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綠化地,如何可有可無?

2017/5/17 — 9:42

【文:綠色和平項目主任    朱江】

陽光猛烈的周末,當我們經過廢氣沖天的馬路,慢慢步入山林,一呼一吸,就頓時感受到大自然一草一木的價值。大自然是無價的,清新的空氣、野生雀鳥和動物的家,都不能定價。當政府硬生生的要在山林套上「價錢牌」,與樓價、公屋輪候年期相比,就不難想像為何將軍澳的綠化地帶環評報告會寫:「不存在具存護價值的地點」、「生態價值低」等用語。若要說「環保大晒嗎?有瓦遮頭才最實際!」,我們應該反問:城市規劃是否只為著「安置人口」?還是為人民開拓有質素的生活空間?

綠化地,有角色有地位!

綠化地帶,名字聽起來好像比郊野公園「低級」,用來建屋不是很好嗎?其實,綠化地帶並不是找塊地並種些綠色植物那麼簡單。單單看定義的話,綠化地帶是在法定規劃圖則中,有正式規劃意向的土地。規劃署在其官方文件指出,綠化地帶的規劃意向是「用以限制城區發展無計劃地擴散」。所以,現時政府在香港各處盲目搶地,不停瞄準綠化地帶開刀,正正是觸及「城區發展無計劃地擴散」的警戒線。

廣告

綠化地,有生態價值!

以最近政府欲開發的將軍澳5幅綠化地帶為例,佔地共 11 公頃。這個數字是甚麼概念?代表著,將軍澳不同的山脈,共開闢近九龍公園那麼大的土地;代表著,要砍伐 1 萬 5 千棵珍貴樹木;也代表行山熱點小夏威夷徑面臨破壞,許多野生雀鳥將失去家園。政府的「專家報告」指出這5塊地「不存在具存護價值的地點」,於是西貢區議會就向政府拿這份報告拜讀一下。原來,這 5 塊「生態價值低」的綠化地也不乏珍貴物種,例如有受保護的植物土沉香、香港大沙葉,亦有在中國被列為「瀕危」物種的茸莢紅豆,更有在台灣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列為「極危」的植物小果柿。或許專家認為,一些動植物在世界不同地方「瀕危」,但因為香港還有很多,所以價值就變「低」?這種邏輯或許要找麥兜來評評理。

城市規劃  =「安置人口」?

表面上,政府向綠化地帶開刀,可說是拿著「免死金牌」建公營房屋!不過,若你再看將軍澳的規劃,就會知道這種城市規劃只是政府想「交數」的技倆,給你一片沒有生活質素的「瓦遮頭」而已。先不談那 5 塊綠化地要住 3 萬人有多擠逼,將軍澳區人口本身就已飽和,返工時間地鐵上車率 100% ,四十多萬人口只有一間醫院,不論交通和社區設施也不足應付這些額外人口。政府開山斬樹,是為這 3 萬人以及將軍澳的居民規劃一個「家」,還是只是在玩「安置」人口的數字遊戲?當你在快餐店吃炸雞的時候,你可以回想一下,網上曾看過不良商人如何為著賺到盡,在極擠逼的籠裡飼養雞隻。那就是「安置」人口,不是「規劃」人口的一個極致。

廣告

本土研究社的報告發現,本港合共有近 1,200 公頃棕土,這些農地已被破壞、填泥及鋪上瀝青,不少被用作貨櫃場、回收場、汽車維修場、露天泊車場等。政府向綠化地之前,有沒有好好規劃及考核香港的人口、棕地及閒置地的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