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壹週刊的日子(八) 謝拉特跟我合過照簽過名

2017/8/16 — 21:13

圖片來源:謝拉特 Instagram

圖片來源:謝拉特 Instagram

運動之中,我最愛踢波。但球技太差,體能更差,是去到落場也覺得尷尬的程度。如果老豆喜歡NBA,我或者會打籃球。如果阿媽喜歡中國女排,我或者會打排球。沒有。老豆喜歡睇波賭馬打牌,阿媽喜歡看電影看電視看雜誌。就是這樣。

印象中,第一場觀看的球賽,是亞視或麗的直播英格蘭足總盃,球賽進行中會有廣告阻隔,無損對班尼斯、杜格利殊、魯殊的鍾愛。自此之後,利物浦三個字便深深刻入心靈。在壹仔,對球賽有興趣的記者為數不多,對球賽有興趣的攝影師就比較多。我負責寫外娛嘛,碧咸仲唔算外娛人物?無人跟我爭,我便開始在欄目寫寫球星新聞,試試水溫,又無人投訴喎,便當正自己負責體育項目。

到2002年,日韓世界盃,要出本特刊,我唔舉手,都已經要負責。不知幾開心,因為早早另有盤算。2006年,德國世界盃,找來一張朗拿甸奴的獨照做封面,取代一眾球星的大堆頭,更加滿意。2010年,南非世界盃,本來想找一張普通小朋友踢波的照片做封面,被推翻,找來西班牙國家隊頂上。到2014年,巴西世界盃,被通知不用再做特刊了,一來沒廣告,二來網上有太多資訊,不用看我的。我知道,雜誌,是需要徹底轉型了。

廣告

寫世界盃特刊的盤算是為自己建立一個身份,名正言順去晏菲路。終於等到機會,有電影公司邀請我去倫敦報導一個首映,我便借勢提出做一份旅遊稿,去阿仙奴去曼聯去利物浦的球場。那時,車路士與曼城都未入流。建議獲接納,我便跟攝影師浩浩蕩蕩出發。人生第一次現場直擊利物浦球賽,對新特蘭,0:0,慘情。同行的攝影師之一是阿仙奴球迷,開心了,親眼目睹阿仙奴如何擊敗死敵熱刺。明明不是旅遊組成員,夾硬做,沒有經驗沒有學問,碰正英國鐵路大罷工之類的狀況,總算逢凶化吉。過程中,參加球場tour,參觀博物館,去米活偷窺,要做的,全部做了。回到香港,文章出街,顧問林振強先生建議我可以去帶隊睇波。那時,覺得是說笑,記者就是記者,怎會變成導遊?現在回想,林振強的想法領先了同代人好多年。如果我跟足指示照做,可能已變成英超達人,可以有免費波衫,可以送禮給謝拉特。不可以阻擋古天奴步蘇亞雷斯後塵。

那十幾年間,利物浦曾兩度訪港,我簡直是瞓身投入。2003年的第一次,事先衝去曼谷,因為利物浦亞洲之旅第一站在泰國,保安不似香港森嚴,有幸在球場草地跟希斯基並排前行,然後,跟利物浦球員搭同一班客機到港,目睹希比亞被空姐調戲。2007年的第二次,在君悅租了一晚房,以住客身份在酒店大堂等沙比阿朗素、賓尼迪斯拎簽名;然後跟了大隊去淺水灣睇武術表演。2003年跟謝拉特的合照,還可以在2007年親手給他簽名,在利物浦的追星路上,無憾了。又怎會為了得到法明奴的簽名,寄件波衫去英國如此麻煩?

廣告

去過英國一轉後,甚少再到歐洲做旅遊稿。直到差不多知道再沒有機會了,得到航空公司邀請,有機會過西班牙一趟,終於完成了另一個心願:在班拿貝與魯營觀看皇馬對巴塞的兩場西班牙超級盃。美中不足是,曾經有機會現場欣賞世界盃,卻將門票交了給其他部門負責,在壹仔的日子,再沒有下一次。本來打算明年前往俄羅斯,應該不可能了;2022年的卡塔爾,又沒有吸引力。將就一下,等到2020年歐洲國家盃,在歐洲不同國家的13個城市主辦,我就試試可否先在5月去利物浦看高普捧英超獎盃,然後去慕尼黑看已成球王的占士洛迪古斯,再留到歐洲國家盃開鑼,看英格蘭的分組賽。嗯,我要發咗達先。還是算了吧,2020年,可以一家大細到東京看奧運會,已經很不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