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個研究指升溫不斷 碳減排事在必行 否則只剩 5% 機會阻災難性升溫及氣候變化

2017/8/3 — 10:30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人類每年碳排放不斷上升,除非各國願意大幅削減碳排放,要避免氣候變化帶來災難性後果的機會越來越低。

六月尾,前任《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秘書處執行秘書 Christiana Figueres 與多位學者於《自然》聯署刊出文章,人類只剩三年時間開始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否則全球氣溫將不能控制在 1.5°C–2°C 之內。

該文結論被指過份樂觀。上周一份由幾位包括 Michael E. Mann 氣候學者撰寫的論文 [1] 認為,人類造成的氣候變化時間遠比之前所想,將所謂的「前工業時代」年期推前。換句話說,全球現時剩餘的碳排放額更少,要將溫升限制於 2°C 機會更微。

廣告

而本周初刊於《自然 — 氣候變化》的兩份報告亦不約而同指,人類只餘極微機會達到《巴黎氣候協議》的溫升限制目標。

第一個研究 [2] 以三個趨勢因素:全球人口增長、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與不同程度經濟活動的碳排放,估算 2100 年前各種全球暖化情況的統計可能性。研究發現,暖化中位數為 3.2°C ,並在結論指世界只有 5% 機會能限制溫升於 2°C 以下,更只有 1% 機會溫升低於 1.5°C 。這對於貧窮國家,尤其脆弱島嶼國是個壞消息。

廣告

有份參與研究的 Adrian Raftery 指,研究反映未來充滿大量不確定因素,亦顯出一些較為樂觀的預測未必有可能發生。而這個研究有其重要性,因為升溫 2°C 是學界共識的氣候變化危險臨界線。另外,負排放技術在未來將會變得越來越重要,但現階段技術仍未成熟,無法大規模應用。

另一份研究 [3] 則以另一角度分析現時已知的全球暖化情況。隨著地球所謂的能源失衡,全球暖化是無可避免的,而研究發現,即使人類立刻停止排放碳,要將溫升壓制在 1.5°C 以下已不可能;在另兩個減排幅度下,則分別還有 1.5% 與 32% 機會成功限制溫升於 1.5 以下。至於《巴黎氣候協議》的 2°C 溫升限制目標亦相應更難實行。

挪威氣候政策專家 Glen Peters 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指,只有 5% 機會能限制溫升於 2°C 以下的預測可能過於悲觀;該份研究以此前的氣候政策作預測,但多個國家已在未來幾年有全新減排措施。 Peters 又指,雖然他本人認為確止溫升於 2.5°C 以下更貼近現實,但如果我們願意嘗試減排, 2°C 溫升限制目標仍然有可能達到。

來源:
The Washinton Post, We only have a 5 percent chance of avoiding ‘dangerous’ global warming, study finds, 31 July 2017

報告:

  1. Schurer, A.P., Mann, M.E. & et al. (2017). Importance of the pre-industrial baseline for likelihood of exceeding Paris goals. Nature Climate Change 7, 563–567 (2017). doi:10.1038/nclimate3345
  2. Raftery, A.E., Zimmer, A. & et al. (2017). Less than 2 °C warming by 2100 unlikely. Nature Climate Change published online 31 July 2017. doi:10.1038/nclimate3352
  3. Mauristen, T. & Pincus, R. (2017). Committed warming inferred from observations. Nature Climate Change published online 31 July 2017. doi:10.1038/nclimate3357

文/Alan Chiu 、審核/TC Chow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