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跳島藝術遊:瀨戶內海的藝術風景の豐島

2016/9/25 — 9:00

準備到豐島這天是星期六,也是造訪藝術祭多天所見,最多人流的一日。

早上在高松買船票已經大排長龍,船公司還要加開一班高速船疏導人流。

到達豐島的家浦港,人流塞滿了案內所 information centre,全島唯一的環島巴士線也大排長龍。

廣告

人多的情況是意料之外,連碼頭的單車也全數出租了,突然而來的人流,打破了我原定的計劃。

既然有這麼多人等巴士,我便改變行程,在家浦港的數個藝術作品閒逛,順便看看有沒有其他地方可以租單車,果然離碼頭不遠處便有另一間舖是可租電動單車的。

廣告

踩電動單車是可以代步,也可以免了趕巴士的時間,但由於豐島山路較多,踩電動單車的話也會頗吃力,建議若往唐櫃港的方向,選擇巴士會較好,若往甲生地區,可選擇以電動單車代步。

家浦港附近有三個作品,其中一個是直島I love 湯作家大竹伸朗的新作「針工場」,在針工場內放置著一隻木船形體,針與船兩者應是互不相連,原來在針工場放木船,為要是記念著瀨戶內地區兩個已經消逝的產業──製針工場和木船,兩者同是已經閒置了30年。

木船是一個整體,不能分開運送,所以搬運船需要豐島居民的大力協助,由家浦港碼頭搬運至舊針工場,才能完成這個作品。

家浦港還有豐島橫尾館和可以在內裏嘆茶的 Café IL VENTO,德國藝術家 Tobias Rehberger 將這楝舊屋重新改裝成一間迷彩屋Cafe,一樓塗成幾何迷彩的黑白彩色線條,二樓是綠色圓點的幻想草原,無論是室內、庭院、天井、地板、餐桌、座椅都充滿因錯覺而產生的立體感,空間感也因而被延展。

離開家浦港往唐櫃岡去,我發現豐島有很多裝置作品,都是把舊屋改裝成食肆,在唐櫃岡的數個作品因為中午時份,人流頗多,結果無法入內參觀。

不過豐島一如其名,是一個資源豐沛的地方,是能夠自給自足、生活條件完善的小島,除了藝術裝置,還有更多美麗的風景點。離開人流較多的地方,我到了清水神社前的「空の粒子」,作者青木野枝以不鏽鋼打造出一個個圓型柱體,從各個圓圈中看到的蔚藍天空,感覺特別藍。

在「空の粒子」旁,有一條山路可以往上行至35號作品,也可以沿此路行上檀山,其實豐島的風景真的很美,這天早上有一個藝術團體舉辦了一同登上豐島檀山觀日出的藝術行動。站在豐島的高處可以眺望整個瀨戶內海、小豆島、直島等等的景色。除了遊覽藝術品,來到豐島也要遊覽風景啊。

離開唐櫃岡,來到豐島美術館,因為人流太多,義工們要派發時間票,情況有如到直島的地中美術館一樣,收到的時間票剛剛與船程的時間一樣,只好忍痛

放棄了這個著名的豐島美術館,留下了一點點的遺憾。

雖然沒有進入豐島美術館,也曾聽聞內裏是什麼。記得朋友這樣說:「山長水遠,走到豐島美術館,就是看那一滴水!」

豐島美術館是建築師西澤立衛與藝術家內藤禮的作品,內藤禮以最自然的元素,空氣、陽光、風及地上的水為設計的概念,結合成為美術館所要展示的「水」,讓觀眾思考孕育萬物最重要的元素就是「水」,所以作品以「母型」(Mother) 命名。

雖然只是一點小水滴,相信整個展館由設計、建築、將地下水引進水泥地板再擠出地面展示,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當中必定結合建築師、藝術家和無數人的心思。

在全球暖化、水資源短缺的情下,「水」是生命之源,正如藝術家所強調的,人類應當珍視之!

***********************

日本兩大戶外藝術祭,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和瀨戶內國際藝術祭,藝術總監皆是北川富朗,他的理念是以藝術作為切入點進行地區活化,他看見很多日本地區人口老化,地區變得衰落,他透過藝術聯繫這些地區,將其中的舊屋,讓世界不同國家的藝術家前來,成為他們創作的空間。

藝術家們「在地」創作,透過了解當地的文化和故事,用藝術家自己獨特而專長的方式透過創作演繹出來。

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同樣的故事,每個人接收到的資訊都不一樣,創作的作品也不會相同,這就是藝術創作的力量。人不是工廠,不會製造一模一樣的東西,我相信這就是人的價值,也就是創作的力量。

兩次的體會,作為遊客的我可以參與的不多,只是走馬看花一般,最多是造訪時和當地的老人打個招呼,指手畫腳一下。

作一個如此大型、活化一大個地區的目標,當然要請國際著名的藝術家來創作,才能吸引遊客來訪,活化地區、造就經濟。

但我認為藝術不單是藝術家獨有,藝術創作應是普及的。每個人都有創作的天份、每個人都可以是藝術家,藝術創作更應該是普及性,讓大眾皆可參與其中,在自然世界中進行創作,重新讓人認識自然、認識創作的力量、心靈獲得療癒,這似乎更適合現在香港的處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