權都有機會被視為異見份子嗎?法制化同性婚姻由其最為關鍵,其直接效果是香港同志比大陸同志擁有更多“權力”,造成中港兩地婚姻法出現分歧,改變社會組成家庭的方式,甚至影響所謂傳統中華文化價值觀。某程度上是“分裂國家的完整性”,忽視“一國大於兩制”的政治原則,是“煽動顛覆國家”。反同方議員何君堯於今年4月曾指香港政府可向人大常委會備案,常委會有權推翻任何立法會通過的議案。市民本對反性傾向歧視的意識薄弱; 為同志發聲的代議士更“十隻手指數得完”。如果反同方發動類似的政治攻擊,香港市民不單無所適從,更擋不住攻勢。前無代議士抵擋,下一步則轉攻同志本身。

如同筆者過去所言,民主與平權是一體兩面,當民主機制失敗,人民無法從有效渠道保障自己權益; 社會或政府轉趨保守,小數派的訴求會更容易被縮壓。

也許,立法會再沒有同志友善的議員。也許,我們要繼續面對黑暗多一會兒。

香港人手握的權力不多,唯一有望反擊的時刻就是區議會選舉。如同過去的市政局,區議員的角色並無列入基本法憲政之內。因此區議員(暫時)不受限於基本法104條和人大釋法。眾所周知,判定區議員誰勝誰負往往只是數十票之差。因此每一票都是關鍵,每一票都能緊握而不被DQ。

如果有關心時事的同志們感到絕望,慨嘆民主已死但無處可逃的話,請盡舒已見。但請記著今天的感覺,刻在未來的選舉上。讓不久將來全滅的挺同政團可以重建議事力量,掌握資源,建立一點一點同志友善的社區。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