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九十一)黃酒與師爺

2017/2/2 — 11:58

固然,書法可以修心養性,但字寫得好,技藝而已。字帖寫得好,不如文章好;文章寫得好,不如志氣高;志氣比天高,不如明辨是非的情操。中國古代文人也真是,一方面很看重修心養性的書法,另一方面嗜好釋放心性的杯中物。也許是四書五經的束縛,仕途政治的規範,令讀書人精神受壓,不得不借酒抒發情懷。據紹興人說,他們的黃酒酒精度不高(相對白酒),只有十多度,能讓人微醺卻不醉,大概是香港人所說high high地又仍然清醒!

黃酒屬於土酒,其實很多地方的鄉里農人都有釀造。山西有,廣西有。不過以大量生產來說,全國之中紹興無出其右。而一般農家釀的黃酒比較混濁,沒有紹興酒(酒廠出產)那麼清透。是什麼原因,我估計是酒廠用現代化機器蒸酒所致。一般糯米酒呈現乳白色,而紹興酒是黃色,因為它以麥曲釀製,而且加了桂圓、焦糖色等,跟鑒湖水無關。但紹興(酒廠的人)認為,即使相同配方,缺少了鑒湖水,也造不出紹興酒的香味來。其實黃酒就是黃酒,哪個地方都可以造出黃酒,味道可能不同,卻不是紹興可以專美的。等於豆腐,每個地方都有豆腐,但豆腐必須用當地水造,所以每個地方的豆腐味道也不同。說廣東造不出廣西的豆腐完全沒有意義。

廣告

紹興酒之所以聞名於世,(『聞名於世』這個詞語,『世』所指原意不是世界,造詞的時候國人還沒有『世界』的觀念,他們以為天下之大不出中國本土。)不是它的酒香流芳。而是因為紹興師爺。

師爺從哪個時代開始成為行業的,實在很難稽考。大抵宋朝已經有的了,最為人熟悉的莫如開封府尹包青天的幕僚公孫策(多得通俗小說及電視劇的渲染)。至於師爺的出身,多是失意考場或官場的文人。

廣告

師爺可以說是科舉的副產物。讀書人靠科舉投身政務,但官職數量畢竟有限,考不上又或分不到官職的,如何養家活命?一身『才學』如何舒展?只好投靠官老爺當幕僚。另一方面,中國古代政法不分,行政長官兼負司法執法職責,唐朝為官還須學習律令,宋代已沒有這個慣例,因此宋朝以後的官老爺對於律法條文可以說一竅不通,到了清朝,大清律例更為繁複,而且地方財政紊亂,必須找來熟悉刑法或錢糧的人擔當幕僚;於是,正途(科舉)出身無望的,便循這條路打進官場,穩定收入且油水充足不在話下,表現良好的隨時受東翁推薦獲得一官半職。

也不知應該說紹興這地方人才輩出還是出不了大才,投身師爺的(也就是考不到一官半職的)讀書人特別多,自明朝開始到清朝發揚光大。師爺不屬於官僚體制,清朝更規定地方官的幕僚必須迴避本鄉本土,到外省外府就任,大概是避免刑法錢糧方面的偏私或貪凟(殊不知不在自己鄉間更能肆無忌憚的貪),各地長官便向不同地方延聘師爺,於是,『盛產』師爺的紹興成為各地師爺人才的輸出地。紹興人鄉土觀念特別濃,尤其是對於紹興酒,口味更改不了,紹興師爺離鄉別井去當外勞,總帶著一兩壜紹興酒隨身,要不也叫人從家鄉帶過來,公私宴會必以之奉客,而紹興師爺遍佈全國,紹興酒就給推廣到全國各地。

這就是所謂什麼『月是故鄉明』、『茶是故鄉濃』、『酒是故鄉醇』罷。(註:杜甫所寫『月是故鄉明』原意其實是『今夜看見的月兒很明亮,像故鄉那次看到的一樣。』一般不明所以,誤以為是『故鄉的月亮特別明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