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壹週刊的日子(六) 我真係無寫影評

2017/8/9 — 19:59

在壹仔打工十幾年,最開心是去過英國報導英超,去過西班牙的魯營與班拿貝,採訪過利物浦的亞洲之旅。除此之外,要數到種種跟電影有關的工作。

初入職時,上司Michelle對我很好,還未正式負責外娛欄目,便送我兩張優先場戲票。播放的電影是《奪命狂呼3》,爛片一齣,但我對那張首次收到的戲票珍而重之。往後幾年,我曾經儲過裝滿一個Nike鞋盒的優先場戲票,正如我曾經儲過很多小說、漫畫、CD、DVD、相機、海報、雜誌⋯⋯然後,在成長的過程中,什麼也沒有留下來。

接手外娛欄目後,開始認識不少電影公司的宣傳人員,便收到大部份電影的優先場戲票,有一段時期,幾乎個個晚上也在戲院渡過。曾經獲電影公司邀請,去過英美日本訪問荷里活明星,出席隆重的首映禮,親眼見過占基利、賓艾佛力、桂莉芙柏德露、布斯韋利士等等等等,現在回想,也覺得很夢幻。不過,最入腦的,竟然不是在Royal Albert Hall跟英女皇同場看007首映,而是獲安排在比華利山入住四季酒店,豪華到呼吸也有壓力,個浴室大過我一家四口居住公屋的總面積,那格畫面,一生難忘。

廣告

寫外娛,很多時是介紹電影。拿著劇照幾張,看看新聞稿,google一下,揭揭外國的電影雜誌,便要動筆。寫稿時,戲,大部份未看過。還好讀小學讀中學讀大學的時候,租過很多錄影帶或LD來品嘗,又購買過很多VCD或DVD,總算有少少電影知識。不過,自問沒有資格評論電影,對電影的觀感,純主觀,並且偏激,只懂得分喜歡或不喜歡,一句說話講完,所以從來沒有想過當個影評人或者加入什麼影評人會或者開個影評專頁之類。陰差陽錯下,開始寫影評,也只是基於不想開OT等收稿,又不想催人稿,情願自己寫,乾乾脆脆。一開始寫,已經寫明不會以影評人自居,只是寫觀後感。寫了一段時間,忍不住將欄名改成「私口味」,開宗明義打飛機。

我經常說,我鍾意套戲咋,唔代表你㗎。又或者我睇唔明套戲咋,唔代表你㗎。鼓勵大家不要相信我的品味,要了解虛實,還是親身入場較好。我強烈建議過取消評分制度,上司不批准。有分數,就可以比較,就出事了。同事經常取笑我的口味不可靠,給高分的,通常難睇;給低分的,多數不錯。害我變成明燈一盞。就開始心虛,總之平平無奇的,給75分;較好的,給80分;較差的,給70分。高底波幅不超過十分,模糊了指標性。直到驚為天人的《蝙蝠俠:黑夜之神》面世,我忍不住給了個95分;《潛行凶間》,我衝動到給了個100分;然後到《蝙蝠俠:夜神起義》,我簡直像失去理性般給了個105分。到《星際啟示錄》,又100分,上司忍無可忍:「你是否發了神經,世界上怎可能有一齣值100分的電影?」我最近在想,如果我還在壹仔,《鄧寇克大行動》,我會否再一次不理別人勸阻,又發狂的給予100分,或以上?反正我的認受性不高,是褒是貶,也應該不會引起罵戰。

廣告

可惜我沒有儲起以前寫落的電影觀後感,某程度上,應該是篇篇日記,記錄了那十幾年的往事,也記錄了那些電影是誰人陪我看。每一個,我也珍惜。《Rabbit-Proof Fence》、《哈利波特》、《真的戀愛了》、《新世紀福音戰士》、《魔盜王決戰鬼盜船》、《星光夢裡人》、《志明與春嬌》、《星空奇遇記2》、《非常盜2》、《深宵食堂2》,還有很多很多回憶,怎樣洗也洗不掉,有喜有悲。幸好,我肯定,現在,將來,最記得的,會是《星聲夢裡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