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壹週刊的日子

2017/7/17 — 22:56

壹週刊香港及壹週刊台灣封面

壹週刊香港及壹週刊台灣封面

前言:

1) 我由2000年開始在壹週刊工作,到 2016 年離開,歷時十五年。壹週刊對我的人生存有很重要的代表性;我對壹週刊沒有任何代表性。以下的一系列文章,只是純粹地記載一些屬於自己的回憶,沒有意圖也沒有資格去為壹週刊的歷史撰寫任何紀錄。

2) 由2016年開始,我再沒有參與任何跟壹週刊有關的工作。對壹週刊近一年有多的演變,所知甚少。以下的一系列文章,不會涉及賣盤一事,遑論揭露什麼內幕。

廣告

3) 我在壹週刊的職級甚低,從來是前線員工,落手落腳採訪寫稿的一群,對管理層的決策完全沒有參與。以下的一系列文章,只會談及日常工作的瑣碎,不會去到營運方針的層次。

好,現在入正題。

廣告

第一章:為什麼會見壹週刊的工?

我媽是個很愛看八卦雜誌的師奶。八十年代,個個星期也買一本香港電視,香港電視當時不是一間電視台。偶爾也會購買金電視之類來看看明星彩照。耳濡目染下,我也愛看雜誌,儲過Yes,每逢周日也會帶本明週去飲茶。但最喜歡清新週刊與香港週刊,大大本的過膠封面通常是女明星性感硬照,黎姿、李麗珍、朱茵是我的最愛。對壹週刊,最大印象不是A書的勁爆內容,也不是B書狗仔隊篤破明星醜聞,我本身的好奇心嚴重不足,對於某某跟某某偷食,其實不太感興趣。

讓我會購買壹週刊的,是麥家琪的裸照和舒淇的裸照。當我在往後的日子,跟負責操刀的攝影師做了同事,我一直有個意慾想問問他有沒有保留一些沒有出街的漏網之魚。可惜,始終沒有膽量。(如果你看到這篇文字,請找回底片來填充我的遺憾。)

到入讀大學,我上了宿生會的莊,負責為宿舍購買雜誌。幾乎每日也要去沙田一轉,星期一買東touch,星期二買壹本便利,星期三買東週,星期四買壹週,星期五買忽週。大概是這樣吧。那幾年,應該是我看得最多報章雜誌的日子。壹週刊的人物專訪,超班。當時,我跟女朋友說過:「如果,我將來會加入雜誌社工作,我希望入到壹週刊。」

我在小學一兩年級左右,已經知道自己只得幾條出路:在電視台做編劇或者在廣告公司搞創作或者在電台當個文案或者在雜誌社做記者。隨便做到一樣,也心滿意足。不敢奢望自己做到填詞人或者作家。雖然,我的偶像是林夕與金庸。出名走堂走到消失人間的我,不用點名或不是必定要出席的堂,多數缺席。到大學三年級的第二個學期,一個星期,只得週三有一節Tutorial非去不可,很空閒,又因為被感情事困擾而對校園生活意興䦨珊,便決定找一份工,一方面消磨時間,另一方面盡快賺錢。沒有想過要去歐洲來一趟畢業旅行。

我記得是在經濟日報求職版看到的,有個壹週刊的招聘廣告,聘請資料搜查員。正職,求職資格好像是預科畢業,我就傳了個電郵過去。都沒有考慮如何在星期三一路上堂一路上班。請我再算啦。很快便收到電話,獲通知面試日期時間地點。面試過後,很快便被取錄,最難得是週二埋稿,開工開到深夜,所以週三放假一天,簡直跟我的要求天造地設。我完全沒有拒絕的理由,正式成為壹週刊員工,月薪港幣八千五百元。那時是 2000 年 2 月,距離大學畢業還有好幾個月,我已經把大學的功課放了不知在什麼地方。

最記得女朋友以一個佩服的眼光凝望我:「你咁好運嘅?話想做壹週刊就做到壹週刊。」也實在是運氣。面試當日,我打扮得相當斯文,事實上係相當老土,不用寫篇文章驗證寫作能力,一味靠吹。如果,請人的,是A書,要我談董建華,我應該即時氣絕身亡。偏偏,請人的,是B書,要我談鄭中基談成龍談吳綺莉,我由幼稚園開始從方太吸取的影視界知識,大派用場。在這裡,我不禁要向方太道謝,感激你從小就讓我閱讀香港電視,沒有逼我訂閱讀者文摘。至於面試過程的細節如何?下篇再談。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