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九十九) 沒有遊客的景緻最動人

2017/3/6 — 18:10

我不喜歡純粹風景,正如上面所說,要動人,必須有人氣,所以我總愛尋找風土人情。

雁蕩山北面有條南閤村,千多年歷史,明代曾經出了多名進士,其中七位歷任高官,最高的做過尚書。每出一名高官,村裡建一座牌樓,所以小小的村落七座牌樓順列。不過年代久遠,兩座已經倒塌,現存五座,列為受保護文物。說是受保護文物,但地方上無論技術、經驗與資金,哪有能力去保護古跡?還不是受風雨侵蝕,始終有日倒下來?

步入村內,我和葉青霖同時被一個窄巷角落吸引。那是一個小規模的土酒釀製工場。我是要拍攝土酒釀製過程,而剛好工場在蒸糯米,佈滿蒸氣的角落在天窗陽光透射下形成很適合拍照的光暗反差,是葉青霖佳能快門音律的絕佳演奏場地。(他的照相機牌子是佳能)。 現實生活、天然光線、泥磚瓦片,花錢也搭建不出一樣的佈景,葉青霖的興緻比合掌峰要高。

廣告

廣告

從北走到南,坐三個多小時車程,到了文成縣,遇上壞天氣。

很奇怪,我到任何地方拍攝,無論原來多好的天氣,總會有下雨的。即使是中東沙漠地帶拍攝,在最不下雨的季節,也會有一陣子雨水。就如在澳洲黃金海岸一年不超過5天雨也讓我遇上3天。所以有壞天氣我不會埋怨,霧雨有霧雨的拍攝手法,另有一種味道。拍攝出來的感覺,不是陽光普照時可以製造出來。尤其是我們進入國家森林公園,之後發覺,如果當日天晴,反而畫面沒有那麼好看。我告訴助手,我們沒有允許等候或者重拍的製作時間,天氣差的話,不要憂心,就拍攝氣氛,總可以捕捉優美的鏡頭。就如人生最困難的時候,用另一種心情對待,也能將其變成日後美好的回憶。

在毛毛細雨、雲霧瀰漫之間,松樹的枝葉凝聚點點水珠,晶瑩剔透,那景象亦只有這種天氣可以營造。當日天氣只有4、5度,涼風吹來挺冷,些微顫抖下看著針葉吊著的水滴,有觀賞冰雕的感覺。我沒有葉青霖的攝影技術,也能拍攝出漂亮的照片。所以,壞天氣未嘗不是上天難得的恩賜。

我喜歡這個景區尤甚於雁蕩山,雁蕩山發展旅遊顯得太俗氣。這個文成國家森林公園沒有庸俗的旅遊設施,只有一條梯階通道,緩步拾級而下,每個彎位也有不同景緻。在濕潤的空氣包圍中,蜘蛛網羅著水氣,也煞是好看。到了梯階盡頭,是一條蔚為奇觀的瀑布[百丈一漈]。這裡是朱元璋軍師劉伯溫隱居之地。亦是張良一樣的聰明人,成就大事後立即引退,避開了朱元璋對功臣的殺戮。

上游有二百多平方公里的集雨區源源供水,所以瀑布長年奔流。奇怪的是,從入口到瀑布位,沒有販賣零食飲料,沒有挑夫轎椅。是因為還沒有發展旅遊,還是當局刻意保護不讓商業破壞?當時倒沒有查問。這樣卻令環境更加清幽,心境為之豁然開朗。劉伯溫寫了一首詩形容:

『懸崖峭壁使人驚,萬壑長空拋水晶,六月不辭飛霜雪,三冬還有怒雷鳴。』

還好朱元璋不識字,也沒有多事之人造是非,不然憑這首詩就叫劉伯溫抄家!「六月飛霜」「三冬怒雷」,你是說明朝新立,百姓沉冤、天下震怒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