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改前路:《紐時》質疑基改產效 學者與外媒轟報道不實

2016/11/7 — 10:29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上月尾《紐約時報》以題為 “Doubts About the Promised Bounty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Crops” 作頭版,質疑基因改造的農作物(下稱 GMO)未如科學家預期一樣增加產量以及減少農藥的使用。

有學者及外媒在報道刊出後,反駁撰寫報道的記者 Danny Hakim 錯誤引用數據,而且斷章取義,只選擇對其論點有利的研究數字。

GMO 與產量

有人或許到現在也不太理解 GMO 是什麼技術,簡單點說就是將某些生物的基因轉殖到其他物種之中,改變當中的遺傳物質建構成份,使其在形狀、營養或其他品質上更為優勝,但有人就害怕將不同物種的基因拼合,會令吃下 GMO 的人類也會攝取到這些怪獸基因。

廣告

該報道就指恐懼 GMO 是毫無科學根據,但在開首已明言 GMO 無法增加美加地區的糧食產量以及減少農藥使用量,完全達不到技術之前的承諾。報道其後分別引用今年五月美國國家科學院研究以及聯合國的數據,指美加農作物收成對比西歐特別是法國的,並無顯著增加。

科學院的報告確實顯示,只有少量証據証明美國的 GMO 比傳統農作物有較高產量,但該報告也有提到,GMO 於蟲害嚴重以及雜草受控制的地區,產量有所提升。事實上,之前已有學者指 GMO 並不會直接增加產量,而是透過減低蟲害與雜草問題,從而令產量更可預測。

廣告

有份評擊報道的懷俄明大學植物科學系副教授 Andrew Kniss ,在網上指 GMO 無法增加產量這種論調已是非常古老,我們亦不可以視 GMO 為單一農作物,應每種產物評估。同時,他又反問,根據 Danny Hakim 的邏輯,傳統農業也沒有提高產量,人類是否又要捨棄之。此外,由於已發展國家的農業技術已發展成熟,相較發展中國家,其產量增長一定較少。

Grist 的編輯 Nathanael Johnson 亦質疑《紐時》報道。他撰文指現代農民並不愚蠢,甚至有多個農業學位,如果 GMO 技術無法令其產量增加自然就不會採用。有趣的是,原報道分別訪問了美國與法國的農民,前者有碩士學位並指其使用的 GMO 能提高產量;雖然法國禁上使用 GMO ,但法國農民明言感覺 GMO 會比傳統農作物有更好收成,顯示農民對 GMO 很有信心。

產量問題小結

  1. 不可一概而論,應分開各種 GMO 農作物做比較。
  2. 對比傳統農作物,產量可能分別不大,但環境嚴峻的地區則明顯大幅提高產量。
  3. 農民是聰明的,不會花更多的錢在沒用的技術。

GMO 與農藥

另外, Danny Hakim 在報道指,自 20 年前 GMO 被引入美國,殺蟲劑與除真菌劑使用量減少三分之一,但除草劑用量增加了 21% 。法國卻在這段時間大幅少用殺蟲劑及殺蟲劑與除真菌劑 65% ,而除草劑亦減少 36% 。

Andrew Kniss 就反駁,農藥的使用受氣候、昆蟲與農作物品種、經濟以及耕作習慣等因素影響,即使是法國周邊國家,對比值得參考但亦不完美,更何況法國與美國地理上相距太遠,這種比較並不恰當,甚至是毫無意義。

另外更重要的是,之前所述的美國國家科學院研究已提醒學界,公斤/每公頃這類單位去評估農藥使用量並不恰當,有誤導讀者之嫌。因為農民有可能噴灑較少但毒性較強的農藥。報道不單犯上這種錯誤,對比的兩國農藥使用量更是不同單位:法國是「每千公噸使用量」,美國則是「每百萬磅使用量」。而美國的耕地面積是法國的九倍,圖表應以用量除以農地面積作為單位。結果 Andrew Kniss 得出以下圖表,並以公斤/公頃耕地作單位,顯示兩國的農藥用量:

圖表的確顯示法國的農藥使用量有所減少,但相比起美國仍是使用得較多。 
Credit: Andrew Kniss

圖表的確顯示法國的農藥使用量有所減少,但相比起美國仍是使用得較多。
Credit: Andrew Kniss

圖表的確顯示法國的農藥使用量有所減少,但相比起美國仍是使用得較多。 Andrew Kniss 就認為Danny Hakim 之所以只用法國數據,全因歐洲大部份國家都增加使用農藥,而法國在 90 年代比其他國家多用農藥,近年的減幅較為明顯才被採用於報道之中。

歐國 12 國有 7 個國家的農藥使用量在過去 25 年有上升趨勢
Credit: Andrew Kniss

歐國 12 國有 7 個國家的農藥使用量在過去 25 年有上升趨勢
Credit: Andrew Kniss

對於農藥毒性這個問題,《紐時》報道並無太多著墨。 Andrew Kniss 指,現時的 GMO 有機會減少人類慢性中毒的機會——有機會是因為我們無法知道沒有 GMO 的世界會變成怎樣。過去廿五年,美國常用的除草劑嘉磷塞 (glyphosate) 比其他除草劑少九成植物累積的毒性,於粟米、黃豆以及棉花分別只錄得 0.1% 、 0.3% 及 3.5% 的累積毒性。

農藥問題小結

  1. GMO 少用殺蟲劑,但除草劑使用量有所增加
  2. 《紐時》錯誤對比農藥使用量,美國 GMO 比法國普通作物少用農藥
  3. 應對比毒性而非農藥使用量
  4. GMO 減少人類慢性中毒機會,更為安全

總結

總結以上, Danny Hakim 的報道並不全面、只採對自己有利的論點,結語更暗示 GMO 只是業界的市場推廣手段,意圖讓大眾對 GMO 有負面的評價。雖然,普通的大眾未必看到 GMO 的好處,但不等於技術無用。事實上各地已有多種 GMO :夏威夷抗病毒木瓜孟加拉抗蟲茄子烏干達增維他命 A 香蕉增 β-胡蘿蔔素黃金大米等等,有的拯救了當地農業,有的增加了產量,有的令產物更有營養,這一切並非一個人一枝筆說說就可以抹殺科學家的努力。當然, GMO 技術並非完美,例如九月的大型研究已明言, GMO 尤其粟米與黃豆雖減少使用除蟲劑,但除草劑的使用卻顯著增加,對環境的破壞出乎意料之外。而不同的 GMO 技術有完全不一樣的風險與好處,故此未來我們必須更小心,逐一評估每種 GMO 帶來的風險,不宜一概而論。

參考資料:
New York Times, Doubts About the Promised Bounty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Crops, 29 October 2016
Grist, What the New York Times missed with its big GMO story, 1 November 2016
Andrew Kniss, The tiresome discussion of initial GMO expectations

研究:
Committee on Genetically Engineered Crops: Past Experience and Future Prospects, Board on Agriculture and Natural Resources, Division on Earth and Life Studies,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 Genetically Engineered Crops: Experiences and Prospects. (2016). Genetically Engineered Crops: Experiences and Prospects. The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Published Online, DOI: 10.17226/23395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