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G20 國家未廢化石燃料補貼 污染相關醫療開支比補貼額高 5 倍

2017/8/3 — 14:31

雖然全球再生能源發展迅速,但燃煤與油氣等化石燃料依然主導大部份國家能源供應。使用化石燃料看似廉宜便捷,但背後卻是由政府透過鉅額補貼以人為方式維持其市場地位的結果;高污染的化石燃料對全球各地民眾健康造成的影響,最終仍需要政府「埋單」,這筆市場價格未能反映的公共醫療開支,該如何計算?

最新研究報告就估計,在 G20 國家因為使用化石燃料而招致的平均醫療開支共約為 2 萬 7 千億美元,比 4 千 4 百億補貼額高逾六倍,各國政府繼續以公帑補貼高污染能源業是得不償失、漠視民眾福祉。

報告透過整合與比對來自「國際貨幣基金會 (IMF) 」、智庫組織 Overseas Development Institute 與 Oil Change International 的數據,是國際上首次利用量化形式,呈現高污染能源補貼及其所招致的醫療成本之間的關係。而這些補貼包括政府直接資助、稅務減免,也包括國企投資、國家中央銀行與公共金融機構的融資等。例如在 2015 年,數據指美國政府每年共補貼國內油氣與煤業達 205 億美元,絕大部份更以不同的稅收減免形式補貼,其中以每年 172 億的聯邦補貼為主。

廣告

雖然 G20 國家過去多次聲言會取締化石燃料補貼,以配合低碳轉型的發展方向,但數據說明這些大國與淘汰高污染能源的目標尚有大段距離。例如,單就英國而言,因為空氣污染造成的醫療開支達 307 億美元,比 65 億美元的能源補貼高出五倍;在長期受霧霾問題困擾的中國,這個落差更加驚人,相關的醫療開支高達 1 萬 8 千億美元,是能源補貼額的 18 倍以上。

在中國,每年因空氣污染而導致的醫療開支,是國內化石燃料補貼的 18 倍。

在中國,每年因空氣污染而導致的醫療開支,是國內化石燃料補貼的 18 倍。

廣告

報告引述,因燃燒化石燃料而造成的空氣污染,每年約令全球 650 萬人死於呼吸系統感染、中風、心臟病、肺癌及慢性肺病,但這些有關的醫療開支卻由社會承擔。在中國,空氣污染是國內早死主因,導致每年多達 160 萬人死亡,其中有 66% 的死亡是可避免的。報告亦指出,中國空氣污染問題深化了社會貧富差距,因為只有中產與富戶家庭能負擔額外開支去減低日常工作接觸的污染量、在家中安裝昂貴空氣過濾系統、容許孩子到收費室內遊樂場玩耍,甚至舉家搬離城市。

而報告亦提到,引用的公共醫療開支已屬保守估計,並不包括其他因空氣污染而造成的連帶經濟損失,例如民眾因病留院就醫而無法正常工作的情況。換言之,實際的整體醫療開支會比現時的估算更大。

因此,報告呼籲發達國家先行在 2020 年前取締高污染能源補貼,並給予發展中國家額外五年的緩衝期,將這些公帑投資在擴大公共衛生與其他低碳發展項目上。

例如,報告估計德國的能源補貼額為 54 億美元,足夠為三十萬戶家庭安裝太陽能發電裝置,並協助培訓煤電站工人進行五年技術轉型;而在波蘭,能源補貼額則可以換算成增建 34 座診所與增加 3 萬名醫護人員的開支。

世界銀行數據顯示,高污染煤碳仍然主導全球供電的能源組合。

世界銀行數據顯示,高污染煤碳仍然主導全球供電的能源組合。

此外,對高污染能源業的持續補貼,也令再生能源處於更不利的市場環境,限制了低碳技術的進一步擴散。此前,「世界經濟論壇 (WEF) 」的分析指出,目前全球有 30 多個國家的再生能源業已發展成熟得以脫離政府補助,包括智利、墨西哥、巴西和澳洲等;如果供電成本按年增加 3% ,那全球八成市場將能在數年內達致「電網平價 (grid parity) 」。

但同期另一份由智庫組織及國際環團聯合發布的報告就指出, G20 國家向化石燃料生產提供的補貼額,平均比再生能源資助額多四倍。如果各國不盡快淘汰對傳統能源業的依賴、延續厚此薄彼的補貼措施,再生能源的發展仍將面對市場暗湧。

主要報告:
The Health and Environment Alliance (HEAL), Hidden Price Tags: How Ending Fossil Fuel Subsidies Would Benefit Our Health, 27 Jul 2017.

文/周澄、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