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一百) 沒有商業污染 芙蓉麗水楠溪江

2017/3/9 — 14:26

「百丈一漈」再往南走兩小時,有讓人油然哼起鄧麗君『小城故事多……』的小鎮,芙蓉村。由路面到民居,都是用石頭一塊一塊砌建,自宋代保存到現在,仍住有世代的居民。

規劃這條村的人,不知是一個人還是一群人,但肯定是個偉大建築師。他們先規劃了村內的引水道,從山上引水下來貫通全村脈絡,不但食水不絕,一旦祝融光顧,即有救火作用。水流急湍,到今天水仍是活的。

水道在行人路兩旁,行人路面所舖砌的石塊,中間隆起,如遇天雨,雨水往兩旁瀉去,不會淹到家門。看民居的牆基,純用大小不一的石頭堆砌,沒有泥漿黏合,卻恰到好處,相當堅固,即是當時的人很用心去挑選石塊,大一點、小一點也不要,就是剛剛好才填進去。

廣告

廣告

村外沒多遠有一條麗水街,也是一條古老街道,曾經是繁華的商業中心,看路面的石頭給腳步磨得光滑,可知幾百年來多少人走過,但時移世易,商業恬靜下來,變成古樸的村落。

從芙蓉村到麗水街的範圍,雖然是旅遊景點,但沒有受到商業污染,是不可多得的化外幽情。

再向南走,是當地人形容為陶淵明筆下世外桃源般景緻的楠溪江。

去到江邊,見有不同團隊選定不同位置拍攝婚紗照,顯然是商業攝影取景的絕佳場所。適值黃昏,葉青霖以蘆葦襯托曹眾,攝取好些美妙鏡頭。

可是面對江水,我犯惆悵。江河真的拍過不少,乘竹筏、划舢舨、搖槳櫓、機動游船,鏡頭來來去去都是差不多,攝影師把所有板斧用盡也難有多大變化。我要怎樣才可以使楠溪江的片段跟沱江、九曲溪、灕江有所不同?要交貨不難,主觀鏡兩岸風景,與主持反應對剪,總不會太差。但要讓自己覺得有點心思,必須動點腦筋,尤其是稿件方面,不能反覆那幾句形容詞。最後我決定,不取遊客竹筏遊江的方式,只讓曹眾站在竹筏上漂流一段,葉青霖在岸上拍照。內容方面,以河流比喻人生,借人生帶出楠溪江寧謐的景緻。河的上游,猶如青春少年,涓涓細流,卻勇於前進;中游激盪起伏,似我們的激情年代;幾多急彎之後到達下游,河水回復平靜,但河口更加寬闊,像人生幾番經歷後趨於平淡,而積累的經驗讓你胸懷開朗。葉青霖多番強調平常心對待事情,以他的心境於楠溪江下游表達這層意思,蠻有感覺。

據說楠溪江的村落是南宋時期臨安(杭州)人搬遷過來建立的。大概看見朝廷腐敗,不知金兵、蒙古甚麼時候南下,就避禍深山到這裡。古樸的生活好像幾百年沒有甚麼改變,是好事還是壞事?一些只有古詩能形容的意象,竟然在這個地方浮現:『噯噯遠人村,依依墟里煙,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其中一條村叫嶼北村,位於上游,豆漿石磨、人手織布機,依然是生活用品,不是因為遊客才拿出來裝模作樣。

我們到達時,幾個婦女已在磨豆漿自己喝;78歲老婆婆在織布,本身穿的布料就是自己織出來。沒有故意賣弄,乘機賺遊客錢。『原來生活可以這麼簡單!』這句是最多藝人來到這種地方時所說的『感想』對白。

領悟歸領悟,能否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是另一回事。事實上,荒山村野的簡單生活,是否就是當地人的選擇?抑或根本是別無選擇?我們有選擇機會的說羨慕沒有選擇機會的人,是否有點虛偽? 常常有藝人去見過生活在苦難中的人後,就說才覺得自己幸福,要好好珍惜擁有。不懷疑他們的真誠,但總有疑問,難道沒有苦難的比較,就不需要珍惜了?可不可以新鮮點,例如覺得自己擁有太多,想放棄一些?有句很玄的說話:當你懂得放棄時,將會擁有更多。

葉青霖應該會明白,我認為他會明白。

他業已放棄一切出家。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