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來愛我

2017/2/1 — 14:18

沙爾在倫敦參加男同性戀者合唱團,經常隨團表演。

沙爾在倫敦參加男同性戀者合唱團,經常隨團表演。

【文:清風;圖:香港電台】

保守的猶太教家庭,出了一個同性戀兒子,換來的是二十年的不相往來,但因為一個世紀絕症──愛滋病,令家人漸漸放下成見、互相諒解,希望在餘下的時間,盡力彌補彼此昔日的遺憾。

沙爾因性取向離家19年,最終因患上愛滋病重回家鄉。

沙爾因性取向離家19年,最終因患上愛滋病重回家鄉。

廣告

以色列人沙爾生於大家庭,是家中的長子,當將軍的父親要求嚴格,全家篤信猶太教。本來這只是一個極為尋常的以色列家庭,不過,沙爾在青春期時已知道自己只喜歡男孩子,經歷幾年痛苦的掙扎,最終在十九年前選擇離開家鄉基布茲,到英國倫敦獨自生活。對於同性戀,父母均感難以接受,父親更寫信向他「曉以大義」,要他「改邪歸正」,這種不諒解最終令沙爾和家人決裂。

廣告

全家篤信猶太教,敬拜時沙爾這個「罪人」就像旁觀者。

全家篤信猶太教,敬拜時沙爾這個「罪人」就像旁觀者。

在倫敦,社會對同性戀的接受能力高得多,同性戀者會聚集起來。沙爾是一個男同性戀合唱團的成員,定期練習、表演,成員間亦互相支持與關心,這裡的生活讓沙爾可以忠於自己的性取向。沙爾回想,在倫敦生活的初期過得非常愜意,認識了理想伴侶阿倫,過著快樂的同居生活,本以為可以一生一世,可惜戀情只維持了三年,失戀之痛令他變得放蕩,與新相識的男友過著他形容為「一塌糊塗」的生活:吸毒、不計其數的性伴侶、群交等。結果,這種生活引來可怕的大報復,沙爾的男友感染了愛滋病,而沙爾在檢查後,亦證實患上愛滋。

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定期練習、表演,讓沙爾得到關心與慰藉。

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定期練習、表演,讓沙爾得到關心與慰藉。

沙爾形容,當聽到男友告知患上愛滋的消息時,自己亦心中有數,因為他認為自己做過太多壞事,得到這樣的報應很正常。而知道自己患病後,他第一件擔心的事,是如何向甚少來往的父母啟齒,但當大家倘開心屝,反而可以修補破裂的關係。

證實患病後,定期驗血是沙爾的指定動作。

證實患病後,定期驗血是沙爾的指定動作。

沙爾的媽媽特地到倫敦探望兒子,她指當初完全不能接受兒子是同性戀者,感覺天要塌下來,既傷心又憤怒。沙爾得病後回鄉探親,她更十分擔心兒子的病會感染其他家人,甚至將自己的牙刷收起來,但想到自己這樣對待兒子,又覺得內疚,這種內心交戰令她非常難受。經過時間的洗禮,她已經慢慢接受兒子患上愛滋病,即使沙爾幫她準備晚餐時弄傷手指流血,她亦沒有大驚小怪,她最希望沙爾能返回家鄉,在餘下的日子好好和家人一起生活。

母親漸漸接受兒子患愛滋病的事,希望他回家與家人一起生活。

母親漸漸接受兒子患愛滋病的事,希望他回家與家人一起生活。

嚴肅的爸爸亦因為兒子的病放下執著,重讀那封讓大家不相往來的舊家書。爸爸遺憾地表示在信中從沒提及過疼愛兒子,結果令大家白白浪費珍貴的相處時間。他知道沙爾患病後,經常發惡夢夢見兒子孤獨地死去,盼望他回老家,相信是希望這個惡夢永不要成真。

兒子患病讓爸爸放下執著,重新建立失去近二十年的溝通橋樑。

兒子患病讓爸爸放下執著,重新建立失去近二十年的溝通橋樑。

父母盼望沙爾回家,但弟妹們對於哥哥回歸卻有不一樣的看法,兩個妹妹都擔心,自己的小孩與沙爾接觸會有感染的風險,弟弟除了擔心子女,亦抱怨哥哥自私,令他多年來要代為肩負長子之責任,更指責他每次回家都弄得「家嘈屋閉」,很難相信他不再行差踏錯。弟妹的心聲令沙爾十分傷心,慨嘆他們不關心自己,亦對愛滋病毫不了解。不過,弟媳一句不擔心、弟弟祖爾更表示會盡最大努力幫助他,更諷刺兄姐們常常自稱對家庭充滿愛,卻不能身體力行,這些歡迎之聲,令沙爾決心回家與家人團聚。

弟妹們對沙爾回家驚多於喜,亦抱怨他不負責任終染上惡疾。

弟妹們對沙爾回家驚多於喜,亦抱怨他不負責任終染上惡疾。

沙爾十分喜歡小孩,抱著侄兒又哄又親,但弟妹卻擔心小孩有感染的風險。

沙爾十分喜歡小孩,抱著侄兒又哄又親,但弟妹卻擔心小孩有感染的風險。

沙爾最終在成為以色列愛滋病關注組的代言人,準備公開承認自己患上愛滋病。儘管知道這種自白會令自己受到不同的攻擊,但他認為是時候站出來說真話,捍衛及推廣當地愛滋病患者的權益。在倫敦合唱團團員的祝福下,沙爾重返基布茲,展開生活新一頁,重建與家人之間的橋樑。

弟妹的心聲讓沙爾十分傷心,慨嘆他們從未關心自己。

弟妹的心聲讓沙爾十分傷心,慨嘆他們從未關心自己。

--

香港電台外購節目《世情2》逢星期四晚上9時在港台電視31、31A播放;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