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壹週刊的日子(十) 玩完

2017/8/17 — 15:19

在壹仔的最後幾個月,整個生活組已被消除,我可以選擇走,或留。本來想走,結果留。肥雞不見了,反而轉了去搞App的內容,跟一班素未謀面的新同事合作。

為時大約四個月,每天在公司逗留接近二十小時,沒有放假,還是敗北而回,黯然辭職。離開時,沒有道別,沒有散水餅,沒有食餐飯,好像連再見也沒有多說一句。也不是因為太辛苦,最主要是清楚自己力有不逮,無謂阻住地球轉。

不認同公司發展方向,是常見的;不能夠左右什麼大局,更加常見。日日share無謂新聞,東抄少少西抄多多,美其名提高點擊數字,但提高後又好像沒有什麼用途。簡單說,是完全沒有方向。我用盡能力改革,效果有限。只好自我安慰一句:「我來過 我戰鬥過 我不在乎結局。」點會唔在乎結局?那時覺得最慘情是一味鬥多,產量太高,質素便呈反比。寫錯字照出街,試過無數次;讀VO讀錯發音照出街,又試過。為趕快,完全不經審查便先發表,往往是被讀者嘲笑一番後才知醜,也不知可以怪誰。新同事們一來年輕缺經驗,二來工作量太沉重,三來個個也身兼幾職,想問責,也不好意思,結果我便自己匿埋難過。

廣告

另一煩惱是我空降去另一部門,部門本身有個主管,個主管又廢。公認地廢。廢不是問題,打個比喻,艾拔圖摩蘭奴好廢,如果場場安心坐後備,對利物浦的傷害有限,但如果領隊場場叫他擔任正選,仲要做埋隊長,管三管四,咁就好大鑊。我不敢自誇是謝拉特或古天奴,好歹也是個占士米拿吧,你要我聽你個摩蘭奴指指點點,就真係好慘情。結果,每一天的工作,佔一半以上時間也是跟個上司理論,然後發火鬧交;另一半則是應付不同同事的不同要求,舒緩他們的情緒。我用盡方法也無法制止情況愈來愈壞,長此下去也不是辦法,只好離隊。

那幾個月的經歷,教曉我幾件事。

廣告

1)有肥雞吃,吃啦,V與Y吃得開開心心,還可以抽空嘲笑我的天真和自殘。

2)做好人只會害死自己,做一個守規矩的好人,更加無謂。當你無心向上爬,又不怕被踢走時,階級觀念其實不用太重,遇見想狠狠教訓的人或事,就算對方比自己高級,也應該教訓得更狠。佢又唔係你老母。

3)不用太介懷同事對自己的觀感,一日離開工作崗位,其實就不用有什麼往來,無必要為了維繫個人形象或交情或口碑,勉強委屈自己。

4)打份工啫,不要太上心,你以為自己無私奉獻了,不會獲得掌聲,只會獲得暗箭。需要上心的,只應該是家庭,或屬於自己的事業。

就這樣,在壹仔的十幾年,在不算太高興的狀態下結束了。金星妹說,很想知道我在認識她之前,當她在將軍澳堆填區跟我呼吸同一種氣味時,究竟發生過什麼事,於是答應她寫下這十篇文字。終於寫完了,好嘢,我可以寫返有關利物浦的訴苦文章了!再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