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一百零二) Mission Impossible II 瑞士名錶展

2017/3/16 — 6:33

2007年又接獲另一項 Mission Impossible,瑞士名錶展。

其實這是廣告雜誌,客戶購買廣告時段播出,但製作成節目形式,軟性推銷。

節目拍攝兩個瑞士一年一度的錶壇 盛事:Baselworld 和 SIHH,太子珠寶鐘錶特約節目和提供食宿交通,主要拍攝他們代理的品牌。因為兩個展覽同期舉行,分別在巴塞爾和日內瓦,我們一星期內走兩個地方,每集一個品牌,拍攝16集每集10分鐘,而且是中英文版本,各自在翡翠台、明珠台播放,即是說,共32集節目。雖然監製和編審一再強調中英文版本相同便可以,以節省拍攝和後期製作時間,但我的原則不是為交貨,是要做到自己能力的最好,而且主持要講中文和英文,始終要拍兩次,何不拍得有所分別,剪輯成不同的節目來?我知道不會有人欣賞我這樣做,我只是向自己交代:我有能力『超額』完成。

廣告

但我遇到的困難,不是來自拍攝時間緊張,是主持人的表現。

因為節目是要中英文版本,找來雙語藝人,陳智燊和楊洛婷。二人出鏡是不錯的,俊男美女。但都是新人,主持經驗尚淺;而陳智燊平時做節目NG頻率挺高,就算是他的母語英語。不是說他不行,任何演員都有NG,沒有主持永遠不重拍,新人需要機會。但是,明知這次製作緊逼,稿件資料性強,沒有時間容許NG,放一個新人上來,不是給他機會,是給他壓力,對拍攝沒有好處,對演員本身也不公平。其實我喜歡教新人,不過需要起碼的製作時間。我提出過這個擔憂,說演員會拖慢拍攝,卻得不到回應。十載後的陳智燊業然脫胎換骨,但當時他有壓力,我也有壓力。

廣告

演員不是我可以決定,製作上,我要求讓我帶一部手提攝錄機,以及一個可以操作手提攝錄機的助手,當我重點拍攝時,助手可以按我指示用手提攝錄機拍攝一些環境鏡頭,就可以分擔我的時間。這個要求也得不到回應。

沒關係,我有最好的攝製組。這倒是外景組應我要求,派了我想要的攝影師和燈光師。

攝影師合作過很多次,可以用『深得我心』來形容。其實無線的資深攝影師都是絕頂高手,而每個攝影師都有個別所長,和我到瑞士的攝影師鏡頭很細膩,而且畫面一定夠用,你說夠了夠了,他還會多磨幾分鐘多給你幾個鏡頭。他事先問了需要拍攝哪些產品,當我與演員琢磨對白,或與公關商討拍攝程序時,已經在進行拍攝,不會閒下來等著。所以他為我爭取了很多時間。燈光師在出發時說了一些話讓我很感動,他說,他不喜歡海外拍攝,但知道是我導演,才答應出來。他主動性也是很強,我在拍攝這個位置,便問我下個位置是甚麼,事前給我配置好燈光,待我完成一場,下一場可以馬上開始。就在他們鼎力協助下,又完成一次 Mission Impossible。若不是演員NG耽誤了不少時間,我們的拍攝過程還可以輕鬆一點。

第二年(2008)瑞士名錶展拍攝的數量差不多,但派了兩組攝影,由另外兩位導演操刀,而且有助手跟隨。兩組分擔主持與產品,也覺得拍攝密集,其中一位導演問上次的攝影師:你們去年是怎樣拍攝的?怎麼可能完成?

我就是完成了!而且剪接大致上做到翡翠台與明珠台的版本有所不同。不過似乎沒有人理會這兩個版本的分別。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