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木棉樹開花之奇妙生態

2017/3/8 — 14:43

相信不少人都留意到,不論在市區、公園甚至郊外,筆直又高大的木棉樹正展示著艷紅的花朵,但有多少人發現今年的木棉盛開,跟過往又有甚麼分別嗎?就我個人的觀察,今年的冬天不太冷,綠葉轉枯黃的情況不明顯,繼而即使到了開花的時候,有不少木棉樹仍掛著很多略黃不綠的樹葉,紅花沒有過往的突出。當然樹木的生長位置和個別的差異,仍有一些是盛放得異常燦爛,好像在我工作地點旁,位處山腰,樹葉盡落,枝頭滿了花蕾和盛放著的紅花。抽了點時間仔細觀察,發現原來這場盛宴更有著多種微妙的生物關係。

葉子全落,開滿紅花的木棉份外奪目。

葉子全落,開滿紅花的木棉份外奪目。

廣告

葉鵯真的為木棉樹添上綠色。

葉鵯真的為木棉樹添上綠色。

廣告

在眾多訪花的鳥類中,紅嘴藍鵲絕對是搶眼的一員,不論市區或郊野,近年數量都有顯著的增加,長長尾巴和紅藍組合,再加上響亮的叫聲,能引人注目。成群出現,但體型細小的暗綠繡眼鳥(相思),很多時都忙著探頭進木棉花中吸食花蜜,有時仍頭和面都黏著紅紅的花粒,相當有趣。

紅嘴藍鵲不論市區或郊野,近年數量都有顯著的增加。

紅嘴藍鵲不論市區或郊野,近年數量都有顯著的增加。

暗綠繡眼鳥(相思),很多時都忙著探頭進木棉花中吸食花蜜。

暗綠繡眼鳥(相思),很多時都忙著探頭進木棉花中吸食花蜜。

與木棉花能爭艷的,我相信只有赤紅山椒鳥,雄鳥主色為紅黑配搭,赤紅的腹部、翅膀和腰部,飛行時都特別搶眼,像會飛行的山上小辣椒,要一睹牠的風彩,在接近茂密的樹林邊機會較大。除了有機會見到一些常見的留鳥,偶然會遇到一些少見的冬候鳥,如灰色而尾部開叉的灰卷尾,牠的出現常令觀鳥者滿心歡喜。

赤紅山椒鳥,雄鳥主色為紅黑配搭。

赤紅山椒鳥,雄鳥主色為紅黑配搭。

少見的冬候鳥灰卷尾,牠的出現常令觀鳥者滿心歡喜。

少見的冬候鳥灰卷尾,牠的出現常令觀鳥者滿心歡喜。

在市區的木棉樹最常見的不是麻雀,而是有很高的髮冠,面珠和屎忽紅色的紅耳鵯,牠雖然也有尋訪木棉花,但只要細心觀察,會發現牠很多時穿梭花間,飛離樹枝繞一小圈再回樹梢,牠的醉翁之意不在花蜜,而是捕食訪花的昆蟲如蜜蜂,論技巧和成功率,似乎紅耳鵯比白頭鵯更勝一籌,未知是否因為這樣令紅耳鵯成為數量最多的林鳥。木棉樹上的昆蟲不只是生活在花朵之中,有一些比蜜蜂更細小的,就生活於樹枝和樹皮表面,蒼背山雀比麻雀更小,專門在尋找這些的美食。

很高的髮冠,面珠和屎忽紅色的紅耳鵯。

很高的髮冠,面珠和屎忽紅色的紅耳鵯。

牠的醉翁之意不在花蜜,而是捕食訪花的昆蟲如蜜蜂。

牠的醉翁之意不在花蜜,而是捕食訪花的昆蟲如蜜蜂。

蒼背山雀比麻雀更小,專門尋找樹皮上的小昆蟲。

蒼背山雀比麻雀更小,專門尋找樹皮上的小昆蟲。

橙腹葉鵯以花蜜為主食,含水成份高,自然排泄物也多。

橙腹葉鵯以花蜜為主食,含水成份高,自然排泄物也多。

除了鳥類,木棉樹的另一個常客是十分可愛的赤腹松鼠,牠更懂得盡用木棉樹,花朵花蜜是最愛,樹梢樹皮也不會浪費,貪食的松鼠有時待在木棉樹上頗長時間,沒有葉的遮掩,原來有機會招至殺生之禍。雖然不是親眼目睹整個捕食的過程,但鳳頭鷹絕對不是像麻鷹一樣撿拾屍體,是會主動捕捉鳥類和小型哺乳類的猛禽。下午時份,見牠在樹幹休息,消失了一段時間,近黃昏時回到同一位置,才發現牠帶著戰利品回來,原來是赤腹松鼠。木棉樹養活松鼠,松鼠的犧牲也養活了鳳頭鷹,這就是木棉樹上的生態鏈。

赤腹松鼠

赤腹松鼠

鳳頭鷹捕獲赤腹松鼠

鳳頭鷹捕獲赤腹松鼠

其實木棉樹的落花,也是有些朋友拾來煲五花茶的原材料。我們應該學會欣賞和珍惜,不要再投訴開花結果後的木棉絮好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