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氣候變化危害尼泊爾人主要生計:冬蟲夏草

2017/7/31 — 15:02

冬蟲夏草近年因為被追捧成超級保健藥品,變得價值連城,但這種尼泊爾高原人民賴以維生的真菌,原來正受到氣候變化嚴重威脅。

有關冬蟲夏草

冬蟲夏草 (Cordyceps sinensis (Berk.) Sacc.) ,是中國傳統名貴藥材,由麥角菌屬的冬蟲夏草菌寄生於高山草甸土中的蝠蛾幼蟲,使幼蟲身軀僵化,並在適宜條件下,麥角菌會於夏季由僵蟲頭端抽生出長棒狀的子座而形成。冬蟲夏草主要產於中國大陸青海、西藏、甘肅、貴州等雪山草原。冬蟲夏草是否含有有效藥用成分一直飽受專業人士詬病,其中的蟲草酸被認為是冬蟲夏草主要成分,但該成份能以便宜化工工序製成,並被廣泛用於食品、藥物當中。

本年初於《生物保育 (Biological Conservation) 》期刊刊登的報告曾指,氣候變化與過度採集導致冬蟲夏草數目大幅下降;未來冬蟲夏草出現的地區亦會因雪量減少覆蓋蝠蛾幼蟲加上春季提早融冰而削減三分之一。另一方面,高山承受的溫度變化比低海拔地區更快,專家預其未來氣候變化對山地的影響會較低地高。

廣告

在尼泊爾喜馬拉雅山區,冬蟲夏草被稱為 yarsha gumba ,是當地經濟命脈。未被加工的真菌每公斤價值 280 萬盧比(折合約 34.1 萬港元)。而當地人會在採集旺季為冬蟲夏草拋低所有事情,包括正職;亦有學校於此時休學。他們需要跪在地上用雙手扒開泥土尋找冬蟲夏草,即使當地人已習慣高海拔的氧氣稀薄,但採集活動仍是相當危險的。

Himal Aryal 在尼泊爾首都加德滿以西山區 Rukum 從事冬蟲夏草貿易八年,他指 90% 買家都是中國人,因為冬蟲夏草被喻為「喜馬拉雅偉哥」,有助增強兩性性慾。但近年,當地人找到的真菌數量已大幅下降。其中一位採集冬蟲夏草八年的 Bibek Jhakri 表示,早幾年每天都找到 50-60 條冬蟲夏草,但現在每天發現四至五條已相當幸運。他擔心這個全年主要收入來源將會很快消失。

廣告

Jhakri 的憂慮也代表了大部分當地人的心聲。他們通常缺乏學歷,山區農業生產又低,無力改善生活,所以十年前開始已幾乎完全依賴出售冬蟲夏草為生。不過,有些人已因採集太少冬蟲夏草而放棄這個收入來源,尋找其他更高收入的工作。

來源:
The Guardian, Climate change threatens ‘Himalayan Viagra’ fungus, and a way of life, 26 July 2017

報告:
Yan, Y., Li, Y., Wang, W.J. & et al. (2017). Range shifts in response to climate change of Ophiocordyceps sinensis, a fungus endemic to the Tibetan Plateau. Biological Conservation Vol. 206, Feb 2017 p143-150. doi: 10.1016/j.biocon.2016.12.023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