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不妙花生討論《性別承認制度的社會代價》短片

2017/11/6 — 20:50

圖片來源:《性別承認制度的社會代價》短片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性別承認制度的社會代價》短片片段截圖

【文: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最近,不妙花生(下稱“花生君”就我們製作的短片寫了一篇名為【《性別承認制度的社會代價》短片 就是偏頗失實】的文章。(註一)我們就此回應當中的A至K點,我們的意見以「>>>」開始。

廣告

花生君説:

“A) 1:35: 違背辦學和宗教自由/衝擊家長教育自由

廣告

學校有辦學和宗教自由不代表不受教育局規管,其自由亦不可凌駕學生福祉,所謂的多元共融不可不理。而本花生亦已於前文指出,學校的職責是教學,而即使宗教和道德堂教局亦已有清晰指引是要認識宗教而非傳教。至於在其他學術課堂,「心理性別」為主流學界及各大醫學組織所認同的事實,若教性/性別相關課程只提生理性別而不提及心理性別,就是有失偏頗,失去學術性,違背教局指引。

同理,家長教育自由亦非如此被引申。家長有選擇課程的自由,甚至退一萬步說可以選擇含有不當或偏頗訊息的教育課程予小朋友,但這對小朋友的發展有何益處?又,家長亦有責任與小朋友共同迎造共融教學環境,不歧視不欺凌,正確認知性別是第一步。”

>>> 花生君所提及的“學生福祉”正是我們最關注的問題。我們相信,性別認同出現問題,並非絕對不能改變的;解決性别不安,亦非必須易服。阿美的女性扮相,只會鞏固他認為自己是女性的信念,令他更難接受自己的原生性別。若加上終生服食女性賀爾蒙,對他的身體會造成很大的傷害。

學校容許阿美穿女生校服和入女廁,會影響其他學生對性別的認知,亦會造成女生不安。美國曾有17歲男跨女學生Lila Perry 爭取在學校使用女廁和女更衣室,觸發超過150名學生離開課室靜坐抗議約兩小時,反對容許生理男生使用女廁或女更衣室。(註二)

學校有責任教導學生符合生理健康的性別觀念,在中學階段教授心理性別(包括並不符合科學的性別光譜)和性別可選擇的觀念,是誤導學生,甚至令學生嘗試扮演異性角色,有違學生的福祉和家長的意願。

另一方面, 花生君似乎對宗教學校在校內傳教的自由及權利, 並不了解, 教會學校在校內傳教, 這已是百多二百年香港教會學校的慣常做法,  花生君竟不知道, 其無知的程度, 實在令人遺憾的!

還有, 花生君所說的, “退一萬步說可以選擇含有不當或偏頗訊息的教育課程予小朋友,但這對小朋友的發展有何益處?”, 其實是一個沒有論據的循環論證, 先前設了家長是選擇了「 不當」的訊息, 再證明這樣選擇是不當的, 這是什麼門子的論證?

在多元社會中, 人人對事物抱有不同的價值觀, 已是不爭的事實, 而兒童在未有成熟的選擇能力之前, 不是家長給他們自己的子女選擇, 難道是花生君嗎? 一個教育制度, 必須保障家長在子女教育的教育自由, 這不單是常識, 也是香港人權法以至國際人權公約所訂明的家長對子女教育的基本權利, 甚至國家政府也必須尊重!

花生君說:“B) 2:00 有關於共用更衣室問題

一般而言,專家建議是提供隔間予性別不安及相關人士自由選擇使用。建立隔間的重要性就正如為其他有需要人士設置坡道、升降機及盲道等無障礙設備,這是社會文明進步關心弱勢社群的表現,而同時隔間如坡道或升學機,可供其他人士使用。本花生在前文已建議可1)需要配合良好的公民教育,令公眾明白性別不安的特別情況,消減所謂「唔安樂及受到威脅」的心態,2)參考種族歧視設立緩沖期讓公眾接受,3)隔格亦可供因各種需要不願意看到相關人士身體的朋友使用。”

>>>

在女更衣室內, 即使如你所建議的, 建立了在女更衣室內的間格給跨性別人士使用, 不過, 其他女士卻在更衣室內的公共空間中, 裸露自己的身體; 我們要知道, 有些男跨女的跨性別人士, 他們仍可能更為種種原因, 仍是喜歡女性的, 在香港有些跨性別人士, 有些都公開表明, 他們仍是”喜歡女性”的 (因為他們在生理上其實是男性), 社會給這些人進入女更衣室, 任意看見女性的身體, 滿足其心理上的情慾, 是不是一個合理的做法?

其實, 每個人使用符合其生理性別的更衣室是社會的共識,因為能保障使用者的安全、私隱和尊嚴。一個男跨女因自己的性別不安而要使用女更衣室,造成女性的不安,是自私的行為。政府若能多興建獨立的更衣室(而不是在女更衣室內的間隔),供有需要的跨性別者使用,是較合理的做法。

花生君說:“C) 2:40 有關運動不公

這個議題主要是環繞男變女的睪丸酮水平會否影響運動表現。國際奧委會目前做法是該等人士需接受至少一年荷爾蒙抑制療法,並於成為奧運代表一年前評測其睪丸酮水平需低於一定指數。

關注組的錯誤是,未有交代詳細理據便人云亦云將「即使接受療法運動表現仍會較佳」的說法當一普遍性事實宣稱。可惜目前科學證據是不大清晰的,例如Harper(2015) 的小型研究指出療法後跑手反而跑得更慢,她同時亦補充變性在其他運動類型未必全部有利,如在籃球是優勢,但在體操或舉重高度是劣勢多於優勢,國際奧運會或應針對各類比賽項目提供不同指引。

此外,亦有學者爭論究竟當中如有不公,究竟差異是否大至不可接受,人本身就有不同身高體重體型,若要平真正公平競爭,是否應先從這些絕對性指標做起(如拳賽分重量)?又,其實部份女性天生就患有hyperandrogenism,本身身體內睪丸酮水平較常人高,我們又是否因這種與變性類近的情況而拒絕該等女性參賽?”

>>>首先,國際奥委會對跨性別運動員的評核準則並非毫無爭議。即使男跨女的睪丸酮水平達至低水平,但他的骨架不會因此而縮小,故在種運動上,其先天優勢仍在。

其次,並非所有體育比賽(尤其是小規模的)都會跟從國際奥委會的準則來評核跨性別者應參與什麼性別的比賽。在外國,已有不少男跨女運動員在女子組比賽中,憑藉先天優勢而取勝。

再者,如果體育比賽主辦單位只要求參賽者申請參賽時出示身份證,那些因性別承認而獲修改性別標記的男跨女,很可能在主辦單位不知其跨性別身份的情況下參加女子組比賽。

花生君說:“D) 2:50 有關制服團體

關注組之資訊過時可見一斑。本花生已於前文交代英國童軍會之轉變,並提供清晰指引會員與領導該如何與性別不安或性別認同差異的會員相處,而今年中美國童軍會亦與女童軍等制服團體共同宣佈將會招收相關人士。

該等制服團體已將“性別多樣化”視為關注事項,會員理應跟隨。當然,領導必須顧及所有成員之感受,所以除性別認同之教育外,亦宜在住宿/更衣方面作出適當安排。例如英國童軍會建議在可能情況下讓該等人士選用unisex廁所或隔格(見上段),睡眠方面則交代總會本身沒有性別分隔的安排,若無獨立帳篷或內裡無隔格,宜安排相關人士與自己生理性別的朋友共宿。簡而言之,即使出現如影片中之睡眠組合(亦與上述不符),最基本亦不會出現其他成員不滿的情況。”

>>>英國和美國童軍招收跨性別會員的做法,在當地已引起爭議。以香港現時的民風,相信不會接受性別多樣化的概念。至今,香港的女童軍總會,亦無宣佈招收跨性别會員。但當香港實施性別承認法後,隨之而來的就是性別認同歧視法,到時,香港的女童軍總會很可能要接受男跨女成員,並且不能在上廁所和住宿安排上,給予他們差別對待。

在美國,已有女跨男學生 Gavin Grimm因不獲學校批准入男廁而控告學校。(註三) 誰能保證將來獲性別承認的男跨女童軍,不會因不能入女廁而控告女童軍總會?

在加拿大,有女子庇護中心為免觸犯歧視法,容許有男性性器官的男跨女入住,與生理女性同房。(註四) 誰能保證將來獲性別承認的男跨女童軍,不會要求與其他女童軍同睡的權利?

花生君説:“E) 3:30 有關工作安排

關注組的另一個問題,是已經代表香港人表示不包容,怪不得阿美要轉這麼多份工了。

護士專業守則及倫理守則指出,在提供任何治療或護理前,護士應先取得服務對象的知情同意。而另一方面,目前男護士亦的確可以為女病人施行服務,但醫管局一向做法是盡量避免,如有需要或在病人要求下,可要求其他性別在場。也即是說,片段中若病人覺到不安,亦可要作同等要求。題外話,婦科聖手都有不少是男性,香港人也很相信他們的專業,不是嗎?”

>>>阿美只做兩份工作,何來“轉這麼多份工”和“香港人表示不包容”?花生君真的加鹽加醋,無中生有。香港人轉工是常事,花生君真的大驚小怪。

性别承認的後果是男跨女獲得寫上女性的身份證。作為僱主的安老院或醫院,一定知道他是生理男性嗎?可以把他視為男性來對待,要求他入男廁嗎?可以不准他為女院友換尿片嗎?

花生君說:“ F) 3:40 使用服務上之歧視

目前情況下,若因性別而不提服務或提供有差別性之服務,仍孰歧視,詳細內容可見女士之夜法律爭議,唯法律亦有條文指出浴場等單一性別之場所可獲豁免。

就美容院個案而言,本花生早前除建議使用隔間外,亦可先告知予所有顧客將有如此安排,法律上亦吾予緩沖期予民間適應。同時,可參考外國做法,本花生雖不贊成標籤效應,但若要該等人士向場所負責人出示性別不安等情況之證明方可提供服務,為無辦法之辦法。”

>>>商户因顧客的性別而給予差別對待,與因顧客的性別認同而給予差別對待,是截然不同的事,不能混為一談。

若美容院東主只想服務女性,不喜歡為裸露身體的男性提供按摩服務,是東主的營商自由,沒理由強迫東主一定要服務男性或男跨女顧客。

花生君說:“G) 4:40 關於變性後結婚是否同性婚姻?

W小姐案法官判詞已詳細交代有關理據並指出非關同性婚姻,關注組在影片中卻完全未有提及,而過往就此點則只表示自己不同意判詞而未有理據駁斥。”

>>>我們的短片已清楚解釋一個人的性別終身不變的道理及其原因。現在諮詢的四個性別承認模式,以及W婚權上訴的裁判,也是指鹿為馬,將造成或已造成同性婚姻的後果。

 花生君說:“H) 5:10 侵犯個人尊嚴 私隱 宗教及良心自由

這裡需要更多的公民教育,令公眾正確認知性別不安的特殊情況,自不會有感個人尊嚴及私隱被冒犯。至於所謂良心及宗教自由,本花生已於前文交代兩公約之附文指出並非無限延伸,要先顧及他人之基本權益。”

>>> 的確,我們需要更多公民教育,讓性別不安者知道自己是有性別認同問題的病人,需要顧及其他人的感受,不能因自己的特殊病情和需要,令其他人感到不安和強迫人認同其心理性別,並要明白自己的權益不可以無限延伸,要先顧及其他人的基本權益。

花生君說:“I) 5:30 指鹿為馬?6:10 盲目接受?

真正指鹿為馬,讓他人盲目接受不實及誤導性言論是關注組諸位,一直憑單信念而交代不出任何主流學術權威的理據去否定心理性別。”

>>> 我們的專頁以前已貼過多篇有關此議題的主流學術文章。承認心理性別的存在,與強制整個社會承認個人的心理性別,並容許當事人以該心理性別享有其他人按生理性別而享有的權益,是截然不同的事。

再者,高言大智,不及回歸常識重要。做一個簡單的民意調查,問全港女性是否願意讓未做性別重置手術、擁有男性性器官的性別焦躁症者進入女廁和女更衣室便行。你認為有百分之幾的女性會說沒問題呢?我們相信不會有一成。

花生君説:“J) 5:40 ,6:10 性別不安之消除

美國心理學會,美國精神科協會等權威組織,已一再清晰指出性別不安中的性別認同差異是正常的,而病態部份是部份人出現的強列不安,治療如荷爾蒙療法及變性亦只是針對不安而非性別認同差異。”

>>> 一個心理性別和生理性別不一致的人,既不會產生不安,又不需要荷爾蒙療法或手術的人,還需要性別承認制度嗎?

花生君說:“K) 不學無術,一再誤引 APA (DSM)之數據

早前本生已指出關注組錯誤引用APA之數據,其實單憑這點影片已經算作誤導及不實,現轉貼如下:

首先讓我們檢視關注組的學術水平。今日二次引用資訊的關注組諸位,竟然認為DSM原文中「生理的男性中, 在成長後繼續有這種性別不安的, 是2.2%至30%, 在生理女性中, 有這些不安的有12%至50%」,可以被兒科醫學院寫成「多達98%性別混亂男孩和88%性別混亂女孩,如常地經過青春期後,最終接受自己的生理性別。」而覺得「並沒有錯」(89-90),令本花生嘆為觀止。

撰寫研究報告或文獻綜述,最著重是客觀性,所以APA會以嚴格的學術及研究標準篩選相關研究,並將多份研究中最低及最高值列出(一般而言),以供讀者自行判斷。是次兒科醫學院的演釋,與上述的客觀性完全相違,既未能反映研究之重大差距,亦容易誤導讀者指向某一面向或結論,實有違學術誠信及專業操守。今日關注組為此背書,未知是學術水平不足,還是寓意為之,誤導不明真相的大眾?”

>>>我們的短片中已用了“多達”一詞,以表達最高復原率。資料取自《性別意識形態禍及兒童》一文,(註五)詳情如下:

“關於第5點:「DSM-V在哪裡列出性別焦慮症的復原率?」

DSM-V第455頁,在「沒有性發展障礙的性別焦慮症」標題下,它寫道:「從兒童期進入青少年期或成人期的性別焦慮症的持續率(persistence rate)有不同程度。在出生男性中,持續率由2.2%至30%。在出生女性中,持續率由12%至50%。」簡單數學計算得出,出生男孩的復原率高達100%-2.2%=97.8%(約性別混亂男孩的98%),同樣地,出生女孩的復原率高達100%-12%=88%。”

即使以最低的性別焦躁症康復率來看:男(70%)、女(50%),亦無損我們片中的論點,就是:性別焦躁症並非一定不能痊癒的疾病。

 

註一註二註三註四註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