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媒體元勳合組眾新聞,冀以眾籌承先啟後

2017/1/5 — 10:44

陳韜文:立場與公正可並行不悖

***

眾新聞的骨幹,如劉進圖、岑倚蘭、李月華、安裕等等,無一不是香港傳媒的元勳。源於劉進圖遇襲,集腋留下 60 萬懸紅,隨刀手落網,真兇成謎而懸空。傳媒續遭打壓,以安裕被裁至為轟動。經過歷次聚議,眾新聞成為共襄的出路。

廣告

他們眾籌的目標為五百萬,既作為一年的經費,亦用於採訪資助計劃。期望爭取到四千訂戶,月捐百元不等,即可達標。

陳韜文

陳韜文

廣告

資助計劃主要為自由記者(離開主流媒體的記者)、公民記者而設,正為評審物色獨立委員。除了自身員工、正職記者不得申請,再無其他規範。申請者或團體,具政治或商業背景亦不受限,惟評審務須以新聞價值為依歸。

劉進圖

劉進圖

劉進圖說他在明報負責教育出版,在眾新聞出任義務董事,角色沒有抵觸,已向公司申報。

至於特首選戰,李月華說一般市民無法參與,他們會聆聽、反映民意。亦不覺得與傳真社競爭,「新聞跟唔哂」,值得調查者數之不盡,挖到新的線索,將有利全行繼續探索。

蘋果日報的記者問到,網媒往往以其立場取信目標讀書群,「客觀、公允、持平」會否落得兩面不討好,左右不是人?

麥燕庭

麥燕庭

李月華認為香港是多元社會,仍有空間兼聽;麥燕庭則認為,客觀公允持平的新聞,在香港一樣有市場。「唔應該忽略依啲人嘅存在。我地要問番做新聞的初心,專業地做新聞先至係我地嘅功能,對社會有幫助。」

***

筆者主要提問如下*:

「看過貴媒體一系列宣傳和訪問,強調『意見可以自由,但事實是神聖的』,公眾利益是大前提。但仍希望各位多說一下眾新聞的自我期許和定位。

正如李立峯教授講過,新聞背後必定有判斷,尤其是調查報道。舉例,去到林榮基家門外,聽到戶內一些聲音,應不應該報道?當報館有資源做調查報道,應該派記者跟蹤梁天琦,抑或跟蹤梁振英?

報咩新聞,查咩新聞,背後必先有一個判斷。好遺憾,必然包括政治對錯的判斷。

過去不少媒體,比如明報、香港 01,都強調公信力,或超越藍黃撕裂。。。不過。。。我必須補充,明報和香港 01 的報道都非常好。。。不過會有啲奇怪嘅事發生,表過不提。

見到眾新聞的廣告,開始時有一雞蛋,先被藍色所染,又被黃色所染,最後回到白色,即是貴媒體。但這種白色是否真的存在和必要?尤其當貴媒體強調分析和深度報道,背後必然牽涉政治道德和政治理想的判斷。希望各位能夠再加補充。」

(註:詳錄提問,乃因需要頭盔)

陳韜文教授回應,做新聞應該客觀公正,亦應該有立場。只不過立場不應該意識形態化。不要因立場而局限報道,只見適合自己的情況,無視不合心意的現象。

陳說眾新聞的優點在於,一眾成員都是資深新聞人,經驗冠蓋全港,他們的立場能夠得出較準確的判斷。「網上好多意見都是道聽塗說,以訛傳訛,旨在宣洩。。。他們的判斷更有根據,更加準確。」

「立場係必要的,未必同客觀有衝突。只不過他們比其他媒體更開放。。。所有媒體都有立場,但佢(眾新聞)則從公眾立場出發。」

李月華則指正,筆者所謂的雞蛋其實是頭像。宣傳片想表達藍黃無法溝通,期許眾新聞能在紛雜的資訊中釐清事實,並呈現不同聲音。

***

後記:眼無王侯手有斧鉞

筆者對「沒有事實,只有詮釋」等說法,向來心存疑慮,深信事實的確存在,也的確神聖。

然而報道什麼事實?發掘什麼事實?怎樣才能成就公眾利益?背後的界定運作,依然都是立場。

認為公正才對,本身就是立場。要成全公眾利益,對正義必須有起碼的要求。立場不但無可避免,更是不可或缺。筆者在意的,是立場毋須隱諱在公眾利益後,更應坦然視之,並奉以為然。

筆者很同意端傳媒的李志德,解釋為何要採訪反對同性戀的人:

『平衡報導,不是為了追尋某種可以自我標榜的名聲,而是像事實查證一樣,是新聞做為一個公共資訊服務行業中最低、最基本的要求,它最大程度確保了每一個陣營裡細到每一個音符都有被聽到的機會。

「平衡」不應該被汙名化,它正正是一種溝通的努力。如果「平衡意見」這個最低標準都要被批判,誰能保證不會有被遺漏的意見?或者,被遺漏的事實?』

李先生重申兩次,「最低、最基本的要求」、「最低標準」。

***

原來大公報的命名,在今日看來依然很「潮」。創辦人英斂之通法文,在創刊號並列其法譯 L’lmpareial:

「尤望海內有道,時加訓誨,匡其不逮,以光我報章,以開我民智,以化我陋俗,而入文明。」

大陸易幟前,地下黨員楊剛負責「策反」大公報,但未成功。總編輯王芸生讓蕭乾先後寫下社論〈自由主義的信念〉、〈論自由主義者的時代使命〉。強調自由不是空泛的和稀泥,不是「騎牆」的「和事佬」:

「所有主義,無分左右或中間。其先決條件是具有對世界對國家的一番抱負,一種理想。自由民主論調儘管不同,但它並非加個招牌便可發售的膏藥,它有其起碼的涵義。

自由主義不是迎合時勢的一個口號,它代表的是一種根本的人生態度。

(一)政治自由與經濟平等並重的。
(二)相信理性與公平。
(三)我們以大多數的幸福為前提。
(四)贊成民主的多黨競爭制,也即是反對任何一黨專政。
(五)我們認為任何革命必須與改造並駕齊驅,否則一定無濟於事。

中國歷代的變動何嘗不是場革命?哪場不以弔民伐罪為題?然而沒有平行的改造工作,革命由上說是創了天下,由下說是換了主子。主奴的關係卻無二致。

自由主義不止是一種政治哲學,它是一種對人生的基本態度:公平,理性,尊重大眾,容納捨己。因為崇信自由的天賦性也即是反對個性的壓迫,它與任何方式的獨裁都不相容。。。正因為自由主義尊重個性,他們之間的意見也容有參差。。。但對人生即具有了堅定而鮮明的態度,對事情自然便有了觀點。」

摘自〈自由主義的信念〉

「因為《大公報》不屬於任何黨派,它的地位是獨立的,卻不是一般的『中立』。」

摘自〈論自由主義者的時代使命〉

1949 年,楊剛隨解放軍入主上海,穿著軍服接收大公報。自始大公報就成為我們熟悉的大公報。57 年楊剛在反右運動中自殺。

***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霍姆斯(Justice Holmes)以「清晰而立即的危險」,保障言論自由,名垂後世,但筆者不盡同意他另一番言論。

他用市場類比言論,認為在「觀念的自由市場」,真理定當脫穎而出。但揆諸今日,政經皆可輕易左右輿情、網絡圍爐伐異、假新聞大行其道。哈瑪伯斯崇尚的市民社會,必須有一個平等且自由的公共領域,人民才能找到共同善。一旦遭政經勢力侵占,即不可復存。

中國盛行一種「語言偽術」:「西方」是虛偽的。表面信奉民主自由,卻不尊重中國奉行自己價值觀的自由。

但專制根本在扼殺自由,自由怎可能尊重消滅自由的自由?沒有任何言論可為專制辯護,因為專制本身在箝制言論。學術自由、新聞自由亦然,這是公共利益的底線。

正如儲安平的名言,自由在國民黨治下是「多少」的問題;在共產黨治下是「有無」的問題。無論「西方」或香港,都未必有公共利益的充分條件,但先尋求必要條件,才好追求更高陳義。

1892 年,日本的黑岩淚香創立萬朝報,編輯室掛著條幅:「眼無王侯手有斧鉞」,筆者以為這就是媒體應有的立場。

來日定會旁聽大公報記者與梁天琦爭執案。除了是要事,也是大公報演變至今的重要註腳。

***

參考文獻:

蕭乾《蕭乾全集》

李金銓〈記者與時代相遇--以蕭乾、陸鏗、劉賓雁為個案〉

***

最後如不介意,謹想向眾新聞作兩點建議。一是博客頁面,顯示的是文章斷句,而非標題(圖一),不易索解;二是當 fb 顯示眾新聞文章,沒有明確分類,或讓人以為博客觀點乃眾新聞的立場(圖二)。

圖一

圖一

圖二

圖二

作者 facebook

(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