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十年後的今日 我們做了什麼阻止氣候變化?

2018/6/23 — 9:19

1988 年 6 月 23 日,這一天美國華府的天氣悶熱,時任 NASA 戈達德太空研究所總監占士漢臣 (James Hansen) 正出席國會聽證會。他在會上指,全球暖化並非正在來臨,而是經已發生,成為第一位向全球人拉響氣候變化警報的學者。

三十年後的今日,我們知道漢臣與其他氣候學者都是對的:根據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管理局 (NOAA) 現在的地球單在這 30 年來已上升 0.54℃ ,比前工業時代暖 1℃ 以上;極端天氣事件如風暴、旱災亦變得更為頻繁與更兇猛。兩極融冰亦正在加快,單是陸冰融化已致令每年海水水位上升 1.85 毫米,種種一切都可以看到全球氣候變化越加嚴重。

很多人以為暖化或氣候變化,距離香港人很遠。不過,近年香港的夏季越來越長,除了某幾天寒流來襲,冬季氣溫大部份時間都維持在 20℃ 左右,衣櫃甚至幾乎不需要換季。自 1885 年香港天文台有記錄以來,十大最熱年有 6 年都是年禧年之後,更只有排在第五熱的 1966 年不是在這三十年內出現。而在 1988-2017 年間,本港氣溫平均上升速度達每 10 年 0.18°C 。 雖然溫升速度不及北美、歐洲這兩個三十年來升溫 1.06°C 的地區,但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也在本港開始浮現。

廣告

美國國家大氣研究中心 Clara Deser 指,如果著眼於單一較細區域,很難指所有暖化都是由人類製造,因為她的報告曾顯示,50% 個別地區暖化可能來自自然氣候變化。然而,柏克萊地球 (Berkeley Earth) 的氣候學家 Zeke Hausfather 指,如果從全球角度看現今氣候,尤其自 1970 年代開始,幾近所有暖化都是由人為製造。更重要是,如果沒有人為排放以二氧化碳為首的溫室氣體,理論上在太陽逐步變弱下,地球應出現稍為冷化的情況;多個科學研究亦指,超過九成工業革命後的暖化來自人類活動,如燒煤等化石燃料。

雖然溫升 1 或 2°C 看似不多,但之前有研究指全球暖化溫升幅度比前工業時代高 1.5°C ,類似 2015-16 年極端厄爾尼諾現象出現的頻密次數會比現時高一倍,旱災熱浪出現的機會更會增加十倍。單在美國,這三十年來暴風雪、災熱浪等極端氣候事件出現頻率也增加一倍,造成大量人命經濟損失。根據早前刊於《自然》的研究,對比溫升限於 2℃ 以下, 《巴黎氣候協議》訂下的「1.5℃ 溫升限制」會為全球帶來額外 20 兆美元的 GDP ,可見各國減排碳有其經濟效用。

廣告

大家較為注視的南北極融冰情況,也在這三十年來變得更為嚴重。北整圈的夏季海冰自 1988 年已跌近 1/3 。根據美國太空總署的衛星數據,在 2002-2017 年全球海水水位上升最大來源的格陵蘭,當地陸冰每年以近 3,000 億公噸的速度流失。另一邊廂,曾認為是相對較穩定的南極冰蓋亦同樣大幅流失,在同期以每年有約 1,300 億公噸冰融化進入海中。這些融冰除了造成海水水位上升,亦會令海床變形。年初就有報告指,1993-2014 年這廿年期間,全球海床總共被融冰產生的水份壓低 2.5 厘米,平均每年被壓低 0.13 毫米,實際海平面上升情況比此前估計更惡劣。

近年越來越多報告都指,要阻止地球出現更多災難性的極端天氣事件,必須要將溫升限制於 1.5℃ 以內。不過,很多人仍對氣候變化漠不關心,當局推動更多走塑、回收措施,卻被視為麻煩、多餘。這樣的態度,我們只會更泥足深陷,無法及時扭轉地球命運。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