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女同志對這圈子的現況觀察

2018/4/29 — 1:25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日乙談】

筆者簡介

作為一位出身中產家庭、受過良好教育的香港女同性戀者,我在出櫃時幾乎沒有遇到任何阻力、出櫃以後也沒有遭到很多歧視的目光。亦因為此,我個人的LGBTQ+經歷或許不如一些人的故事般可歌可泣。雖然我在外國升學達7年之久,香港始終是我的根;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對這個城市有深厚的感情。我在美國就讀的書院風氣比較開明,令我第一次體現同性戀者的生活。不久之後,我正式向父母出櫃。當我大學畢業、回流香港後,開始透過互聯網及到本地為數極少的女同志酒吧結識女性。香港人一向甚少公開談論性別認同及性取向等話題,而這種社會風氣絕對是時候作出轉變。

廣告

2016年,我跟當時的女朋友兼水肺潛水學生分手,原因是過往是異性戀者的她害怕被父母發現自己成為雙性戀者而關係惡化。自此以後,我開始活躍於同志界。我深切認為應該增加社會群眾對性小眾的認識,從而令更多人接受LGBTQ+。我很清楚香港法律在同志權益方面雖然比有些亞洲國家較寬鬆,但本地人對於香港同志社群文化一直三緘其口,這促使我於2016年開始構思、並且於同年開辦了亞洲第一個探索LGBTQ+文化的徒步遊。

這個步行團(詳情請參閱http://walkin.hk/tours/lgbt-in-the-city/)將會透過遊覽中環及上環一帶的地標,探討香港LGBT文化歷史面貌。當中景點包括「春光乍洩」及「得閒炒飯」等香港著名同志電影的拍攝地點、鮮為人知的LGBT聚腳點、以及屹立香港近25年而極具代表性的的同志酒吧Propaganda舊址。最後一站位於上環一間同志酒吧,讓團友們親身體驗現場氣氛、並且認識一下該酒吧的一些小故事。我希望此導賞團內容有趣之餘,可以令大家關注悠久的香港LGBTQ+歷史;希望透過本地及國際媒體、TripAdvisor等渠道達到宣傳效果,為旅客、本地居民、學生及社工等各界人士提供獨一無二的LGBT歷史及文化體驗。另外,這個「性小眾之旅」聯合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埃森哲等多家學術及商業機構,大力推動有關教育及主題活動。 

廣告

今時今日,香港正漸漸成為一個歡迎同志的亞洲旅行熱點。除了上述的LGBTQ+徒步遊以外,香港即將舉辦一連串大型LGBTQ+活動,包括快要舉行的LGBTQ+電影節、一點粉紅(Pink Dot)、於9月舉行的粉紅天(Pink Season)、以及2022年的同志運動會(Gay Games)。

本文旨在分享一位30多歲、香港土生土長的女同性戀者的所見所聞,並不代表香港女同志文化的全貌。有人認為香港女同志有人認為能夠代表香港女同志生活面貌的事物寥寥可數,例如很難找到固定的女同志聚腳點或群體,但同時亦有秘密女同志聚會及龍舟隊等等。

1990年代 

在九十年代,手機應用程式盛行之前,大多數本地女同志都是透過一個名叫Blur-f的網站與其他女同志進行交流。這個論壇涵蓋運動、旅遊、藝術、文化、時裝潮流、娛樂等多種話題。另外,最重要的功能莫過於它的「friends」聊天室,用家可以在此查看其他女同志的個人簡介。當時,女同志主要分為4類:「TB」(「tomboy」的簡稱,即喜歡作男性打扮的女同志);「TBG」(「tomboy girl」的簡稱,即喜歡TB的女同志);「Pure」(打扮及心態比較女性化,並且喜歡同樣女性化的女同志);以及「Bisexual」(雙性戀者)。

與很多國際網站相似之處是,部分女用戶會採用稀奇古怪的用戶名及大頭照;亦有男性以寵物或食物照片作大頭照,利用女性化的用戶名掩飾身份。由於當時尚有很多未正式出櫃的女同志、加上單靠外表很難斷定對方是否同道中人這種秘密尋覓同志朋友或伴侶的渠道頗受歡迎。不幸的是,一些非同志男性濫用這個渠道,假扮女同志、哄騙真正的女同志出來見面。有些異性戀男士對女同志有性幻想、或者想將女同志「拗直」;類似事件在今時今日仍然時有發生 。

我不肯定這是否香港的獨有文化,但在女同志論壇時有發生一些欺凌行為。我曾經與Blur-f一位TBG網頁管理員約會。當我們分手後,有些論壇會員在聊天室對我態度不太友善、並且不准我參與部分群組活動。另外,有些用戶故意在多個聊天室內貼文,突顯自己興趣廣泛、多才多藝、生活多姿多彩,以此吸引其他人(尤其約會對象)注意。

2000年代 

千禧年代可說是香港女同志開始抬起頭來的年代。在2000年代末,香港出現了三間女同志咖啡室,例如位於旅客必到之地時代廣場附近、波斯富街的LINE。自90年代初,男同志酒吧已開始存在;反觀女同志一直沒有很多聚會好去處。女同志咖啡室正正為一些想在舒適環境下會友的女同志提供很好的選擇。這些咖啡室時常透過女同志網站舉辦不同的活動,例如書友會、生蠔試食大會(切勿想歪)或棋賽,為女同志們提供聯誼機會。

當年,銅鑼灣有兩間女同志酒吧,例如以港幣200元酒水任飲卡拉OK作招徠的Virus。全盛時期的Virus成功吸引大批本地年輕顧客,但未能吸引外籍人士光顧。男同志酒吧無論平日或週末都有固定客源,反觀女同志聚腳點,經營十分艱難,閒日多數門堪羅雀。

2005年,Abby Lee及Betty Grisoni這對同性伴侶創立了一個名為Les Peches的團體,為主要說英語的女同志提供聚會機會。當時,女同志酒吧、蒲場和卡拉OK並未普及,很難找到適合聯誼的地點。另外,她們發現香港的男、女同志甚少集體行動,所以到男同志蒲吧消遣亦不太可行。在嘗試到男同志蒲點喝酒跳舞期間,她們發現了Fruits in Suits – 一個於每個月第三個星期二舉行的男同志聯誼活動。她們想:何不為女同志們組織類似的聚會?Les Peches的構思由此而來。Abby和Betty說:「我們想為女同志們提供一個安全舒適的聯誼環境。」 由於她們租用的酒吧比較高檔次,因此吸引了一群高收入、年齡層較高及主要以英語溝通的會員。不幸的是,很多跟她們合作過的直吧只許她們租場一次,因為香港女同志着重於舞池獵艷多於買酒消費。

2010年代

踏入智能手機世代,為女同志結識朋友或對象帶來新的衝擊。來自香港本土的Butterfly應用程式大受歡迎。Butterfly在功能方面與Blur-f大同小異;但在其最新版本,新增了hashtag功能,方便用戶搜尋感興趣的帖文;與男同志手機apps(例如Grindr)不同的是,它設有不同主題的聊天室。另外,有一點值得注意:個人簡介方面增設了一個「No label」類別,是為不想故意標籤自己為某一固定類別(即特別男性化或女性化)的女同志而設。標籤自己為No-label的人大多數是性別酷兒,雖然是女同志但同時擁有多種男性化或女性化行為、外貌及性偏好,例如外表十分女性化但思想行為非常男性化、並且偏向比較女性化的一切事物。因此,「no label」人士可代表不屬於單一類別的女同志,她們的外表、個性及對象選擇方面可能大相逕庭。她們不是想欺騙自己或他人,只是不願意讓自己的偏好影響日常生活上的各種決定。「性別酷兒」一詞近年在台灣及香港開始流行,用以形容覺得自己的外表、思想及行為等方面不符合單一性別模式的人。

另一個Butterfly及Grindr之間的明顯分別是,Butterfly不設GPS搜索功能,用戶不能找尋自己身處位置附近的女同志。此應用程式提供的具體位置分為香港、澳門、台灣及海外,對於想找出附近合眼緣的女生是否同志毫無幫助。針對這個問題,有另一個應用程式HER,是Grindr的女同志版。另外,想擴大搜索範圍的用戶可以選擇Lesdo、LesPark及Rela等擁有較多中國大陸及台灣用家的apps。它們的用戶可在網上開直播,吸引觀眾收看、送虛擬禮物等。它們還有一個類似Instagram的功能,讓用家於網上發佈圖片、其他用戶亦可以留言。

除了銅鑼灣Virus之外,位於尖沙咀的Temptation等樓上女同志酒吧亦開始興起。這些酒吧非常地道,特別吸引年輕一輩,同時亦為老一輩提供聯誼機會。

除了Les Peches,本地女同志社群開始積極女同志聚會派對。例如一個名為LEZO的團體籌辦了一個派對,邀請到王若琪、羅凱鈴等女同志歌手參與;亦有結合BDSM元素的「Fifty Shades of Lez」等特别主題派對,參加人數超過200人;及後舉辦的派對亦反應踴躍、門票經常售罄。由此可見,香港女同志難以結識其他同志,所以類似的聚會及派對特別受歡迎,參加者往往悉心打扮赴會。這亦證明了香港女同志不只是活躍於網上虛擬世界,而是想面對面、切切實實認識新同志朋友。

至於女同志社群關注度方面,歌手何韻詩於2013年正式宣布出櫃。由於她在香港有很高的知名度,亦是一位勇於表達政治意見的公眾人物,她的宣示無疑為本地女同志社群打下一支強心針。2012年,社會名媛趙式芝占據多份報章頭版,原因是她宣布跟同性伴侶楊如芯結婚,而她的億萬富豪父親揚言,如有任何男士能夠與他的女兒結婚,將會獲得港幣5憶元。自此之後,趙式芝不斷為香港女同志發聲,並於2017年獲金融時報頒發「傑出金融家」殊榮。另外,本土本地商家對於支持女同志方面持更開放態度。2017年,珠寶品牌周生生刊登了新婚不久的女同志歌手盧凱彤戴上結婚戒指的宣傳廣告,創下香港廣告史新一頁。LGBTQ+ 認知話題及平權活動終於立下新的里程碑。

雖然香港社會大眾已普遍接受男、女同志的存在,作為身處香港的女同志已不需如以往一樣閃閃縮縮,但是香港女同志始終缺乏舒適的聚會點。很多單身女同志需要倚靠其他非同志交友apps(例如Tinder、Coffee and Bagels等等)認識新對象。在此寄望隨着時代的進步,會有更多人響應如Sweatitude(一個女同志運動團體)等專為女同志而設的活動及聚會場地,讓香港女同志能在安全、健康、舒適的環境下相聚。

背景圖片來源:周生生廣告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周生生廣告片段截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