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igi Moonlight — 站在中性匯合點的英國變裝國王

2018/5/23 — 19:50

Sigi Moonlight(G點電視製圖)

Sigi Moonlight(G點電視製圖)

今次訪問的變裝國王 Sigi Moonlight 在英國土生土長,卻擁有一副亞洲面孔。她平日像個普通的上班族,晚上 8 時後卻畫上粗粗的眉毛、短短的鬚根,還有那像巧克力般的六塊腹肌,在舞台上載歌載舞。娛樂大眾之餘,亦刺激人思考關於性別和社會各種現象的問題。

Sigi 英國土生土長,卻擁有一副亞洲面孔。(圖片來源:Sigi Moonlight ig)

Sigi 英國土生土長,卻擁有一副亞洲面孔。(圖片來源:Sigi Moonlight ig)

廣告

是they,也是she

訪問開始,首先問了 Sigi 的性別稱呼,Sigi Moonlight 是「他們」(they/them),本人是「她」(she/her)。「我不介意人們叫 Sigi 男性『他』,但我總是覺得中性的『他們』比較適合!」我好奇問她,為什麼 Sigi 不用「他」。她一開始斬釘截鐵地說,覺得 Sigi 根本是另一個人,她只有把自己灌得半醉時,才能在舞台上表演。說著說著,她卻開始提到外向和內向的問題,發現其實較外向的 Sigi 讓她毫無禁忌地表現隱藏於她內心的渴望。說到底,Sigi Moonlight 雖然是一個角色,但身為這角色的設計和演繹者,多少也有部分自我滲進角色了。她又會怎樣去理解這暗藏的性別關係呢?

廣告

*
我不喜歡暴露太多女性特徵。
但當我是 Sigi 時,
穿裙子卻不是一個問題,
他們像是一個殼
*

我看她這一身中性打扮,不時輕輕撥弄那黑色短髮,好像明白了什麼。「當妳身為一個生理女性時,會覺得需要表現得較男性化,但當妳化身成為生理男性 Sigi 時,會覺得需要表現得較女性化,因為由始至終,於妳而言最自在的,都是那中性的匯合點。」她聚精會神地聆聽,再緊接著給我一個極大的笑容,她說我說中了。「束胸是我的日常,我不喜歡暴露太多女性特徵。但當我是 Sigi 時,穿裙子卻不是一個問題,他們像是一個殼,性別氣質表現無需與我的相近,我想保留的反而是那中性的感覺。」

對Sigi而言最自在的,都是那中性的匯合點。

對Sigi而言最自在的,都是那中性的匯合點。

談到 「Sigi Moonlight」 這名字的由來,她笑說 「Sigi」 一直都是她玩網路遊戲的網名。「Sigi」 的長寫是個德國名字「Seigfried」,代表她的一點點德國血統,雖然在遊戲裡的她是一個壯男,現實生活中的她卻既不壯碩又不陽剛,於是,她決定只用「Sigi」,聽起來更為貼切可愛。至於「Moonlight」,則是向啟發她的流行文化致敬。「Sigi Sigi,可以配什麼呢?起初因為覺得 Sigi 有大衛寶兒 (David Bowie)* 的味道,曾有用 Stardust 的想法,但因太明顯的關係放棄了,於是選了 Moonlight,挺順口的,再加上最近奧斯卡得獎酷兒電影 《Moonlight》(月亮喜歡藍)的緣故,這名字更是合時呢!」

* 大衛寶兒最著名的概念專輯《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以兩性氣質兼具的虛擬外星搖滾少年 Ziggy Stardust 為靈感。

國王也要持續進修

這個像大衛寶兒的變裝國王究竟會穿什麼呢?她笑說:「我很節儉的,都走極簡主義路線,Sigi 多數穿西裝,我的衣櫥本身已有不少,所以甚少買新衣。」但是她也不忘放眼那些五花八門的舊貨店,那裡款式繁多又便宜,而她唯一特意去買的,是一件奧斯卡金色人像連身衣。她調皮地說:「這絕對不是隨便在衣櫥找得到的喔!」至於化妝方面,Sigi 仍然以簡單為本。有時候,她塗上眼線粉底,填粗眉毛,便是表演的妝容,她補充:「有些人會化全妝以突出男性特徵,但我沒有那個需要。」

*
白人的臉跟亞洲人的臉不同,
需要自己實驗實驗
*

說著說著,她開始雀躍地給我找 Sigi 臉妝和腹肌的照片,一邊告訴我她發現了亞裔國王和白人國王扮相的分別。那時候她參加了一個國王化妝班,她解釋說:「有一個挺有名的變裝國王叫 Adam All,他們一年最少辦一至兩次這類型的課。」在這堂課,她學會了化臉妝的基本知識,但同時也發現白人打顴骨陰影的方式只會令她的臉看起來很髒,「白人的臉就是跟亞洲人的臉不同,所以還是需要自己實驗實驗,尋找最適合自己的化妝方式。」她給我看一幀 Sigi 巧克力腹肌的照片,我告訴她這太有趣了,她說:「這可認真費時呢!我現在還不算熟練,但多練習總能成大器!」我們都笑了。

Drag King 也會跟其他 Drag Kings 交流學習

Drag King 也會跟其他 Drag Kings 交流學習

站在台上的 hidden agenda

其實,Sigi Moonlight 一年前才開始她變裝國王的生涯。上年 4 月,Sigi 籌備利茲的酷兒電影節,得知一星期後會在同一地點舉辦變裝國王的演出,好奇之下就去看了立即對變裝國王 John Smith 的演出驚為天人:「嘩!這也太酷了!為什麼我現在不是已經在試演呢?」John Smith 舞台藝術形式的表演不同於大眾慣常看到集輕鬆歌舞喜劇於一身的卡巴萊。Sigi 印象最深刻的是混合電影與音樂的部分,出人意表地混合了 2000 年的美國黑色幽默驚慄電影 — 《美色殺人狂》(American Psycho)跟麥當娜關注性別議題的歌曲 —— 《What It Feels Like For a Girl》,但 John Smith 正正藉此引人深思,尤其是男性主導的金錢世界裡性別平等的問題。

*
透過放大男性刻板印象,
突破性別限制。
*

他透過性別、流行文化、音樂和電影的後現代形式,表達女性找到社會定位、衝破男權制度的期望。「這演出令我無所適從,我無法確切地解釋,但也激發了我創造 Sigi。」Sigi 在這次演出的影響下,決定在男權主義的男性角色之上,加入中性和女性的元素,「我的目標是透過放大男性刻板印象,突破性別限制。在每個演出放進啟發人心的意義,這是我演出背後的動力。」於是,僅僅一個月後,Sigi 參加了倫敦的變裝國王比賽 — 《Man Up》,榮獲第三名。自此以後,她就在這變裝國王的小小圈子站穩陣腳,到不同場地、甚至其他城市演出。

Sigi 希望透過放大男性刻板印象,突破性別限制。

Sigi 希望透過放大男性刻板印象,突破性別限制。

穿梭英國大小城市演出

她對英國的表演場地如數家珍:「有些城市場地多的是,有些卻只得孤零零一間酒吧辦變裝表演。布萊頓有不少辦變裝的劇院,布里斯托則有一間酒吧,倫敦的話,當然有傳統的卡巴萊場地 Royal Vauxhall Tavern。其他地方嗎?觀眾們自己懂門路的。」現在的 Sigi 因有全職工作,所以不能全情投入雖然她收到不少邀請,但每個月最多只能演 2-3 次,有時候還特意到其他城市演出。接踵而來的邀請都是靠演出賺來的口碑,但最重要的是到不同場地表演,讓更多不同來歷和喜好的觀眾認識Sigi 。「最近一次表演是我第一個全國王陣容的表演,而且是上次 Adam All 變裝國王班的班底,所以對我來說很有意義。他們知道我剛開始變裝,但仍然給我信心和機會,這我很感恩。」

Sigi也會跟其他Drag Kings同台演出。

Sigi也會跟其他Drag Kings同台演出。

娛樂觀眾,同時也諷刺時弊

當我問到Sigi 的表演方式時,她哈哈大笑起來。「到目前為止,我演過的都是對口型,但我希望可以嘗試現場唱歌和滑稽模仿歌曲,我的演出混合和反襯文化藝術的不同元素,例如電影和音樂等,兩樣奇怪的元素湊在一起,便能構成一個故事。」

Sigi 還記得她第一個演出的內容,當時,她扮成電影裡某些不顧家的父親角色,然後放進滑稽的音樂,那父親角色竟像碧昂絲 (Beyonce) 般跳起舞來!又有一次,她扮成奧斯卡金像獎人像,假裝被一個白人送到另一個白人手上,詰問白人男性為何壟斷奧斯卡。

Sigi 曾在演出時諷刺白人男性壟斷奧斯卡。

Sigi 曾在演出時諷刺白人男性壟斷奧斯卡。

觀眾不懂卡巴萊的幽默?

「大部分觀眾回應都是正面的,唯獨有一次布萊頓的表演,籌辦人隔天收到一封很長的郵件,說因演出內容太過火,所以感覺不自在,覺得那裡不是個安全的地方。」Sigi 扮演聲名狼藉的約會專家,她即場示範那位專家在研討會上說過的內容,例如走到女生跟前,盯進她們眼睛十秒,又或者在洗手間門口等她們出來。Sigi 照做了,但目的明顯是以黑色幽默批評他的建議,而當時觀眾都回以笑聲。

*
有些人不明白卡巴萊的幽默
但對表演的不同理解十分有趣。
*

Sigi 覺得有人誤會演出的原意,是因為其他幾個變裝國王的表演內容都偏向沉重,有人談精神病和英國難民的問題,當晚的冠軍則開玩笑說這比賽埋沒女性的聲音。在這貌似黯然的氣氛下,觀眾難以分辨正經和諷刺的界線。Sigi 慨嘆:「我覺得有些人不明白卡巴萊的幽默,雖然有很多奇形怪狀甚至瘋狂的諷刺元素,但演出者多半是反對他們最明顯帶出的意識的。」但她強調,觀眾對表演的不同理解十分有趣。

觀眾有時難以分辨正經和諷刺的界線。

觀眾有時難以分辨正經和諷刺的界線。

採訪、撰文:Ashley(G點電視實習生)
編輯:Emily Chan, Mo(G點電視義工)

 

原刊於G點電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