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河馬糞便致旱季非洲生態災難

2018/5/15 — 17:10

非洲河馬平均每隻重逾 3,000 磅,每日要吃超過 100 磅植物,所產生的大量糞便會排放於身處的河流、湖泊之中。當中養份向來被視為對這些水體生態有益,孕育健康生物網。不過,最新刊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PNAS) 》的研究顯示,隨著伐木、工業化農業與氣候變化加劇顯著改變了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水循環,使很多河流在旱季乾涸,而河馬糞便更在旱季改變水體化學成份,減低物種多樣性,不單造成生態危機亦影響當地人生活。

該研究由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生態學家 Keenan Stears 領導,其團隊於坦桑尼亞魯阿哈國家公園 (Ruaha National Park) 多年來不論季節檢測大魯阿哈河流量、水質特徵、流域河馬密度及河馬身處的水體中生物多樣性和數量等數據。大魯阿哈河流域是這個乾旱地區各物種主要活動範圍,然而自 1993 年以來,該河就不再於旱季流動。

Stears 指,當旱季河水不再流動時,很多河馬群族身處的水池都被隔離分開,這些水池會累積大量河馬糞便;大量的營養物質出現導致水池中溶解氧濃度大跌至大多數魚類的亞致死水平 (sublethal level) ,這個水平雖屬於可暫時容忍,但長期仍會使池中魚類大量死亡,只餘數種昆蟲與魚類可忍受這種嚴峻的環境,顯示越加乾旱的氣候對非洲生態造成一定破壞。

廣告

當旱季時,河水乾涸令大量河馬糞便累積
Credit: Keenan Stears

當旱季時,河水乾涸令大量河馬糞便累積
Credit: Keenan Stears

廣告

同時,坦桑尼亞人依賴例如𩶘魚 (Tilapia) 作為主要食物來源,但團隊發現旱季時,河馬河馬身處的水池中𩶘魚數量亦會大跌 41% ,顯示這並非只是生態問題,而是會影響當地人類生活。

雖然,當濕季到來時,大魯阿哈河恢復流動後,當地原有生態有一定程度的回復,但 Stears 警告長此下去,仍會導致該河流系統某些物種永遠消失。而研究亦突顯該國甚至其他非洲國家推行更有效的水資源和土地管理政策,保持原有生態在不斷變化的環境中持續健康運作。

有份參與研究的學者 Douglas McCauley 指,河馬對於非洲生態的重要性猶如北極圈的北極熊;而一直以來人類所知的非洲生態機制正在改變,並將原本充滿生命的水池變成一潭死水。

來源:
US Santa Barbara, Hungry, Hungry Hippos, 14 May 2018

報告:
Stears, K., McCauley, D.J., Finlay, J.C. & et al. (2018). Effects of the hippopotamus on the chemistry and ecology of a changing watershed. PNAS May 14, 2018. 201800407; published ahead of print May 14, 2018. doi: 10.1073/pnas.1800407115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