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山垃圾要帶走 包括你屙完尿張紙巾

2017/1/6 — 17:35

聖誕長假期期間,港島鶴咀一帶,遊人眾多。

聖誕長假期期間,港島鶴咀一帶,遊人眾多。

近年行山風氣大盛,筆者在秋冬之際,也偶爾會和友人一起登高。這些朋友算不上hardcore環保人士,但基本公德心還是有的,不會亂丟垃圾自是常識。

然而,常識原來也有例外,大家都會默許在某些情況下,將垃圾棄置在草叢之間。每當有女士須要解手,總是一張紙巾去,手空空的回,倒啲水洗洗手,便又繼續上路。從來不會有人問:「個張紙巾,到底去左邊?」

那張消失的紙巾,自然是變成了路牌。所謂路牌,就是當其他行山友覓地方便時,沿著小路走下去,很快便會見到一團團白色事物,清清楚楚地標示著:「這是公廁」。這位朋友完事之後,可能又會留下一張新的路牌,薪火相傳、生生不息,貫徹pass it on的美德。

廣告

你可能會問:個張帶有茉莉花香的Tempo紙巾,感覺咁natural咁organic,俾佢留係山野間自然分解,不是很好嗎?這種想法不能算是全錯,但也要看看實際效果:

外國有行山人士做過實驗,研究紙巾在野外自然分解的速率。結果顯示,如非將之埋在泥土中,基本上必須要等到落雨,紙巾才會開始分解。但香港的行山季節甚為乾燥,你11月留下的紙巾,分分鐘到4月都未分解得晒。之後的幾個月裡,輕則繼續mark住個公廁,重則隨風飛舞,飄到主要山徑附近,成為風景的一部份。

廣告

如此說來,張紙巾應該怎樣處理?仲洗問,帶埋走囉!

行山要帶個膠袋裝垃圾,應該已是常識。覺得就咁放入去不衛生的話,先將其放在食物包裝、紙巾包裝內就可以了。仍是覺得污穢的話,包多個膠袋,甚至另行帶備密實袋專放廁紙也行(不過濫用膠袋也是另一個問題)。總之自己垃圾自己帶走,染尿廁紙也不例外。

當然,如果你願意帶個剷去行山,埋左佢也是一個解決辦法。不過亦應留意,經漂白處理,帶有香水的紙巾可能會對環境造成細微影響。另外亦有人倡議以樹葉等代替(包括紐西蘭官方部門),如能做到自然最好,但都市人想來較難接受。因此,自己帶走才是leave no trace的最佳方法。

(至於大便,well,業餘行山者主要都是一日來回,相信大多數人也沒有這個問題。但如果真的不幸肚痛,在郊野大解的「正確方法」可參考此影片,在此不作詳細討論)

我明白,世界好唔公平。點解男人屙完dun兩dun就走得,點解你要袋住張紙巾袋到落山。本人深表同情,但人體構造就是如此,我都無計。

我懂得,女神上山是為了影逆光芒草照,袋住張染尿紙巾未免太煞風景。但如果成山都係紙巾,又何來地方俾你影相?

我理解,既然個「公廁」已經咁多紙巾,多你一張都唔多。但如果人人都係咁諗,社會又點會有進步。

我知道,我們由細到大,習慣了㩒一㩒掣,就所有屎尿都流走。但既然要親親大自然,就必須放下都市人的心態。換個角度看,其實屎尿也並非那麼可怕。

說到底,其實廁紙只是其中一個癥結。背後的問題,是我們為了正確的事,可以去到幾盡。呻完鼻涕的紙巾,自己帶返落山,犧牲不多,大家都願意做,但沾有排泄物的又如何?從7-11走出來,收據被風吹走,你又是否願意行返轉頭執返起佢?如果有途人踩了一腳,又會否令你卻步?雖然老套,但只要每個人願意多做一點、多走一步,世界自然就會更美好。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