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海草做食物 燃料救地球

2017/7/4 — 15:26

以 Michael Graham 種的海草造出沙律
Credit: Monterey Bay Seaweeds

以 Michael Graham 種的海草造出沙律
Credit: Monterey Bay Seaweeds

Michael Graham 著短褲踢拖送一箱箱的海草到蒙特利灣的高級食府。誰又會相信他是加州州立大學的海洋生態學教授呢?

Graham 在大學的 Moss Landing 海洋實驗室外,建立一系列養殖桶,並成立公司一家九口售賣這裡出產不同類型的海草;每周海草產量可達 50-100 磅,供應給蒙特利灣至三藩市灣區一帶的高級餐廳作伴菜等食材。

Michael Graham 的養植場多次被當地傳媒報道。(Monterey Bay Seaweeds 網頁截圖)

Michael Graham 的養植場多次被當地傳媒報道。(Monterey Bay Seaweeds 網頁截圖)

廣告

養海草業在美國正逐漸興起,像 Graham 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這些企業家都希望以新技術與設計,創造出一個融入環境可持續性和海洋生態多樣性的新商業模式。

廣告

海草在亞洲地區被視為營養高、含豐富蛋白質的食物。現時主要的養殖場遍佈於中國、印尼、菲律賓、南韓與日本沿岸,生產的海草大部份都會被風乾,製造成食材、動物飼料甚至工業原料。

隨著全球人口上升、氣候變化越加嚴重,不同團體與企業都研究以藻類作為新的食物與燃料來源。海草能夠快速生長,為人類提供植物蛋白,甚至有潛力成為取代化石燃料的生物能。而且,海草能夠吸收由農場、工廠或污水處理廠排出的二氧化碳、氮與磷等廢物。

世界銀行 2012 年的數據顯示,全球海草製造量風乾淨重達 300 萬噸,市值超過 60 億美元;在 2016 年的報告,世界銀行估計如以每年增加 14% 收成預測推算, 2050 年全球海草製造量風乾淨可達每年 5 億噸,為現有食物供應增加 10% ,並創造 5,000 萬個就業機會,同時會取代 1.5% 汽車使用的化石燃料。該報告更明言大量養殖海草作為食物及燃料將會「結構性地改變全球糧食安全方程式,以及我們對海洋的看法與其用途」。

現時養海草業主要集中於美國東岸,而 GreenWave 網絡正幫助各地有興趣的人加入這個新行業。要加入網絡,首先要有一艘船以及 2 萬美元的創業資金, GreeWave 則會提供訓練、長達兩年的咨詢幫助與種子,亦會協助參與網絡的民眾向政府申請相關執照,更會保證「農民」的八成收成會被 Patagonia 與 Google 等大企業收購。

GreenWave 指,透過其垂直「3D 海洋耕種」模式,每公頃海域每年能產出 10 噸海草與 150,000 顆貝類,農民可從每公頃收成收取 3.7 萬美元利潤。該公司又強調,這種混合養植方法會更有效使用天然資源,減低農民失收風險外,亦減低對生態的破壞。

GreenWave 的「3D 海洋耕種」不單只是養植海草,也會養其他貝類增加每公頃食物產量。
Credit: GreenWave

GreenWave 的「3D 海洋耕種」不單只是養植海草,也會養其他貝類增加每公頃食物產量。
Credit: GreenWave

不過,將沿海轉化成海草農場仍有機會擾亂海洋生態並消耗天然存在的營養,我們仍需更多研究了解問題的嚴重性。在加州等有極嚴格環境保護法的地區,要申請農業許可證需漫長過程,這亦是 Graham 不在海中建立自己農場的原因。環保人士也擔心,只種植一種海草的農場會更易爆發傳染病疫情,屆時就會令農民面臨巨大經濟損失。

對於 GreenWave 創辦者 Bren Smith 來說,世界是否應該要促進海草養殖用於糧食生產並非選擇。他指:「如果氣候變化與我們認為一樣糟糕,我看不出為何我們不找方法解決問題。」

來源:
The Guardian, Meet the new US entrepreneurs farming seaweed for food and fuel, 29 June 2017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