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香港同志運動歷史

2016/6/7 — 12:55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Louis Lee】

關於歷史

參與同志運動時間不長,但看到有一個現象:香港人都不喜歡歷史。

廣告

那時,剛進同運的我以為,何韻詩與黃耀明是香港第一個出櫃的男女名人,後來才知道,原來張國榮早就公開了自己與男性交往,文化界中林奕華早在1989年就開始舉辦同志影展,林夕、黃偉文、周耀輝、陳少琪等詞人也一直寫了各樣描繪同志情感的歌詞。

說起文化,自然想到我最喜愛的書籍。我一度以為香港最早的同志理論作家是周華山,他的《異性戀霸權》和《同志論》我都有閱讀,後來才發現,早在1981年小明雄已出版《同性愛問題二十五講》、1984年則出版《中國同性愛史錄》,比周華山日十年,更不只從西方理論入手,而是從傳統中華文化分析同志在中國古代的情況。

廣告

我也曾以為,大愛同盟是同運組織的聯盟,後來發現,原來同志運動的組織多如繁星,大愛同盟確實是有不少名人組成,也有媒體曝光,但早在80年代,香港已有椰子會、龍陽會等同志聯誼組織,到了80年代末期,男男性行為非刑事化的爭議逐漸催生了同志運動,由80年代末的香港十分一會開始,到女同苑、同志健康促進會、站出彩虹、智行基金會、啟同服務社、香港同志社區會議……同志團體的路線、取態各有不同,但同樣為同志社群努力,思考、論戰也比今日多,例如男女同志論戰、 性解放的討論、雙性戀的現身等,運動也比以往多元,衝擊教堂、男女同志形式婚姻、出櫃參選早有發生,華人同志交流大會也集結了兩岸三地以至世界的同運人,哪像今天,論戰只能在枱底下爭論,同運來來去去只是幾個形式的活動,團體之間只能斷斷續續知道對方的訊息?

到創立大專同志行動時,我也曾以為,以往校園沒有出現過同志組織,卻發現原來周華山在大學時期已有舉辦各種性解放活動,研討同性愛、BDSM;90年代同運蓬勃發展,加上台灣酷兒及性解放思潮的衝擊,校園開始出現各種性/別組織:港大XX小組、中大女研社、中大同志文化小組、Joint College Queer Union等早在校園植根,只是隨著沒有人願意繼承而逐漸解散。他們或許不見記載,也沒有人嘗試整理當年的情況,令他們被埋沒在歷史之中。

香港人就是這樣,完全將運動去脈絡化,拒絕翻查歷史,重溫當年的情況。運動其實早就不斷不斷的發生,只是我們都忽視了這些成果,只看見自己所看見的,例如認定同志運動乃西方潮流興起、傳統中國文化排斥同性愛、同志運動在現時是高峰……

看到一頁一頁運動的歷史,我有時也覺得自己對不起運動的前輩,他們有的早已過身,有的移居外國,有的則銷聲匿跡不再現身,如果我們看同志運動,浮現的只是單一的意像、名人的聲音,是多麼浪費各前輩的努力啊。

最近結束了在大專同志行動的工作,使我開始從另一個身位思考,在現在充滿分裂、充滿分歧的情況下,我們應如何自處?結果,看到歷史,就發現其實我們都不斷重複面對前人面對的問題,他們面對的問題,我們同樣面對;他們的紛爭,我們也在延續。我們是否能夠重回歷史當中,透過觀察歷史、研究歷史,去思考現況、思考未來?是時候書寫歷史,靠自己的手,將歷史變成文字紀錄下來了。

(感謝明周出版《彩虹同志》時訪問我,讓我思考同運的歷史,並讓我開始結連其他同運前輩,就此討論)

 

原刊於 G 點電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