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八十三)納西母系

2017/1/3 — 18:17

當年走入摩梭寧蒗縣城,看到真正馬幫依然存在,拉著馬,駝著貨,橫越山嶺回來,穿過大街小巷,走進讓馬匹卸貨休息的馬棚。馬棚是堆滿雜草四壁徒立的空屋,馬幫成員隨意躺下,他們沒有麗江古城那些仿馬幫的傳統服飾,卻是犀利哥模樣,塵垢滿髮,泥面髒衣。有摩梭女說,她們走婚,所選對象,絕不會是馬幫。

摩梭是納西族分支,是在世唯一保留母系社會的民族。有說摩梭是蒙古人南下遺留在雲南四川一帶的後裔,但這個說法我覺得站不住腳,因為摩梭有文字可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西漢元鼎6年,即公元前111年,《後漢書》以後的歷代史籍中,均有記載“摩梭”,那摩梭又怎會是蒙古後裔呢?摩梭現存人口約有5萬。家,以母為主,以婦為尊,以女當家,家族血統以母親世系計算,沒有父親、沒有丈夫。男人,在母親家才有地位,因為是姐妹兒女的舅舅,自己兒女反而在妻舅娘家;在妻子家亦只是每晚一宿的過客,就是所謂走婚。

廣告

為了探求傳說中女兒國女性換夫的走婚習俗,我們從麗江驅車230公里,六、七小時到達瀘沽湖。

瀘沽湖的嬌媚,在遠遠半山樹叢中隱隱映入眼簾時,已為她陶醉。每次想起,腦海都會浮現摩梭女阿香與我們的納西導遊清唱的一段瀘沽湖情歌:

廣告

小阿妹,小阿妹,隔山隔水來相會。素不相識初見面,只怕白鶴笑豬黑……

小阿哥,小阿哥,有緣千里來相會。河水湖水都是水,冷水燒茶慢慢熱……

情妹妹,情妹妹,滿山金菊你最美。你是明月當空照,我像星星緊相隨。阿妹,阿妹,瑪達米,瑪達米,瑪達米……

情哥哥,情哥哥,人心更比金子貴。只要情誼深似海,黃鴨就會成雙對。阿哥,阿哥,瑪達米,瑪達米,瑪達米……

瑪達米是『我愛你』的意思。全首情歌,只有『 瑪達米』是納西語,其餘都是普通話。普通話是新中國語言,為甚麼她們的情歌不唱土語?也許中國共產黨對中華民族唯一的貢獻,是推動普及普通話,讓全國任何一處地域都能互相溝通,即使文盲。當然,它原意只是方便統治。然而,統一語言的背後,是地方語言湮沒,有特色的區域文化失傳。我真的很想聽一次純摩梭(納西)語的瀘沽湖情歌。

道聽塗說,好像摩梭女晚晚換情郎,生兒育女連父親是誰也不知道。

傳說是這樣的。

男的看上了哪家女子,晚上走到女子花骨樓下(摩梭女子行了穿裙禮表示成年,可以擁有獨立房間,稱為花骨。),女子喜歡他的,就讓他進來過夜,發生關係(性),翌晨天亮前離去,互相愛慕的話,第二晚可以再來,但這是女的作主,由不得男人;如果女的不喜歡,第二晚不開門迎接,或女的另接他人,男的自動識趣而退,不會再來;若男的不喜歡,第二晚不來,女的也不怪他,等待他人出現,即使因此懷了身孕,也由女家撫養,互不負責,各不相欠。

十分開放(性),十分浪漫,是嗎?我們攝製隊也有人以為可以在瀘沽湖拍攝的幾天,找個摩梭女走走婚。

實情,除了『懷有身孕,由女家撫養』是真確外,其餘只是以訛傳訛、導遊杜撰。

由麗江電視台的摩梭女阿香帶領,找到桂林電視台製作瀘沽湖專輯裡的摩梭女卓瑪,經她們解說,走婚,男不娶,女不嫁,沒有證書合約,合則來,不合則去,像現代的同居,但是,它有傳統和道德的制約,而且摩梭族人真心奉行。她們走婚前,互相認識彼此瞭解,在篝火晚會唱歌跳舞傳情,只不過,一切含蓄地偷偷摸摸進行,即使成了走婚對象,也不會公開肩並肩走在一起,更莫說拖手依偎等親密行為。彼此心領神會可以走婚了,男的並非如傳聞所說,晚上摸上女的花骨,而是帶備禮品,拜會女方祖母或當家,提出走婚要求,就如漢族的提親一樣。獲得祖母允許了,當晚,在祖母屋燈火熄滅之後,表示長輩都睡了,女方就可以迎接男方進入花骨,才發生關係。

第二天天未亮在長輩醒來前,必須離去。

因為男人每晚走來,每朝走去,所以叫做『走婚』,並非說隨意走去摸上摩梭花骨就叫做走婚。雖無一紙婚書,卻有婚姻意義。但沒有彼此束縛,一旦感情破裂,自由分開,男方晚間不再來就是了。假若有了孩子,跟從母系血統,不過仍會認定親父。娘家如有大事需要幫手,譬如修屋殺豬(殺豬是摩梭家族大事),父輩還是要過來幫忙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