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紐時》揭中國山寨廠續排放被禁化合物 損臭氧層 問題或是冰山一角

2018/6/26 — 12:33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pexels.com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pexels.com

上月《立場新聞》曾報道,其中一種被禁的化合物一氟三氯甲烷 (CFC-11) 排放量竟自 2013 年不斷上升,每年有 1.3 萬公噸被排放至大氣之中。當時,學者指排放來自中國、蒙古與朝鮮半島。

而《紐約時報》與獨立調查員搜集資料與到中國進行調查,揭發中國內地仍有工廠無視 1987 年簽訂的《蒙特利爾議定書 (Montreal Protocol on Substances that Deplete the Ozone Layer) 》規定逐步淘汰 CFC (Chlorofluorocarbons, 氟氯烴 ) 等多種破壞地球臭氧的化合物,而這些工廠主要以 CFC-11 製作雪櫃與建築物的泡沫隔熱層。

有山東幸福鎮的雪櫃廠張姓東主向《紐時》坦言,你可以選擇使用較便宜、但對環境不太好的泡沫劑,你亦可使用較貴、保護環境的。不過作為老闆,他一定會選前者,這亦是其工廠生存之道;當地其他小型工廠也一直使用 CFC-11 製作泡沫各類型的隔熱層。

廣告

直至去年當地才有官員巡查工廠,向他發出警告信指其違反多個環保條例,要求其關閉工廠。張先生指,當局向來無檢查他們使用的泡沫劑,所以一直以為自己的工廠並無違法。

中國是全球最大聚氨酯泡沫市場

廣告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聚氨酯 (polyurethane) 泡沫市場,佔全球消費量的 40% 。而在國際禁例落實前,中國曾幾乎壟斷全東亞 CFC-11 與其他類似化合物的生產。

中國幾十年改革開放成為世界工廠,很多內地官員都將污染視為繁榮的必要代價,但這些污染並不只留在國境之內。同時,過去十年來中共領導人已把空氣污染、工廠排放等視為對政府信任的嚴重威脅,一直努力處理問題。《自然》的研究指, CFC-11 自 2013 年不斷上升,每年有 1.3 萬公噸被排放至大氣之中,現時已影響臭氧層復原速度比預計的牽十年;科學家曾預計地球臭氧層會於本世紀中期恢復原狀。

離地球 10-30 公里的大氣平流層中有一層薄薄的臭氧 (O3),稱為臭氧層,將太陽散發出的致癌紫外線 (UV) 吸收,可以保護人類和農作物免受 UV 的傷害,自 1985 年科學家發現南極上空臭氧層穿窿,各國已相當擔憂。各國於 1987 年簽訂《蒙特利爾議定書》逐步淘汰 CFC 及相關化合物,避免其繼續破壞地球臭氧層。同時這些化合物亦是溫室氣體,引起更嚴重的全球暖化。

新非法工廠製造 CFC-11 

一些專家曾認為 CFC-11 排放未必是源自中國工廠。因為這大規模的排放相當來得相當突然。然而,該研究團隊當時指出,突然的排放顯示是新的非法工廠正在製造 CFC-11 或是在化學製造工業未回收 CFC-11 這種副產品所致。

山東省的官員一直知道當地仍有工廠使用 CFC-11 ,但無法搗破所有違法工廠,更甚至以「CFCs 回收處置迫在眉睫」形容問題,並指「擾亂了市場秩序」,亦為環境帶來危機。事實上,現時也有一些合法、甚至比 CFC-11 更便宜的泡沫劑,但大部份工廠都不願購入新的器材滿足當局的環境需求。更有公司明言,只要當局不巡查他們會繼續向工廠提供 CFC-11 。

另一方面,很多主要排放者都是無註冊的山寨廠,他們都視罰款與關閉工場只是企業成本,甚至經常搬家難以被當局追查。中國當局曾稱自 2013 年於山東省查封了 15 家非法製造 CFC-11 與相關化合物的工廠,並將兩人定罪。部份工廠更每月至少製造 100 噸 CFC-11 。

與《紐時》合作的調查組織 EIA 指,已確認至少中國四個省八間工廠仍然在製作泡沫隔熱層時使用 CFC-11 ;連同網上與一些試圖兜售 CFC-11 的中國商人對話, EIA 幾可肯定近年 CFC-11 突然大幅排放是與中國泡沫產業有關。

聯合國環境署: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聯合國環境署署長 Erik Solheim 指,已了解《紐時》與 EIA 的調查,並表示製造 CFC-11 是環境罪行,必須有果斷行動阻止中國的排放。他在聲明又指出,現時亦要更深入研究中國 CFC-11 製造問題,現時見到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根據中國政府統計數字,現時單是幸福鎮已有約 1,700 家製造煮食與冷凍器材的企業,當中有多少非法使用 CFC-11 官員也指難以估計與追蹤;即使受罰的也只是當中極少數。

中國生態環境部未有回應《紐時》對其管制排放 CFC-11 的質疑,但表示會準備解答外界問題。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胡建信指,非法生產和使用 CFC-11 當然會增加其於大氣的濃度,但他與其他學者仍需要時間計算及找出排放源頭。他亦補充,《自然》的研究也顯示, CFC-11 排放量增加也可能意味著有新的排放來源,而學界一直未有考慮過。

事實上,在研究於上月刊出前,中國政府曾採取行動打擊這些違法行為。在本年一月,中國政府宣佈對四氯化碳 (carbon tetrachloride, CCl4) 進行更嚴格的管制,這種化合物經處理後可製造 CFC-11 。同時政府亦勒令無牌公司不得銷售因其他工業過程產生出來的 CFC-11 副產品。

矛盾的是, CFC-11 的地下需求可能源自中國日益嚴格的環境標準。政府要求建築物使用更好的隔熱材料,以減少能源消耗,但這代表要使用更多泡沫。

而且,中國政府又收緊了主要合法、對臭氧較少破壞的泡沫劑 HCFC-141b 供應。該化合物原計劃於 2025 年底前在中國逐步淘汰。而 HCFC-141b 的價格飆升亦令更多工廠轉回使用 CFC-11 ,沒有轉用其他替代品。

來源:
New York Times, In a High-Stakes Environmental Whodunit, Many Clues Point to China, 24 June 2018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