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inkDot,從今日VIP主持李浩林說起

2017/10/28 — 21:32

g 點電視製圖

g 點電視製圖

【文:鄺文傑】

香港的Pink Dot來到第四屆,這個源於新加坡的活動,提倡的是每個人都有愛的自由。今年的大會司儀有梁兆輝,還有電視台藝員 — 李浩林。

記得電視台男同志演員朋友跟我講過,在電視台很難交到同志朋友,像李浩林「那個級數」的,不會去接近。聽罷朋友的話,不知不覺原來李浩林已上了神檯。2001年,他拍過劇集《情牽百子櫃》,當時只不過廿六七歲的他,一臉稚氣,十分可愛。英文了得、表現淡定的他擔任過大大小小的主持,最深入民心的大概是主持今日VIP。已經44歲的他,雖沒有公開表示過自己是否同志,但他至少願意在一個有這麼多同志的場合,為同志說些話、做些事。

廣告

當Rubberband唱完一首在非洲探訪而寫成的We Are One,梁兆輝叫他們可以寫一首We Are Zero,李浩林跟梁兆輝講:「你自己話自己係Zero」,轉頭又說要問一下Rubberband的6號是不是0號。(大家可以由片段1:04開始看)

廣告

之後當梁兆輝問:「我哋細個志願係咪做汪阿姐?」李浩林馬上反問:「你嘅志願係想做汪阿姐咩?」,他表示自己沒有想過做汪阿姐,梁兆輝則指出李浩林現在已經是TVB的「阿姐」。(大家可以由片段34:08開始看)

是有點嘲諷,不過確實李浩林就是「那個級數」,要想另一個有相同級數的「疑似」男同志電視台藝員,實在想不出來。從這兩位大會司儀這樣「放」的對話,世界似乎變得美好了一點。說真的,電視台藝員可以在公開場合談這樣的話題並不容易,出櫃與否已不重要,也許真的到了某個年紀就會「敢」。有些人到了「適婚年齡」,因為自己的性取向要面對從家人和工作所帶來的壓力,日積月累而出現種種心理問題,結果要找心理治療或諮商師幫忙。有讀過發展心理學的人都知道,一個人要建構自己的身份包括性的身分(sexual identity),青少年階段就應該要做好。一個人如果對海鮮敏感,但有時礙於迎合社交,會不敢坦白,結果苦了自己。面對這種情況,你大概會希望他可以做自己,因為你知道不去吃海鮮並非一個選擇。汙名(stigma)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自己對自己的汙名(self-stigma)卻可能比較容易處理,一步一步對自己的性取向認同,然後將其整合到個人的身分當中,同志會活得美好。

要消除汙名,就要改變整個社會系統。Pink Dot一向都有很多跨國金融機構贊助,最近中港企業周生生以盧凱彤結婚的故事賣廣告,得到了同志和非同志的「心心」。2017年9月26日,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發布了關於企業處理歧視LGBTI的行為標準,始終由商界以履行社會責任的方式提升公眾對同志議題的關注較為容易。

說到尾,很多人不看好同性的愛情,當結了婚的黃賢誌和他「老公」在台上送禮給鄧達智和他「老公」,那個畫面似乎比一班出了櫃的歌手在台上唱歌更為感動,我們需要更多這樣的故事。

每一年,同志遊行和Pink Dot讓大家成為了「今日VIP」,但活動過後,同志們又如X-Men藏身於社會不同的角落。但願同志不用「藏身」,而可以自在的跟任何一個市民一樣,做自己,做每一天的VIP。

 

原刊於 g 點電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