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連「變性」都要反對?

2017/11/8 — 18:05

【文: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這次「性別承認制度」的公眾諮詢, 是問市民「是否應該設立性別承認制度」。其實, 他們這樣問,是在無意中誤導了市民,使人以為現在香港並沒有任何「性別承認制度」。

事實上, 香港現時已有一個「性別承認制度」, 只是沒有全面的法律作為後盾而已,這制度就是現行政府所資助的「變性」手術及更改身份證中「性別」的整個程序。有報導稱香港的這個程序, 是「完善的一條龍變性跟進服務」。(註8)

廣告

當然, 我們知道, 同運人士希望要設立的「性別承認制度」或是「性別承認法」的版本, 是想以當事人「心理的自我性別認同」為基礎, 而得到法律上的承認, 而當事人(及同運人士),當然也可以挾著法律上的「承認」, 而強制社會各界對他們性別上的承認,達到指鹿為馬的目的, 包括把一個男人指為女人,容許一個男人進入女洗手間等效果!

有一些朋友可能以為, 我們可以先集中反對同運人士以「心理上的性別承認」為基礎的立法, 而不需要反對現有的「變性」程序。

廣告

的確,如果反對以「心理性別認同」設立「性別承認制度」的聲音足夠強的話,我們估計,上面所說的,同運人士最理想的立法方式,可能未必可以很快實施;而政府可能會以現行的「變性」手術流程為基礎,來建議訂立「性別承認法」。如果你認為,這是一個可接受的合理方案,甚至是「情理兼備」,我們希望告訴我們的不同看法, 給你一個參考。以下是我們反對這方案的不同論點:

1.「變性」手術是高危的, 也對當事人健康的負面影響

進行所謂「變性」手術,是一個高危手術, (女變男者為甚), 是摧殘一個人本來健康的生殖器官或性徵,使其失去了性能力或生育能力, 這件事本身已是對當事人健康構成極嚴重的破壞, 或構成高度危險;而進行這些所謂「變性」手術者也必須終身服用異性的賀爾蒙,才可以維持異性的體型及聲線, 但長期服用異性的賀爾蒙, 會對身體產生不少負面的影響, 包括增加患不同嚴重疾病的風險, (註2) 最新更有報導顯示與紅斑狼瘡上腦有關(註7)。試問,一種這樣高風險, 而又對健康有如此負面影響的外科手術(包括其後續之治療), 政府竟然以公帑資助, 是不是很有問題?

上面所說的以「變性」手術為基礎的「性別承認制度」, 其實是變相鼓勵或容許施行這些危險及損害病人健康的所謂「醫療」程序, 並不可取!

2.「變性」手術並不能有效舒緩「性別焦躁症」患者的心理困難

外國有研究證明, 已完成「變性」手術者的自殺率是一般人的接近二十倍(註4),證明「變性」手術不能有效根治「變性」者的精神及心理問題。

若一個病人患有某種病, 醫生明知一種所謂治療方法根本沒有效用, 也對病人的健康有很多其他負面的影響, 還應進行這種治療嗎?

3.政府在訂立這「變性」程序時,並沒有民意基礎,是對市民大眾不公,侵害市民的人權!

「變性」手術本身有極大的倫理、道德及宗教上的爭議性,但在多年前,政府在沒有公眾諮詢下,已開展這種極富爭議性的「變性」手術,其實極為不妥。

每宗「變性」手術及其前後的終生醫療費用不菲,現由政府大幅度補助。在未進行公眾諮詢前已進行,這是對納稅人不公平的。

從人權角度來看,政府現時的做法, 是在變相強逼社會上每個納稅人間接補貼每一宗「變性」手術,這可算是政府侵害全體市民的良心自由,違反了人權法!

一項違反人權的「變性」程序, 我們否值得支持嗎?

4.這是有違「誠信」的原則, 也是自欺欺人!

社會上不同機構在核實一個人的性別時,主要都是依靠其身份證上的性別標記,因為這是政府所發出之正式身份證明文件!

我們知道,即使進行了所謂的「變性」手術,在實質上也不能更改一個人真正的性別,而政府現在為一些已進行「變性」手術者更改身份證上「性別」的做法,根本是自欺欺人,並不恰當,有違誠信的原則!

一些有違誠信原則的事, 我們是不應該支持的!

5.增加風化案的風險

據了解, 即使做了「變性」手術的男性,有部份的外觀或聲線仍有男性特質,而其性慾/情慾的對象仍很可能是女性。

給予這些人女性身份,使其可以合法進入女性的性別私隱空間(如更衣室等),可能對原生女性構成心理上及實質上的威脅, 並增加風化案的風險。

去年美國一間百貨公司實施了容許性別混亂者者進入(原生)異性洗手間和試身室的政策之後, 在洗手間和試身室的風化案激增, 這是給我們很好的提醒!(註5)

6. 向社會發放錯誤的性別觀念

若性別承認法是環繞「變性」手術而訂立,這會給社會一個錯誤的訊息,以為性別真的可以藉這種自殘的外科手術而改變,對社會文化的破壞,是無可估計的。

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 沒有理由要向社會大眾發放一些錯誤的訊息!

7.對教育的影響 – 強逼教導一些有爭議性的性別觀念

一個社會的法律, 往往可反映這個社會所認同的價值觀, 而一個以「變性」手術為基礎的性別承認法, 不單會影響社會的價值觀, 也會直接影響教育制度中, 對性別觀念的教育!

這種法例若訂立了, 可能會導致香港的教育制度, 要教導小孩子, 性別是可以改變的, 可以透過「變性」手術來更改! 而所有學童, 可能都要接受這種觀念的教育, 因為有關的法例已經訂立了!

對於不認同這種觀念的學校及家長, 其實是對他們教育自由、良心自由, 甚至是宗教自由的侵害!

當然, 我們對於一些侵害人權的制度或法例, 是不會贊成的!   

8.對個人、宗教學校及宗教組織的宗教自由及良心自由的影響

一間學校(包括教會學校), 或是任何的宗教組織(包括教堂及教堂的附屬機構), 都有一些較傳統的道德觀念(包括性別的觀念)。

一般來說, 他們都會認為性別只有男或女, 而性別是不可以改變的, 並不存在一個人可以在完成一個摧殘自己身體的外科手術後, 這個人就可以改變成為另一性別。

不過, 如果訂立了一些性別承認法後(即使是以「變性」手術為基礎的承認法), 這些學校及組織(包括宗教組織)也可能被逼作出一些違反他們固有價值觀的事, 最明顯的例子是, 他們要容許一個所謂「變」了性的人, 進入異性的洗手間! 另一例子, 是要稱呼一位進行了「變性」手術的男性為「小姐」或「女士」, 指鹿為馬!

這樣, 這種性別承認制度有可能侵害個人及一些組織的「良心自由」及「宗教自由」, 就是強逼他們作出一些違反自己價值觀、甚至是宗教信念的事, 我們知道, 這是違反人權的! 試問, 一個侵害人權的制度與法例, 是應該訂立嗎?

9.「變性」手術的不可逆轉性, 令很多「變性者」後悔莫及

我們知道,「變性」手術是對病人身體的摧殘,而這摧殘是不可逆轉的。外國已有不少完成「變性」手術者後來後悔的案例,但手術對身體的摧殘已是無法彌補!(註3)

我們也希望在香港每年製造一些終身悔恨的個案嗎?

同運隨時會提出司法覆核, 達到「按心理認同改變性別」效果

一些支持家庭價值者可能以為, 若能逼使政府在訂立性別承認法時, 規定當事人要以完成「變性」手術為先決條件, 就是「維護」了家庭價值。他們可能沒有想到, 當這種法令通過後, 同運/跨運人士很快就會進行一種司法覆核, 控告有關當局「強逼」人進行「變性」手術, 是對人施行「酷刑」, 是違憲的! 為什麼會是強逼, 很簡單, 因為手術是更改性別的必要條件, 對於一個心理上渴求被法律承認為異性者, 他/她可能因為這制度而要被逼考慮(或甚至說是被逼)進行這種「變性」手術, 所以在某種意義上, 他們可以爭辯說這是被逼的。若被同運人士這樣指控這政策是「酷刑」,上到法庭, 面對被西方案例影響的法官, 政府也可能是百辭莫辯的, 極有可能的結果會是, 政府敗訴而必須把「變性」手術的要求移除,就可以讓人更改身份證的「性別」! 其實, 這類案件現在已經在香港發生, 在本年5月, 已有報章報導, 一名想由女變男的跨性別人士,因人事登記處拒絕讓他更改身份證明文件上的性別, 而入稟高院,要求覆核處方的決定。(註6)

反而, 若現在所有支持家庭價值的陣營, 能反對設立或延續所有性別承認制度, 不單反對以「心理性別認同」為基礎的「性別承認法」, 也反對以「完成變性手術」為前設的「性別承認法」, 甚至要求有關當局, 廢除現行的「變性」程序, 這不但可以免去被指責強逼進行「酷刑」的問題, 也可以消除現時「變性」程序帶給當事人及社會上面所提及的種種負面影響, 我們相信, 這才是上上之策, 社會之福!

 

註1: 在文中,「變性」都是以引號引述, 以表示這只是個稱號, 世上並不存在真正的「變性」, 因為性別是不可改變的。

註2: 賀爾蒙治療所產生的影響, 包括:血栓生成(thrombosis)、心血管疾病、過重、高甘油三酯血症(hypertrigyceridemia)、高血壓、低血糖容許度、膽囊疾病、泌乳素瘤(prolactinoma)、乳癌、膽固醇問題、同型半胱氨酸(homocysteine)過高、肝臟毒性(hepatotoxicity)、紅細胞增多症(polycythemia)、睡眠呼吸暫停症(sleep apnea)、胰島素抵抗症及對胸脯、子宮和卵巢組織的影響。

註3. 網站紀錄了一些接受了「變性」手術,後來後悔的真實故事

註4.使在如瑞典這些認同LGBT的國家,進行「變性」手術者的自殺率是一般人的差不多20倍。
“Rates of suicide are nearly twenty times greater among adults who use cross-sex hormones and undergo sex reassignment surgery, even in Sweden which is among the most LGBTQ – affirming countries.”

註5: 美國Target百貨公司, 容許跨性別人士進入異性洗手間後, 風化案件數目激增

註6: 女變男變性手術風險高 跨性人不滿政策須完成全套手術求覆核 (香港01 2017年5月18日)

註7: 變性人長服雌激素 紅斑狼瘡上腦 (東方日報2013年8月3日)

註8: 請看以下報導的第一段末句「以及完善的一條龍變性跟進服務所致」  變性手術有需求 五年升三倍 (星島日報2015年12月10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