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球暖化無誇大 英研究作者斥:部份媒體理解錯誤、錯重點

2017/9/22 — 18:01

本周於《自然—地球科學》刊登的一份研究被部份媒體扭曲原意,指過去由氣候摸型推測的未來溫升均是錯誤,高估了全球暖化幅度,認為碳減排不再是人類急切所需。研究團隊發出聲明反擊,指這些報道失實,而且錯誤解讀研究。

該研究由大氣物理學學者 Richard Millar 領導。部份傳媒如《每日郵報》放大報告中一段提及氣候模型將 19 世紀末觀測到的氣溫高估近 0.3°C :

根據這些模型,世界各地的氣溫現在應至少比 19 世紀中期的平均水平高出 1.3°C ,並以此作為計算的基礎水平。但該份英國的報告卻顯示,溫升幅度只有 0.9 至 1°C 。

— 《每日郵報》

廣告

該研究得出的溫升數字雖然比其他模型平均值低,但仍吻合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化委員會 (IPCC) 此前預測的暖化幅度範圍。而 Millar 團隊亦反擊這些報道

一些媒體報導稱,我們的研究表明,全球氣溫並沒有如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化委員會 (IPCC) 預測的那樣急速上升,因此減排溫室氣體的行動已不再逼切了。這兩個論述都是假的。我們的結果完全符合 IPCC 2013 年的預測,即 2020 年的氣溫將比工業化前的水平高 0.9-1.3°C 。

廣告

問題所在

Millar 研究團隊並未使用美國太空總署 (NASA) 、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管理局(NOAA) 與 Berkeley Earth 等的溫度數據。這些數據對比真實觀察到的氣溫差距會較少,但研究目的並非評估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又或模型的表現,而是使用其中一種可行的方法,計算人類到 2020 年剩餘的碳預算,以及研究限制溫升於 1.5°C 之下的可行性。該研究得出的結論是,各國現時必須增加政策,快速、可持續地減排溫室氣體。

然而,該研究仍有三大令人誤會的地方。第一,團隊以 2015 年觀察到的氣溫數據對比模型於 2020 年預測的氣溫,然後將其他自然變數以及人為對觀察數據的影響剔除,再加上 2020 年的大氣二氧化碳濃度比現時為高,故此這並非在對等情況之下作出比較。團隊利用這種方法主要是因為他們要知道的只是剩餘的碳預算有多少。如果真正要比較溫升幅度,應是分析來自不同機構的模型數據,對比現有觀察溫度數據。

第二,團隊只用英國氣象局 HadCRUT 模型數據分析。該組數據以前工業時期 1861-1880 年的氣溫作基數,而其他主要模型例如 Cowtan and Way 、 Berkeley Earth 與 NASA 分別以 1850 或 1880 年作為基數。前兩者顯示自 19 世紀的暖化比 HadCRUT 都要嚴重,如果研究使用 Cowtan and Way 的數據對比實際觀察氣溫,差距減少 0.11°C ,而用 Berkeley Earth 的差距更少至 0.01°C ,部份原因是 HadCRUT 數據未有覆蓋北極大部份地區氣溫。

再者,團隊集中研究還有多少碳預算可避免溫升高於 1.5°C ,所以 19 世紀中期的數據對他們來說較為重要;其他此前的研究均直接對比模型與實際觀察數字,較少依賴 1900 年前較不準確的氣溫數據,故此這些研究的溫升差距較 Millar 研究少。

第三,研究沒有直接對比模型與觀察數據。研究模型估計的氣溫定義為稍高於地球表面的溫度,但實際上觀察氣溫是分開兩部份:地表溫度與海水表面溫度,因為海水暖化速度比大氣慢,因此分開兩個氣溫計算會得出較為準確數字。團隊最終發現用此方法計算 2015 年模型與觀察數據的差距,比沒有分開的氣溫估算少 0.08°C ,而對比 Cowtan and Way 及 Berkeley Earth 的數據則分別少 0.03°C 與高 0.08°C 。

對比模型與觀察數據

要比較自 19 世紀末以來的氣候模型預測與觀測數字,最簡單的方法是將所有數據放在一起。下圖顯示了 2013 年 IPCC 報告中所列模型混合大氣與海洋溫度的數據。 黑線代表所有氣候模型的平均值:

Credit: Carbon Brief

Credit: Carbon Brief

從圖表可以看到,每組數據也有一定差距,但較近年的數字則較相似;近年暖化速度稍為緩和,但未如此前氣候懷疑論者所指,暖化已經停止。逐個數據分析可以看到 Berkeley Earth 的比平均值高估 11% 暖化,NASA 則為 +1% 、 Cowtan & Way 與 NOAA 則為 -1% 及 -2% ,最為低估的是 HadCRUT 一組數據 (-6%) 。

自 1970 年以來,模型平均預測全球溫升為每十年 0.19°C 。觀察氣溫數字則顯示,每十年溫升 0.17-0.18℃ 。模型平均預測比實際觀察到的氣溫度高 6-11% 。然而,這代表 2100年會有較少的暖化升幅,因此人類無法基於歷史數字,直接得出關於未來氣候對溫室氣體反應的確切結論,又或哪個模型更準確。同時,部份媒體直接指預測不可靠,或者全球暖化被錯誤的模型誇大都是斷章取義。

來源:
Carbon Brief, Factcheck: Climate models have not ‘exaggerated’ global warming, 21 September 2017

報告:
Millar, R.J., Fuglestvedt, J.S., Friedlingstein, P. & et al. (2017). Emission budgets and pathways consistent with limiting warming to 1.5°C. Nature Geoscience, published online 18 September 2017. DOI: 10.1038/NGEO3031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