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碳封存發展刺激成本下降 仍須各國政府支持方能有效助減排

2017/10/10 — 18:43

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宣稱會重振國內煤炭業,並提出「潔淨煤 (clean coal)」的口號;但事實上,特朗普於今年五月向國會提交的 2018 年財政預算建議提出削減逾半能源部的開支,其中資助碳封存技術 (Carbon Capture & Storage, CCS) 研究的撥款更減至 85%,令業內人士大失所望,說明特朗普言不符實,並無實質計劃支持煤炭業轉型。

值得一提的是,CCS 相信是美國眾多涉及環保與氣候變化的議程中,唯一一項獲得兩黨一致支持。業界相信,引入 CCS 能保護國內僅存的煤炭業,同時提升油氣產量,並減低污染。雖然大部份環團提倡應以發展再生能源為首要目標,但亦認同 CCS 是緩減氣候變化的重要策略之一。

近日有報導指, CCS 技術目前已能將煤電站的碳排量減低九成,但在美國,礙於價格因素,該技術尚未能大規模應用。由於 CCS 設施前期建造成本高昂,若業界缺乏來自政府的推動與財務支持,引入技術的誘因相當有限。例如,今年六月,外媒報導美國南方電力公司表示為了管理成本,不得不擱置一原擬在密西西比州興建的 CCS 設施,並將之改建為天然氣設施。據悉,該 CCS 設施須耗 70 億美元,比原擬預算開支高出兩倍以上。

廣告

另一家位於美國德州、由能源企業 NRG Energy 有份合資成立的商用 CCS 項目 Petra Nova Project ,則成功利用 1.9 億美元的聯邦撥款,在一所大型煤電站範圍內建設耗資 10 億美元的 CCS 設施;報導引述 NRG 發言人 David Knox 指,該 CCS 設施自去年 12 月開始運作,目前已能達到收支平衡,但表示除非能解決成本限制,不會投資興建第二座 CCS 設施。

專家指,要進一步推動電力公司引入 CCS 技術、降低前期成本,政府須提供更全面的優惠措施,以及支援大規模應用 CCS 的政策框架。目前,美國國會現有 64 名來自兩黨議員支持將 CCS 有關的稅務優惠由原先的每公噸 10 至 20 美元增至每公噸 35 至 50 美元。

廣告

報導並引述一位負責管理 CCS 研究的聯邦實驗室主管 Lynn Brickett 指,目前研究人員正計劃在 2020 年前啟動多個試行項目,同時將技術成本從每公噸 100 美元減至每公噸 40 美元。研究人員並致力找出可靠方法,將經捕獲及液化的二氧化碳注回地底封存。

一般而言,大部份能源創新技術由研發到應用的過程平均歷時 15 年,但由於需求迫切,研究人員正著力運用電腦模型,加快 CCS 技術的發展。但要 CCS 成為廣泛應用的技術,至少仍須十年時間。

煤炭及油氣發電共佔總碳排量三成,而水泥、鋼鐵與肥料生產則佔約 20% 至 25%,CCS 技術因此被視為應對氣候變化與保障能源供應穩定的主要方案。

目前,「全球碳捕集與封存研究院 (Global CCS Institute)」在去年底發表的報告指出,全球 CCS 項目在過去數年取得可見進展:在 2010 年初,全球少於 10 個大型 CCS 設施,但截止去年底,全球已有 18 座大型 CCS 設施。研究院最新的資料更顯示,全球共有21座已運作或待建的大型 CCS 設施,足以捕集每年共 3700 萬噸二氧化碳,涉及排放量相當於全球八百萬輛私家車;CCS 技術應用的足跡更遍及 30 多個國家,在美國、中國、日本、中東與歐洲尤有顯著進展。

不過,國際能源署 (IEA) 在去年曾估計,按《巴黎協議》訂定的減排目標,全球碳封存量必須達到 900 億噸,才能落實減排 12% 的目標,亦即在 2050 年前須封存每年約 60 億噸。這說明現時的 CCS 技術仍需要大規模廣泛應用,特別是提高在發展中國家的應用率,才能拉近目標差距,而各國政府的政策支持,將會非常重要。

來源:
Phys.org, Scientists say cost of capturing CO2 declining, 9 Oct 2017

報告:
Global CCS Institute, 2016. The Global Status of CCS: 2016. Summary Report, Australia.

文/周澄、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