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農業園是掩眼法 3,000公頃農地或淪地產商樂園

2017/8/1 — 14:46

文/袁易天

受訪老農夫遍及新界和離島,每一區都有各自的時令產品;我們也發現,不同農區都面對不同的破壞,不單是農地成為地產項目,我們還看到泥土污染、天然河道斷流等等現象。政府雖然提議建立一個農業園,提供六十公頃穩定種植空間讓有意經營農業的人進駐,但到目前農業園任何細則欠奉。

仔細想一想,香港政府似乎想用六十公頃農業園去換取社會同意開發其他三千多公頃的農地,因為政府從來沒有提議過要保護不同地區的農業資源。有了農業園,可能也意味有三千多公頃農地被變成地產樂園。

廣告

為甚麼一個六十公頃或者一百公頃的農業園反而會替香港整體農業帶來破壞呢?

例如河上鄉、塱原種西洋菜的農夫,一直都到荃灣的川龍購買西洋菜種。川龍也以西洋菜聞名,皆因當地有充足的山水及涼快的微氣候,適合西洋菜渡過炎熱的夏天。同時,因應不同的水土,上水華山村種荷塘芥蘭也種紅頭蔥、洪水橋出名西芹、掃管芴小欖一帶種菜芯,粉嶺馬屎埔則小唐芹和水葱聞名,這都是因為水土微氣候不同而生產不同的農產品。

廣告

一個農業園祇會有一種水土和氣候。我們不能在一個農業園裏複製川龍、管欖、華山、洪水橋、馬屎埔。農地一塊都不能少,除了是出於保護農地之外,實際上它包含了保護不同地區的水土和微氣候。就像我們的生態保育一樣。我們不可能用一個動物園去替代一個天然的生態系統。

在各區進行農業資源調查和保育已經是刻不容緩之事,可惜的是,大多數的保育人士,都會忽略兩者之間的有機關係。而提出農業園概念的施政者,很明顯對農業是一竅不通的,也不關心香港農業。直接的說,農業園是一個延續八十年代以來用以陰乾香港農業的措施,一個騙徒的掩眼法。

本文為最新一期《種植香港》封面故事老農夫啓示錄精彩內容之一;想了解更多香港農業、農地、農夫的狀況,可參考最新一期《種植香港》〈二零一七夏至。老農夫啓示錄〉。

《種植香港》〈二零一七夏至。老農夫啓示錄〉現已出版,本地獨立書店、特色書店、社區小店等均有代售;請登入種植香港網站或社交媒體專頁,檢索港九新界各區更多銷售點。

種植香港網站:http://www.plantinghk.com/about/
種植香港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lanting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